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瘟疫医生 > 第七十四章 滴血的挑衅

第七十四章 滴血的挑衅


  【我们已经错信过一个神,不会再相信任何哪个真神假神,包括你,厄运之子。】
  【顾先生,我们比你了解你自己。】
  【第一样灾祸过去,第二样灾祸快到了。】
  三句写在不同榕树树身上的血语,三张照片。
  顾俊看着那形状怪异的树身,鲜血淋漓的异文字,沉默了很久。
  这是毫无疑问的挑衅,对天机局的挑衅,更是对他的挑衅。
  他本以为来生会那些人就是一群疯狂的邪信徒,为了呼唤黑暗的力量而做尽恶事,但自己已经掌握到主动,已经触摸到了真相,已经了解到了自己的过去……
  却突然间,就像刚刚爬出无底的深渊,还没来得及品尝喜悦,就发现其实自己是爬到了更深的地底。
  未知的,仍是一片迷雾。
  黑暗的,更加黑暗了。
  “顾医生,你看得懂这些文字吗?”王轲队长问道,众人都以一种期待的目光望着他。
  “大部分吧……”顾俊说出了这三句话的意思,只隐藏了“包括你,厄运之子”这一部分说自己没完全看懂。但他相信科研部那边马上就能认出“你”和“厄运”来,因为“你”在第二句就有,而厄运和灾祸的写法几乎相同。
  众人听罢这三句话,全都面色微变了。王轲即使早已练就稳重的心性,面部的肌肉也是在跳动。
  如果顾俊不是在撒谎的话,那么这次行动就完全是莱生公司设计的圈套。
  从起因到结果,一切都是人家计算好的步骤,引导他们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444位行动部同僚牺牲,这个数字……不只是挑衅,已经是一种最为恶劣阴暗的羞辱。
  “那个灵童是奸细?”唐子璎茫然道,她一说话,曹亦聪等其他调查员也纷纷出声,有懊恼与愤怒,也有慌张与沮丧,“我就说事情怎么会这么顺利!”“我们害死人了……可恶啊……”
  正是依靠他们提供的信息,行动部才有了这次的出击。
  同僚们死伤惨重本就让他们非常难过,但如果获得了些胜利的果实,那也可以告慰生者和死者。
  然而,本以为是有价值的文字信息,原来只是敌人的嘲弄。
  如果莱生公司的目的是要重创他们的精神状态,那传回来的现场照片里牺牲同僚们的可怖死状,已然成为他们最新的噩梦……
  “大家不要乱。”王轲大声说道,压下这股挫败的气氛,不能任其蔓延加剧,“总要有人做事的。”
  众人便让自己有节奏地深呼吸,用调整气息法冷静下来。
  “这个结果本身就是一种信息。”王轲宽犷的脸庞上保持着信念之光,谁都可以乱,作为队长的他不能,“现在我们至少知道了,莱生公司对我们天机局很了解。我们被算计一次了,就不要再被算计第二次。”
  队员们纷纷点头,队长这句话的意思可多着:灵童是好是坏,顾俊的话是真是假,这都是要慎重处理的。
  “我觉得那个灵童……”顾俊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忽然觉得失去了所有头绪,“有可能是奸细,有可能不是。”
  他说了句废话。那个灵童是狂信徒吗?他连那家伙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别说来生会了,疯狂的信徒做出疯狂的事情还少吗?以献身的心理混进天机局提供假情报,完全是可能的。
  不过,他们信奉的是什么?
  来生会明明确确地说,我们不再信任哪个神明或者恶魔。降世以来一直是这样吗?还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变化?
  他们又是什么时候重新掌控到异文的?
  顾俊就在这纷乱的心情中,回答了王轲他们的又一些问题。他尽量如实地回答,但不该说的就不说。
  而且有些问题是真的不知道,比如让他和大家都十分疑虑的第三句话。
  第一样灾祸指的是什么?异榕病?还是行动部这次伤亡惨重的行动?第二样灾祸……指的又是什么?
  问询过后,王轲去打了个电话作沟通,回来就让顾俊写下所有懂得的异文和它的中字意思。
  到了这个份上,顾俊也没什么好藏私的了,如果自己死掉了,那只有来生会懂这种文字,将会是可怕的情况。
  他懂得五百个左右的异文,当下给他们写下一百五十多个,有常用的词也有偏僻的词,他对王轲说:“王队长,自从上次入职S值检定后,我每天都能想回几个异文词汇,现在暂时就只有这些了。”
  顾俊觉得只要自己还有独特的价值,就有一定的安全保障。
  王轲再打电话向上头作了报告后,这才让曹亦聪把他带到旁边的一个小营房单间里去休息。
  这个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多快四点了,营房单间有个小窗户,望出去,夜色仍然漆黑。
  “呼。”顾俊躺在铁架床上转了个身,其实是特意观察简朴的四周,但没发现有摄像头。
  辗转了几圈后,他望着窗外,想着心事……
  “来生会已经知道我在天机局了,他们算好这三句话会被我来破译,他们都算好了多少事情?”
  顾俊越想,越有些心寒,似乎在自己还一无所知的时候,就已经被安排上了。
  他想了一会不想了,他的手机一直就没被收走,这里也有网络信号,难道这是一种故意的放羊式监视?
  不管了。顾俊拿出手机按动起来,先打开了“密信”,一款天机局科研部做的内部聊天APP,名字很山寨,功能也很简单,但规矩是如果要谈局里的事情,就只能在这里谈,办公、闲聊都是。
  他的帐号“医学狗咕咕菌”加了不少的好友了,各个部门的都有,在那次入职康乐活动上认识的。
  从昨天早上到现在,顾俊都没打开过密信。
  这一打开,就提示有一堆的新消息,其中31条都是李乐瑞发来的,全是些没有营养的表情包、沙雕图、段子。
  “这家伙是不是有任务在身啊?”顾俊再一次怀疑,因为打从重逢以来,李乐瑞每天都雷打不动的给他发几十条这种搞笑信息,这真的不是康乐部给他做的心理治疗吗?
  不管怎么样,的确是有些疗效吧,他看着这些熊猫头什么的,苦中作乐的笑了几声。
  关掉李乐瑞的对话框,再看看其它的,朱主刀他们都发来了些问候,蔡子轩也有几条:“手术做完了吗?”之后可能知道他的情况了,发了一句诗:“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哈罗?”王若香也发来了信息,“听说你被调查部带走了?涉及机密的不要说,我不想也被带走。”后面带着一个熊猫头表情包:怂。
  顾俊看着又笑了出来,这些家伙啊……
  他都只是看看,并没有回复,免得给他们惹麻烦。
  他被带走这件事在几个群组里也有谈论,通讯软件让世界变得很小,大家都知道了。上头并没有下禁令不让说,但强哥让大家好好休息,安心做好自己的事情,阿俊没事的云云。
  “强哥,这回真不一定没事。”顾俊自嘲地嘀咕。
  看过这些信息后,他又浏览起了网页。
  异榕病的事情最近在网上并不是全无风声,倒不是这个病泄密了,而是东州一带有些村庄离奇的被封锁了。
  但马上就被删帖和辟谣,有的是拆迁,有的是有了考古发现。网民们看过之后,还没时间多作思考,视线就被哪个明星网红的事情带走了。公关部的工作一向做得不错。
  看这看那的看了一会,顾俊关掉网页,放下手机,闭目渐渐地睡着过去……
  没有梦境,只有一片黑暗。
  他应该睡了有几个小时,忽然就被一些脚步声扰醒,他睁开朦胧的眼睛看了看,发现窗外已是明亮的天色。
  “顾医生,醒醒。”走进来的是王轲队长,声音很响亮,“起床收拾一下吧,机动特遣队的人来了,你要跟他们出一趟任务,他们需要你的异文技术支持和医疗辅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