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民警神探 > 第七十八章 突然死亡 八

第七十八章 突然死亡 八

    傍晚,回到局里,陈木一个人在办公室分析着案情,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打开一看竟然是李柯南打来的。
  
      “喂,兄弟,下班了没?”
  
      “还没呢。”
  
      “还在分析案情呢?也别太忙了,该休息的时候要休息,没有精神怎么能破大案呢。”
  
      “多谢!多谢关心!你呢,在忙什么呢?”
  
      “没事,今天难得回家,一个人没事做,想找你喝杯酒,警官大人可否赏个脸呢。”
  
      “切,这话让你说的,咱们都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你请客,就是天上下刀子我也得去啊。”
  
      哈哈哈……
  
      陈木放下手中的活,叫上廖尹一起来到李柯南的家,一进门陈木就问道了一股饭菜的香味。
  
      “老李,我顺便带来了我的搭档,我的组长廖尹,你不介意吧。”陈木笑着问道。
  
      李柯南爽朗的一笑:“你说这话我就见外了啊,没啥介意的,我求之不得呢,多一个人也更热闹。菜我都已经做好了,让你再尝尝我的手艺,好长时间没吃过了吧。”
  
      陈木也不客气,抄起筷子夹起来一片肉送到嘴里咀嚼着,一边吃一边不住的叫好:“不错,不错啊,好几年没吃了,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个味,哎,你们俩别看着我啊,你们也吃,怎么搞的像是到了我家一样啊。”
  
      李柯南呵呵一笑,廖尹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我说老伙计,你这样丢不丢人,咱俩好歹也是到人家家里做客,你能矜持一点嘛。”
  
      陈木说:“我说老伙计,你矜持什么,竞整那些虚的,这也是我当年的一起并肩作战过的兄弟,没事我就来他家蹭饭。虽然他现在不在公安系统了,但有谁规定我们之间就不能继续做朋友了,谁说兄弟之间离开了感情就会变淡了,你说对吧,老李。”
  
      李柯南笑着说:“对对对!陈木说的对,廖队长,到我这就跟到家里一样,别拘束,你们要是拘束我也不好意思了,放开了吃,啥都不用怕,这都是在咱们自己家,没人会说三道四的。”
  
      听两个人一说,廖尹也不再拘束,拿起筷子夹了几口菜,放在嘴里,“嗯嗯,不错啊,绝对不输饭馆里的大厨,难怪陈木你吵吵着要来。”
  
      “瞎说,我可不是只冲着吃饭来了,多年不见,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能够再次见面,也着实不易,你说是吧,老李。”陈木说。
  
      李柯南说:“是啊,尤其是像咱们这样的人,闲下来的时候也见不得有时间,不管你在哪,只要是有个风吹草动的就得整装出发。要是忙起来就更没时间了,有时候十天半个月都不见能回一次家。”
  
      陈木说:“老李说的对,像咱们这样的,根本就没有黑天白天之分,也没有什么假期不假期的,没有案子就是假期了。”
  
      李柯南说:“没办法,既然选择了这行就得走下去,更要对得起身上穿的这套警服。”
  
      “老李,这话我爱听。你今天叫我里不光是为了吃饭吧,感觉你好像还有什么事?”陈木问道。
  
      李柯南说:“没事就不能叫你吃饭啦,要说有事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知道这几年你过的怎么样,还有最近关于云海集团的案子问题。”
  
      陈木放下筷子,看着李柯南,“我说老李,咱们警察的规矩你也是知道的,你是公司的高管,我是负责调查的侦查员,按理说我这私下里会见与案子有关的重要人员,还一起吃饭,是不允许的,就更别提谈什么案情了。”
  
      李柯南一笑,说:“所以你就拉来了你的老伙计也好为你做个证,是吧。”
  
      陈木嘿嘿一笑:“不还意思,现在是敏感时期,我不得不这么做,但是你的盛情邀请我又不能不来,虽然不能谈案情,但是我们可以聊聊过去。”
  
      李柯南说:“也好,我就很简单了,我也跟你说了,自那次负伤不就后我就申请了辞职,然后就在远生生物科技公司一直任职到现在。”
  
      陈木把自己的经历和遭遇简单的说了一遍:“你负伤之后我就被调到了市局,在市局工作了差不多两年后就专门负责调查云海集团的案子,这一查又是将近两年,不过后来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出了岔子,被贬回来了。”
  
      李柯南笑着说:“看来你真是和云海集团有缘啊,这次又让你碰到了。不过老哥我还是得跟你说,一句话,云海集团不是你目前能碰得了的,但是我知道你的性格,从不轻言放弃。”
  
      陈木说:“这话算你说对了,我若轻言放弃,对死者、对受害的百姓,我良心上过不去。就算再硬的骨头,我陈木都要啃上一啃。”
  
      李柯南说:“那我也不多说了,但是作为曾经的好兄弟,我可以尽可能的给你提供一切线索,目前就说说林教授的死吧。”
  
      “林教授的死,你还知道关于他的什么事?”陈木顿时来了兴趣。
  
      李柯南说:“就在前些日子,有一次,我去找林教授,当时他正在和一名助手在讨论一个项目方案,我也是出于好奇就想听听,就听他们在讨论为什么要更改研究方案。”
  
      “更改研究方案?不是说项目研究已经基本结束了么?更改研究方案不就等同于重新再来了么?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么?”
  
      李柯南说:“这个我也不知道,这个方案没经过我的手,应该是总经理慕容远直接找的林教授,当时没听到他们具体谈什么,不过我听了个大概,说的是要改变什么病毒基因,还要培养细菌病毒什么的,我也不太懂。”
  
      “基因病毒?培养细菌?”
  
      李柯南说:“好像是这个意思,我曾私下里问过其他研究人员,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具体的计划,只听林教授的。”
  
      “有一次,我陪同林教授去了公司下属的一家医院去做研究,这家医院你应该能调查到,就是三年前在咱们青山镇合作成立的那家。”
  
      “这家医院不是已经取消了么,现在好像是成为了研究所了。”
  
      李柯南说:“是的,但是你知道么,这个研究所也是云海集团出资成立,依托研究所,就在原址上,不久前这家医院又重新开办了。”
  
      “又重新开办?看来这云海集团能量还真不小。”
  
      李柯南说:“这是自然。而且你还不知道吧,现在这家医院不但改了名字,还改了法人。名字不再是以前的青山镇人民医院了,而法人是慕容云海的女儿慕容青,现在是彻彻底底的一家私人医院。”
  
      “这个慕容青我知道,在曾经调查云海集团的时候见过几次面,也听说过。”
  
      李柯南说:“这个慕容青不简单,有时间你可以去调查一下她,我怀疑林教授的死应该是与这家医院有关系。”
  
      “林教授与这家医院能有什么关系?”
  
      李柯南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医院和研究所都是云海集团出资成立的。这家研究所研究的一些项目、课题是跟林教授一样的。我猜研究所应该是想让林教授出让他们的研究,这可能会导致他们的之间的分歧,我问过林教授,但是他没跟我说。”
  
      “看起来这里面的关系还挺复杂的,你这个高管也并不是白做的啊。”
  
      李柯南白了一眼陈木:“切,这让你说的,好像我这个高管真是白做的一样,怎么说我也任职了好几年了,总得了解一些公司的最基本的情况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