笔趣楼 > DC史莱姆梦工厂 > 第63章 66只史莱姆

第63章 66只史莱姆

玛格达的灵魂从宇宙中挤回这个壳子里,躯体残留的行为记忆同时涌入她脑海迅速回顾一遍。
  
  QAQ完啦!这是什么公开处刑!羞耻普雷!还不如失忆呢!
  作为墙头众多的DC粉她真的最多在心里暗搓搓想想而已,就算是去漫展上碰到神还原的coser都只是矜持地拍个合影,万万没想到身体本能居然这么刚,真的敢对超级英雄们下手。
  
  还是全员!一个都没放过!
  
  作为迷妹的那一半玛格达一本满足爽歪歪,简直达到了人生赢家的巅峰;作为理智粉的剩下一半玛格达则恨不得给所有人来个一望皆空,尽力挽回她正经可靠的合作伙伴形象。
  
  还有麦莉,就算她现在暂时没工夫收拾她,也狠狠地把她关进了小黑屋反省。
  
  她吓到宕机的小脑袋瓜这时候已经派不上用场了,在外套后领被拎着从蝙蝠侠怀里提出来的时候手指还勾在蝙蝠侠的万能腰带上,被用力拽了拽才松开手。
  
  “她不是玛格达,她被寄生物附体了。”杰森一边解释一边把人扣住。
  
  然而他一上手就感觉到不对,如果是那个寄生物可不会乖乖被他拎过来,他侧过头看了眼小姑娘仿佛闯祸小金毛被主人发现后收着耳朵的委屈神情,看来是正主回来了。
  
  红头罩下面无表情的红头罩补充,“现在这个是了。”
  
  玛格达是被杰森像抗麻袋一样抗回来的,被摔在柔软的大床上时她甚至有一种灵魂又脱离的错觉,大概不是错觉。
  麦莉的操控让这副躯壳加速了衰败,而她匆忙回来时也难免裹挟了身边的暗物质能量一同塞进身体里,后果不是溢出的能量撑坏肉体,就是她再次灵魂脱离。
  
  对这个身体可不敢戳钉子,也许是之前束缚超人的氪石手铐给了灵感,她跪坐起身当着男友的面把自己双手铐住,暂时稳一稳还是可以的。
  
  直到真正在这个世界发现玛格达确实回来了,杰森一直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他想问她身体状况的话,在看着玛格达自己把自己铐上之后拐了个弯,语调奇怪,“你在做什么?”
  
  机车风不良少女打扮的人别说,和手铐还真挺搭配的。
  
  可是在她把自己乖乖铐上之后,他接下来想凶一点或者对她做什么就都很奇怪了,这还是在床上。红头罩表面上A爆了,实际上是个正经人,从没想过要对女朋友玩什么特殊的惩罚play。
  
  玛格达是个稳中带皮的皮皮怪,尤其是对上喜欢的人,不仅直白热情还很会顺杆子往上爬。比如她不清楚杰森不知道主要是因为她最近哪件事生气烦躁(希望不是所有事),但是现在发现他在自己戴上手铐的时候卡壳了,于是抓住机会非常认怂地挪到床边,仰着头看他,“等你惩罚我。”
  
  WTF???
  
  这招成功把杰森吓得后退一步。他摸了摸玛格达的额头,滚烫的。
  
  她抓着他的手贴在脸颊边,比起自己高烧不退的体温,甚至能从对方身上感到一点清凉,但是还不够,远远不够。
  
  灵魂回归撑满身体的同时,曾经被麦莉剥离的情感一并被拿回,就像在本就燃着的爱火上添柴浇油,那汹涌浓烈的爱意透过薄薄的一层肌肤散发出灼热的温度。
  
  柔软的唇蹭过指腹,拇指指尖被不轻不重地咬住,只要他主动一点就能触到她的舌尖,有点像被小蚌壳夹住。
  
  她的暗示足够明显,而杰森也确实需要一个发泄渠道。
  
  从她消失开始,到她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相谈甚欢,还有回归后那些人对她的包容。红头罩不是一个非常有安全感的家伙,他渴望陪伴又拒绝陪伴,和任何人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何况像他们这样掩藏身份之人,一段稳定长久的感情是奢望。
  
  玛格达是个意外,她像她的史莱姆们一样黏上来,一点点把他包裹进柔软甜美的爱情中。一个全心全意爱你,信赖你的爱人,为你奉上你需要的所有,于是红头罩栽在了她手里;如果她在那个世界多停留一阵,甚至永远留下,是不是某一天那个红头罩也会像这样,轻而易举地把她压在身下?或者说当初她最无助的时候遇到的不是他,红头罩在哥谭的名声还是个罪犯,要是换成任何一个义警——她喜爱他们所有人。
  
  就像蝙蝠侠可以有第三任罗宾,又凭什么能肯定玛格达只认定他一个。
  
  掩盖在烦躁情绪下的思维杂七杂八地想着这些可笑的问题,杰森低头一边捏着她的下巴亲吻,一边把人压回床上。
  
  “女士,你做错了什么需要被惩罚?”他用陌生的,红头罩的口吻问着她,离开少女被亲到润泽的唇瓣,埋在她的发间贴近耳廓,没有打耳洞的耳垂莹润饱满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杰森说话间气息洒在敏感的耳朵上痒得玛格达忍不住想笑,艰难地维持无辜的语气配合他表演,“我……嗯……我也不知道。”
  
  耳垂一阵疼痛,显然某人这一口咬得狠了,“再给你一次机会。”
  
  哎呀看来是真的不高兴,急中生智,玛格达在小脑瓜里翻了翻情话大全,“我没有和其他人保持距离?亲爱的,我心里爱的只有你。”(玛格达,还是趁早把你那些不靠谱的情话参考扔了吧。)
  
  显然她的情话没有起作用。
  
  “避重就轻,回答错误。”
  
  杰森撑在她身侧的手拉住她抵在两人之间的手铐,向上一提直接将人抵在床头,以玛格达完全看不懂的手法,娴熟地把她双手固定在上面。
  
  少女被迫伸展身躯,黑色运动内衣和紧身长裤之间露出的腰肢白得晃眼,经过坚持不懈的训练还有了轮廓明显的马甲线,柔韧纤细的腰腹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孕育了两个宝宝。
  
  “你想我对你心软。”
  他的唇移到她脖颈动脉的位置,人的触觉除了指尖最为灵敏以外,其实嘴唇和舌尖也是,他能通过这里感觉到身下的人跳动的脉搏,发烫的肌肤,不再冰冷僵硬。
  
  “可惜今天不行。”
  如果玛格达能看见他的脸,就会发现,他现在的表情和当初猫王国大冒险之后把她拎到训练室教训的时候一模一样。
  
  上次能把她训到哭,这次换种教育手段一样能让她哭。
  
  玛格达即使看不到也能多少感知到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危险,可惜爱意太多上了头阻挡她的理智,甚至因为这种带着强制性的手段而有些兴奋。何况身上的男人荷尔蒙爆棚性感得要命,她内心还有些迫不及待想让他继续下一步。
  
  少女的双眸湿润面色潮红,也不知是因为高烧还是兴致高昂。
  
  拉撒路之池对杰森并非全无副作用,那些暴虐易怒的情绪被他控制得很好,尤其是对待玛格达可以说是小心翼翼,然而今天那些由她而起的情绪被主人松开口子。
  
  而且还是她自己要求的惩罚不是吗?
  
  --------------------------------这是即将完结前最最豪华的宇宙飞船车------------------------
  
  没敢再继续,帮着腰软腿软的玛格达匆匆洗了个澡,杰森抱着裹好浴巾的玛格达回到清理过的房间中,这才后知后觉虽然她维持高烧的状态不会出事,但症状带来的难受也是真的。
  
  心中暗骂自己一声禽兽,将浑身乏力的少女带进自己怀中。
  
  尽管又累又困,还枕在最喜欢的胸肌枕上,她还是艰难地提出一丝意识问他:“伊登和亚伯呢?”
  
  同样都忘了自己儿子们的两位不靠谱爸妈这才想起来宝宝们好像不在家。
  
  杰森回想了一下去那个世界之前的情况,“在韦恩宅由阿福照顾着。”
  
  哦,阿福爷爷啊,全家最靠谱,那就没关系了。
  
  玛格达困得眯着眼,抓住杰森的左手亲亲他无名指上的戒指,戒指就在两人眼前变化为玛格达手上的同款男戒,只不过上面镶嵌的变成和玛格达眼睛颜色类似的绿钻。
  
  “等我睡醒,我们就去登记结婚。然后正式办个婚礼……”
  
  杰森心脏被她直白的话语甜了一下,相处那么长的时间他当然看得出来她对婚姻的隐约抗拒恐惧。
  
  “你不想再等等?我至今还不知道你之前担忧的是什么。也许你现在一时冲动之后会后悔。”
  
  “我担忧的问题和你一样,如果你对我的爱有一天消耗殆尽了怎么办,我能接受你抛下我去爱别人吗?”
  玛格达凑上来环住他的脖颈,将半个身子都贴在他身上。
  
  学会使用一部分能量之后她已经能让想看到的景象提取出来与现实重叠,所以她也能看见杰森的灵魂在与她做完之后又亮了一些,溢出的点点光慢悠悠飞到她的身上融进来。
  
  杰森的灵魂是她见过最吸引她的,但是无法忽视的是他的灵魂确实比别人残缺,甚至边缘还带着类似燃烧过后的痕迹,玛格达唯一能想到的原因是他使用了大种姓之刃,不止一次。
  
  那个据说依靠燃烧灵魂使用的武器。魂火能够依靠和她亲近交融补充,能够用她的爱意和弥补他的遗憾点亮灵魂,然而燃烧掉的部分,失去了就是失去了。
  
  她埋在杰森颈间嗅着他干净好闻的气息,“从始至终我只会爱上你,这点绝对不会改变。我的一切都属于你,包括我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