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超感双生 > 第六十二章 郑探篇 上

第六十二章 郑探篇 上

“秋蝉,你怎么还杵在这里。现在所有人都忙的不可开交,你却在这里偷懒?”
  
  一位年长的大妈,对着那个名叫秋蝉的年轻侍女,不由分说的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秋蝉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抱着脑袋,无助的蜷缩在地上。
  
  大妈打了半晌,自己也有些力竭了。她气喘吁吁的停止了自己的暴行。看着鼻青脸肿的秋菊,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她有所缓解的火气,瞬间又熊熊燃烧了起来。
  
  大妈咬牙切齿的从身边取了一把扫帚,抡圆了手臂,朝着秋菊挥了过去。
  
  秋蝉如同一只受惊的鸵鸟般,埋着头丝毫不敢动弹。
  
  透过手臂的缝隙,看到木质的扫帚柄,朝着自己的脑袋砸来。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但那已经让她习以为常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秋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条瘦弱的手臂,出现在了眼前,挡住了那近在咫尺的扫把。
  
  挡在自己身前,比自己还要年幼不少的年轻人。在她的眼中,竟然显得如此的拔地倚天。
  
  “有话好好说行吗,干嘛动手动脚的。”郑昊龇牙咧嘴的说道……
  
  …………
  
  小学四年级的身体里,却拥有着大学生智慧的郑昊。被尚祖安离奇死亡案激起了侦探欲。想要通过自己的调查,解开那个潜藏在重重迷雾中的案件真相。
  
  因为有了孙思邈的掩护,他肆无忌惮的在尚家,开始了自己侦探生涯的“首秀”。
  
  他首先再次来到了尚祖安死亡的房间,但房间里明显已经被重新打扫过了。
  
  隋朝时期,刑侦技术并没有发展起来。所以,在仵作给案件盖棺定论之后,对于犯罪现场的保护,也就变得可有可无了。
  
  郑昊毫无目的的,在房间中四处翻找了起来。结合着自己这个“第一目击者”的所见所闻,进行了现场还原。
  
  他坐在尚祖安生前坐过的椅子上,像模像样的拨起了算盘。
  
  “我们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宇文阐无奈的问道。
  
  此时的他,已经放弃去和郑昊拌嘴了。虽然,对方现在做的事情,在他眼里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这叫犯罪现场调查,是刑侦技术的一种。话说,你们对于案件调查的手段,也太落后了点吧。这样绝对会有很多人逍遥法外的……”
  
  “行了,行了。你就简单点告诉我,现在要干嘛吧。”宇文阐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
  
  虽然心中几万个不愿意,但他也已经想通了。与其和郑昊对着干,不如帮着对方,把事情快点做完。这样绝对会来的,更高效快捷一点。
  
  “就找找有什么,捕快错过的细节。可能,那就是破案的关键哦。”郑昊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拨动着算盘。
  
  “喂,你刚刚拨错了。”宇文阐看着郑昊胡乱的,拨动着算珠,忽然出言提醒道。
  
  郑昊尴尬的停下了,上下翻飞的右手。开什么玩笑,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他,怎么可能会操作,这些老祖宗留下的手艺。他的手指,早就被“先进”的计算机和触摸屏手机,夺去了“灵魂”。
  
  感受到郑昊的窘迫,宇文阐叹了口气,现场教学了起来。
  
  “刻板为三分,其上下二分以停游珠,中间一分以定算位。位各五珠,上一珠与下四珠色别,其上别色之珠当五,其下四珠,珠各当一。至下四珠所领,故云‘控带四时’。其珠游于三方之中,故云‘经纬三才’也。”
  
  在一边静静看着宇文阐装X的郑昊,原本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忽然一丝异常,从他的面前划过,他死死的盯住了一颗毫不起眼的算珠,沉声说道:“等等,刚刚那颗,翻下来……”
  
  宇文阐皱了皱眉头,他非常不喜欢自己“教学”过程中被忽然打断的感觉。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停下了灵活的手指。将郑昊口中,所说的那颗算珠,单独挑了出来。
  
  郑昊目光灼灼的,看着那颗用黄花梨做成的算珠。只见,一个贯穿前后的小洞,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宇文阐有些不解的问道。
  
  郑昊眼神忽然锐利了起来,轻声说道:“这可能就是那人作案的方法。”
  
  就在两人陷入沉思的时候,一道目光悄悄的从门缝中,投了进来。观察了片刻后,潜藏在门外的黑影,便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
  
  为了不让人发现,郑昊仔细的将所有的物件,放回了原位。在确定四周无人的情况下,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案发现场。
  
  之后,两人便四处和尚家的仆人,攀谈了起来。
  
  对于这个满脸天真的小正太,众人并没有什么提防之心。郑昊也很小心的,扯着一些家常……
  
  在和一位大叔愉快的聊天之后,一阵刺耳的打骂声,便隐隐的传入了郑昊的耳朵里。
  
  他皱着眉头,寻声而去。不一会儿,就发现了大妈和秋蝉两人。
  
  眼看着这位彪悍的大妈,操起身边的扫帚,对着毫无还手之力的秋蝉挥去。
  
  郑昊一个健步,冲了过去,挡下了对方势大力沉的一击。
  
  …………
  
  郑昊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臂,扶起了躺在一旁,遍体鳞伤的秋蝉。
  
  “你是?”大妈收回了扫帚,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是孙大夫的学徒。”
  
  大妈脸上瞬间洋溢起了职业假笑,礼貌的说道:“哦,公子你走错地方了,这里是我们下人的居所。”
  
  郑昊并没有理会大妈的“好意”,沉声问道:“这位姑娘,到底是犯了什么事。你要如此残忍的虐待她?”
  
  “公子你误会了,这丫鬟自从昨晚进了老爷的房间之后。便装疯卖傻,不肯做事。奴婢正在好好‘管教’她,让您见笑了。”大妈理直气壮的解释着,似乎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秋蝉用满是污渍的手,擦去了眼角的泪水,轻咬下唇。挣扎着跪在地上,对郑昊说道:“都是奴婢自己不好。昨日见到老爷的尸身后,心中便无比惊恐。姐姐教训的是,奴婢受教了。”
  
  听到秋蝉的话,大妈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她对着郑昊点头示意,接着转过头,冷声对秋蝉说道:“知道错了就好,快去做事,别再偷懒了。不然罚你今天没饭吃。”
  
  秋蝉对此似乎早已斯通见惯,她对着郑昊微微施礼。站起了身子,摇摇晃晃的准备离开。
  
  “慢着,她现在这个样子,如何做事?让她和我走,先让我师傅诊治完后,再做事也不迟。”郑昊冷着脸,忽然说道。
  
  大妈收起了笑容,看着眼前这个给脸不要脸的小子,她决定不再客气。
  
  “公子……这,不符合规矩啊。秋蝉她和尚家,是签了卖身契的。万事都要以服务尚家为先。说句不中听的,就算是她现在伤重而死,别人也没有半点干涉的权利。”
  
  郑昊也是个暴脾气。他满脸不爽的仰着头,撸起了袖子。一副准备开干的架势。却被另一边,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宇文阐给制止了。
  
  在隋朝这个年代,大妈说的话,其实并没有任何问题。人权是这个封建迷信的时代里,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像秋蝉这种签了卖身契的,那就更加的低人一等了。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下,尚夫人忽然走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朗声到。
  
  “这位公子是奴家的贵客,你竟敢这样对他说话。来人拖下去家法伺候。”
  
  大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尚夫人身后的大汉拉走。不久后,远处就传来了大妈的惨叫声。
  
  看到尚夫人的突然出现,秋蝉立马跪在了地上,大气不敢出。
  
  尚夫人微笑着看着郑昊,优雅的说道:“公子刚刚说的,奴家都听见了。这秋蝉虽然有错,但罪不至死。还请公子为其诊治。奴家在这里先行谢过了。”
  
  语罢,也不等郑昊回答,她便自顾自的转身告退了。
  
  宇文阐搀扶起,站立都有些困难的秋蝉,对着郑昊说道:“我觉得这尚夫人,不像是会谋人性命的毒妇啊。”
  
  郑昊眯着眼睛,看着尚夫人远去的身影,认真的说道:“要是每个杀人犯,都把‘罪犯’两字刻在额头上,那你一定惊喜的发现,尚夫人会变得有所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