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一婚成瘾:总裁大人有点狂 > 第186章子爵,我需要你

第186章子爵,我需要你


  “我出去办件事。”洛子爵径直出门,开车离去。
  没多久,洛子爵就出现在了淮仁医院的最高楼的住院部。
  当他来到贝小北住的病房外时,已经守着两名保镖。
  保镖见洛子爵出现,急忙说道:“老板,贝小姐人在里面很安全。”
  洛子爵点点头,一挥手,两名保镖就退了下去。
  洛子爵直接推门进去,见到了满地的狼藉。不用问,地上全都是被贝小北扔在地上的玻璃碎渣,抱枕,枕头……而贝小北整个人都趴在床上不停的哭着。
  “你究竟在闹什么?”洛子爵双手插在裤兜里,冷冷的看着还在不停抽噎的贝小北。
  猛然听到洛子爵的声音,贝小北猛的一回头,见到了一直都未曾出面的洛子爵时,她整个人都处在了震惊之中。
  “有什么事快说。”洛子爵捋开沙发上零碎的东西,坐了下来,他现在整个人都疲惫不堪,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再次听到洛子爵开口说话,处在懵逼状态的贝小北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然后一个猛扑,扑进了洛子爵的怀里,一边撒娇,一边哭着的说:“我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呜呜……我以为我就是真的死了,你也不会在乎我了……呜呜……”
  听着怀里不断哭泣又不断在倾诉的贝小北的声音,洛子爵只是眉头皱了皱,却丝毫没有想要安慰的举动,他任由她抱着,完全没有想要抱住她的想法。
  “就为这个特意叫我过来?”洛子爵一脸冰寒的拉开怀里的贝小北就要起身,他现在的时间很紧,正着急的等待鬼手回来制作解药。
  “别走,子爵,我需要你!”贝小北死死抱住他不放,好不容易把他盼来了,怎么能让他说走就走的去陪项意琪那个女人?
  “你需要的是我?”洛子爵冷笑一声:“你需要的不是肖医生吗?”
  贝小北唰的一下抬起头吃惊的看着洛子爵:“肖,肖医生?”她心里的吃惊程度完全写在了脸上,她不明白洛子爵是怎么知道肖鸣的,但又不敢问,她存有逃避的侥幸心里,希望是洛子爵认错了人。
  洛子爵目光如炬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惊慌还在极力遮掩的女人,没来由的泛起了一股厌恶感,他毫不留情的一把甩开黏在身上的贝小北。
  贝小北被洛子爵有这样猛的一甩,一个重心不稳的重重摔在了地上,立马从手肘处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吗?你和肖鸣不是早就暗通款曲的私相授受了?何必还要在我这里装作一副纯情高洁的样子。”洛子爵站起来,拍了拍身上没有的灰尘,他不希望自己身上留有贝小北的气息。
  “不,不是这样的,子爵,你听我说……”不知道是因为手肘受伤的疼痛,还是因为心里的秘密被拆穿而害怕,贝小北顷刻见泪如雨下,梨花带泪的仰视着高高在上的洛子爵:“我和肖鸣其实就只是普通朋友,那天我心情不好,他就陪我去酒吧喝了一杯。”
  “一杯?”洛子爵微微低眸,冷笑的看着地上的贝小北:“你一个病人,他一个医生,喝酒本就违反医院规定,还去了酒吧?你们只是喝了一杯吗?一杯你就醉了?然后去开房?”
  洛子爵每说一句,贝小北的脸色就白一分,她不明白洛子爵是怎么知道的,还知道的这样清楚。她和肖鸣在酒店发生关系都是第二天早上她酒醒以后才知道的。
  “我,我那晚喝醉了,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贝小北无力的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只是,她的解释是那样的苍白,那样的无力,连她自己都没有丝毫底气。
  “仅仅只是那一晚吗?”洛子爵微眯着的黑眸中闪动着危险的光芒:“据我所知,你和肖鸣已经认识有三年了,始终保持着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你们每次喝完酒都会开房,难道每次都是你不清楚的状态下开的房吗?”
  哭,是贝小北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她没有了任何可以解释的优势。如果说第一次喝醉和肖鸣发生了关系,还有情可原,可要是每次喝醉都会发生关系,那就是她自愿也是她默认了的心甘情愿。
  怎么解释?又能怎样解释?
  她贝小北在洛子爵这里被他供着,养着,衣食无忧,却在暗地里和别的男人暗通款曲,这样的事情说给谁听,她都是个**的女人。
  此时此刻的贝小北,哑口无言,洛子爵为她付出了这么多,却从来没有向她索取过任何东西,甚至连牵个手,都没有过。
  可也正是如此,她才越发的显得寂寞和孤独,她总是感觉和洛子爵有一种无形的距离,不论她怎样靠近他,都无法逾越这样的距离。
  “你如果真要选择了一个可靠,又可以依赖的男人,我反而会放心,可是肖鸣是个什么人,你不清楚吗?他是个有老婆的人。”洛子爵的声音里带着无法控制的失望,甚至连看她的眼神都是失望至极。
  一直在低低哭泣的声音嘎然停止,贝小北像是中了魔似的,整个人变成了呆滞的状态,既不哭,又面无表情。
  洛子爵不想在说了,也不想再留在这里,迈步朝病房外走去。
  “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是吗?”贝小北幽幽的开口问道,脸上满是泪痕,却看不见任何的伤心,有的只是一片麻木。
  洛子爵的脚步微微顿了顿,可最终还是没有停留,只留下一句话:“想跳楼你就跳吧。”
  洛子爵直接出了病房,对病房外站着的两个保镖说:“看紧了她,除了主治医生和护士外,其他任何医生及外人都不能进。”
  “是,老板!”
  ……
  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不知道鬼手究竟去哪里找什么药材,中午出去的,直到下午傍晚时分才回来,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袋鼓鼓囊囊的东西。
  正在吃晚饭的洛子爵和冯天羽一见到鬼手回来了,立马放下手里的碗筷双双站了起来。
  “鬼手师傅,你去哪儿了?怎么一去就是一下午?”早已等得心急如焚的冯天羽一开口就问去处。
  可是洛子爵就去恰恰相反:“鬼手师傅,饿了吧,快来吃饭。”他心里再着急,到了这个时候也就不怕再不晚几分钟了。
  两个人截然不同的反应,那么鬼手所住处的反应也就完全不同。
  鬼手理都没理会冯天羽,而是径直走到洛子爵的面前,笑呵呵的说道:“看,我弄了整整一袋子的药材,这些可都是宝贝,价值连城啊。”
  鬼手说着将手里的袋子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药香飘了出来,只是这种药香里夹杂着一种说出不来的腥味。
  “鬼手师傅,你这是什么药啊?怎么这么腥?”冯天羽皱着眉头的问道,是不是还用手扇动鼻子前面的空气。
  这种腥味确实不好闻,就连洛子爵都被熏的忍不住动了动眉头。
  鬼手白了一眼冯天羽:“这里面有世间罕见的冰山白鱼,是生长在冰山下深千尺的冰潭里的一种鱼,这种鱼的身价只怕比你都还要高,这我可是花费了我的老本才弄到的。”
  洛子爵和冯天羽也同时一惊,世界上还有这样昂贵的鱼?
  “鬼手师傅,你这里一共花了多少钱?我都三倍的算给你。”洛子爵很是诚恳的说着,能请来鬼手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怎么还能让人家自己出钱买药材。
  鬼手一听,再次哈哈一笑:“洛家小子,这些东西虽然价值连城,可是我一分钱都没花。”
  “为什么?”了自己和冯天羽异口同声的问道,难道天下还有白给的道理?
  “这些东西都是人家送给我的,因为我救过他们的命。”鬼手说着瞟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梁静:“这个人就是梁家的千金吧?”
  这个时候能弄一个陌生女人在家,而且从那女人的状态来看,一定是被服用了什么催、眠的东西,鬼手只需要看一眼就猜到了七八分。
  “是的,我们刚刚取了两袋梁静身上的熊猫血,应该够鬼手师傅做药引了吧?”洛子爵问道。
  “够,绝对够,真要不够的话,不是还能再取吗?”看头了洛子爵心思的鬼手,了然的笑道。
  “鬼手师傅就是鬼手师傅。”洛子爵大感佩服。
  鬼手走过去提起那个装有熊猫血的小型冷藏箱子就准备上楼。
  “鬼手师傅,先吃饭吧。”洛子爵说道。
  “不吃了,我要赶时间把解药做出来。”鬼手头也没回的上了楼。
  “刘妈,把晚餐送去鬼手先生的房间里。”洛子爵交待着。
  “好,我马上就去。”在厨房里的刘妈应道。
  刘妈端着一份晚餐上楼,在进过客厅时遇上了不知何时醒了的梁静:“梁小姐你醒了?”
  梁静有些懵逼的从沙发上坐起来,怎么就睡着了?她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现象。这里好歹也是别人的家,她就这样睡着了太有失礼貌了。
  想到这里,梁静猛的就一站起来,刚站起来就感到一阵头晕,好半天才停止了头晕的现象,喃喃自语:“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睡了一觉反而还虚了?难道是起来的太猛了?”
  想到这里,她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一方面然自己马上清醒一些,另一方面也让自己看着更自然一些,不能让刚睡觉的痕迹留在脸上。
  “梁小姐,快去吃饭吧,先生和冯先生都在等着你吃饭呢。”刘妈好心提醒着。
  “嗯!”梁静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身上的一副,正眼都没有瞧刘妈一眼,仰着头骄傲的朝餐厅走去。这是她的一贯作风,她在梁家的时候就是这样,对家里的拥入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刘妈不再出声,匆匆上了楼。只要是先生和夫人的客人,她都会礼貌的照顾着。
  这时,洛子爵和冯天羽两人才又刚刚坐下来端起碗筷,见梁静来了,纷纷看向了她。
  见两个人都看着自己,梁静还有以为自己脸上的妆花了,急忙拿出随身带着的一面小镜子,对着自己左照照,右照照,发现没有问题,才放下了手里的小镜子:“你们都看着我干嘛?”说归说,她的心里却在暗自窃喜:一定是我长的太漂亮了!
  梁静的容貌也算是上乘,但也只是仅此而已,她的身上没有项意琪的那种唯美纯净感,也没有贝小北的那种妩媚甜美感,只有一种装出来的淑女般柔柔的味道。这种味道很容易在她开口说话的时候被打破。
  “梁静,来吃饭,今天特意为你做了好吃的菜。”洛子爵开口说道,这话听着很是关心人,可是他的眼眸里却平静如水。
  梁静顿时眼睛一亮,特意为她做的?这是不是表示洛子爵对她很上心?
  梁静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花一般的笑容,挨着洛子爵坐了下来,看着他为她盛汤,夹菜,她突然有另一种飘上云端的感觉,这样的幸福来的突然了。
  这也不能怪梁静这样的容易被满足,一直以来,洛子爵对她都是冷冷淡淡,或是疏远客气,或是在她欺负项意琪时而对她冷言相向。鲜少有过这样对她的关注和重视。
  “子爵,你对我这样好,我真是开心死了。”梁静止不住的对着眼前这张婉如神祇般令所有女人都为止着迷和疯狂的脸,泛着发、痴。
  洛子爵嘴角一扬,泛着不易察觉的冷笑。
  “我说梁小姐,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说出这样恶心的话,真是让人想吐。”冯天羽故意刺激着梁静,他就看不惯梁静被梁静这样盯着,能够这样盯着洛子爵的只能是他的妹妹项意琪。
  所以,在项意琪没有醒来之前,他这个做哥哥的一定要替妹妹挡住一切勾、引洛子爵的狐、狸、精。
  “要你管!”梁静直接无视冯天羽,她现在的眼里只有洛子爵一个人,洛子爵给她夹什么,她就吃什么,给她盛什么汤,她就喝什么,完全就是一副温柔娴淑的女人样。
  这顿饭,就在这种一个自作多情,一个为了目的而在敷衍,另一个冷眼旁观的气氛中吃完。
  饭后,三人在院外的藤树下喝着茶,时不时的聊一聊当下话题。
  “你们听说了吗?洛家大夫人韩筱允被洛家大公子打的进了医院。”冯天羽说着今天在杂志上看到的新闻,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瞟向洛子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