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蔚蓝世界里的提督 > 547 是的,我们是新型蜃影

547 是的,我们是新型蜃影

    “对虾”部队直接被击溃了。
  
      虽然非常不想承认,但是“对虾”却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
  
      在敌人的舰队进入自己这边射程的一瞬间,一种无力的病毒便瞬间在这支部队的内部扩散开来,她们的机动能力被削弱,敌人的炮弹仿佛变得更加的迅速,而更为要命的是,她们开炮的手也开始无力起来,炮弹软绵绵的,根本就无法有效的命中敌人。
  
      而敌人的炮火,特别是那只白发的小海魂,她的三联主炮炮管中发出来的炮弹仿佛是一发发催命符,不断地带走自己身边的队友。敌人的炮弹,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精准那么简单了。精准无论对于蜃影还是海魂来说,都一个只要努力就有可能达到的标准,但是敌人的炮火却已经远远超过了努力的范畴。
  
      哪怕不算她们炮术的强悍,她们武器的惊人威力也足以说明,她们的底子至少就是有着准海神的潜力,甚至比那些序列海魂中强悍战斗型的海魂不遑多让。
  
      舰娘们的炮弹直接将整片大海煮沸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的味道。这已经不是一场战斗了,而是一场碾压,敌人就好像是随意的路过,随意的开炮一般,闲庭信步地就将自己手这支哪怕放在整个西风漂流或者整个蜃影战线中都算得二流偏的主力部队撕成了碎片。
  
      再次之前,哪怕是失去了一大段的记忆,光凭以前的战绩,“对虾”也并不觉得自己这支部队会像普通的石英玻璃一样一碰即碎。
  
      “对虾”发现自己错的有一些离谱了。
  
      敌人的炮弹刚刚落下的时候,自己竟然还觉得自己的部队有一战之力?
  
      “对虾”的神情开始恍惚,周围的一切仿佛被染了火焰的色彩。
  
      不,是确实已经被染了火焰的色彩。
  
      她的四周,炮火已经在海面蔓延,燃料让火焰肆意的在水面行走,就好像在家里闲逛一般。
  
      到处都是蜃影的残骸,在高温以及阳光的直射之下,一层淡淡的紫雾已经弥漫在海面之,只不过颜色已经完全被赤红的烈焰给掩盖了。
  
      四周的残骸,是来自完全不同的各个蜃影。
  
      但是在这片大海,她们却迎来了相同的结局。
  
      炮弹轻而易举地将完全看似坚不可摧的钢铁武装撕成了碎片,这支还在不断逼近的嘉兰领舰队,她们的炮弹仿佛有着专门突破装甲的能力。这在精英蜃影中算不什么稀奇,可是一整支舰队都有类似的穿甲能力确实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震撼。
  
      就算是强悍如“鱼”,聚集起一支有这样强悍火力的部队,恐怕也要耗费不小的精力吧?
  
      这真的是一支近几年才崛起的领事领势力?
  
      “对虾”不禁开始怀疑起了“海鹰”和“海葵”所说的话,怀疑她们欺负自己复活后失去了个人格储存之后的记忆,然后让自己相信自己率领部队所面对的只是一个领事的势力,好让自己轻易地跑去送死?
  
      可是“海葵”又何必坑害自己呢?
  
      “对虾”不禁露出了一抹苦笑。
  
      这抹苦笑却在烈焰的照射下显得“对虾”仿佛在开心地微笑一般。
  
      现在的人类势力,竟恐怖如斯!
  
      这是维内托的炮弹落下之前,“对虾”最后的想法。
  
      ******
  
      “解决的差不多了吧?”提尔比茨做了收尾的一炮,看着硝烟弥漫的战场。海水正在慢慢地将火焰吸食,只是海面的浓烟一时半会是别想消散了,只能等到那些蜃影的武装完全裂解成为紫雾。
  
      “小心一点。”维内托非常的谨慎,因为刚才的战斗中,蜃影并不是毫无抵抗之力的,她们的炮弹依旧命中的舰娘们,只是维内托和俾斯麦因为护盾的缘故受伤不多,提尔比茨和黎塞留虽然没有护盾,却因为有欧根的保护也毫发无伤。
  
      “我去打扫战场。”俾斯麦非常的谨慎,毕竟自己拥有减伤的护盾,如果遇到什么意外的话也可以暂时规避一下。
  
      众舰娘也明白这个道理,纷纷点头。
  
      “我也去吧。”欧根亲王随后又说道。
  
      毕竟是蜃影的主力,她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于是俾斯麦点头答应。
  
      于是俾斯麦走在最前头,欧根亲王紧随其后。
  
      来到蜃影部队所在的海域。
  
      这里毫无疑问已经被战列舰的炮火洗了一遍。燃料和润滑油混合的味道算不好闻,但也是舰娘们在战场最长接触的味道,有时候海军烘豆子里面的汤汁全是机油的味道。
  
      不过这种味道在内战结束进入港区时代之后就渐渐消散了,在提督的带领下,舰娘们过了非常富足而又安逸的战斗生涯。
  
      当然,这指的是后期,前期的港区同样是清苦的代名词。
  
      俾斯麦非常小心地前进,海面漂浮着各种残骸,可以依稀看出它们完整时的功能。
  
      “看样子并不是一线的主力。”俾斯麦判断道。
  
      “唉?”欧根亲王有些疑惑。
  
      “我看到了‘鱿鱼’和‘鳕鱼’的武装,但是也有特殊蜃影的武装,一线的蜃影主力可全都是由拥有技能的蜃影队长组成的。”俾斯麦解释道,这种蜃影部队,她至今也只见过那么一两支,比如次“翻车鱼”率领的救援部队,也是和欧根一起面对的那一支。
  
      “这是不是意味着蜃影对这一次作战并没有尽全力?”欧根猜测道。
  
      “不太可能。”俾斯麦摇头道,“哪怕再怎么愚蠢的首领,也应该知道丢失紫罗兰海的代价。这支部队最多说明蜃影现在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很可能是临时从附近的岛屿抽调过来的部队。”
  
      “有这个可能。”欧根亲王点了点头。
  
      “什么人!”俾斯麦突然大声喝道。
  
      欧根亲王随后也举起了舰装。
  
      硝烟消散,透过阳光,俾斯麦看到了一个站在海面迷茫的人影。
  
      是“对虾”。
  
      “对虾”眨着眼睛,看着附近的蜃影残骸,脑海中一片的迷茫。
  
      她的记忆中,自己一刻还在蛇莓岛。
  
      眼前,突然出现了两个从来没有见过的人,她们身有武装。
  
      “对虾”一下子警惕了起来,她在两人的身没有察觉到蜃影的特征。
  
      是海魂?
  
      这是“对虾”的第一反应。
  
      俾斯麦神经紧张,手指紧紧地扣在主炮,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开炮。
  
      “我们是莱雅岛部队,不要紧张,我们是蜃影。”欧根亲王突然开口道。
  
      “我怎么没见过你们?”“对虾”可不是傻子。
  
      “我们是最新型的蜃影。”欧根亲王理直气壮地说道,同时开始回忆早晨出发前大青花鱼和射水鱼的情报,“你没见过很正常,因为前不久莱雅岛的驻军作战不力,导致蓝滨岛失守,我们临时被‘鱼’大人从茶岛抽调过来的。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嘉兰领的海魂袭击?”
  
      眼前这位,就是那个能复活的蜃影旗舰了吧?
  
      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