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跟着神仙到处混 > 第八章 神仙的事不好办

第八章 神仙的事不好办

彭一几乎一个晚上没睡着,都在想刚才发生的事情,天一亮之后,彭一就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然后下楼跑到驿站旁边的小路边上,望着眼前这棵五六人环抱粗,二三十米高的白果树出神。
  他仍然不敢相信,这棵在纸房驿站边上不知道多少年的白果树,在昨晚竟然活了活了,不,不是昨晚才活了过来,而是彭一在昨晚才发现他们竟然也和人类一样有灵魂,有思想,甚至还有人类目前不掌握的力量。
  虽然说彭一还没有见过他们的其他能力,但是仅仅是凭自身御空而行就足以让人类羡慕不已了。
  看了片刻,彭一看见眼前的这棵白果树竟然动了起来,只见这白果树的一棵树枝迅速的伸到了彭一面前,树干上睁开了两个坛子大的黑洞,洞中露出两只眼瞳,不久后眼瞳下方又张开了一个更大的黑洞,嘴里发出了彭一熟悉的大胡子的声音。
  “小子,不敢相信自己昨晚所看见的吗?”
  大胡子似乎看穿了彭一的心事,毫不讳言的说了出来,然后又狠狠的威胁了彭一一番。
  “别以为昨晚我没杀了你,你就有机会动我的树体,如果你有这样的心思,我一定能在你动手之前,把整个梓坊都埋在地下,我可不像老头子那么心软!”
  彭一一听,心头凉了一大半。
  原来昨晚真的不是做梦,自己真的可以看到这两个繁茂白果树的灵魂,而且为了报名不得不帮人解决危机,至于砍掉这个白果树,彭一可没这种想法,毕竟形势不如人啊!
  “大胡子,你们是神仙还是妖怪,灵体还是鬼魂啊?”
  昨晚光顾着想方设法的保命了,都没问清楚大胡子他们的开路,现在自然要问清楚一些。
  这次大胡子倒是没昨晚那么凶狠,告诉了彭一他们属于草木成灵,又在天命规上登记在册,是有天庭编制的木灵,属于天庭在编人员,正规的神职。
  甚至大胡子还告诉了他们的人类名字,白胡子老头有一个人类的名字,据说是很久之前一个人为他取的:白公孙,而大胡子也有人类名字,是白胡子老头给他取的:白子。
  甚至,彭一问他自己为什么能看到他们这些神仙,大胡子都告诉彭一一些信息。
  因为某种原因,身体机能获得了巨大的提升,能视凡人所不能视,闻凡人所不能闻,于凡人所先觉。
  听了白子说的,彭一听着觉得很厉害,最后大致明白了他所说的,就是人们常说的那些:觉醒、返祖、通灵、开天眼等等。
  当然,彭一也逐渐接受了自己因为过年被铁胆烫伤,天赋觉醒的事情,毕竟这种结果怎么也比自己是神经病强不是,再说了大胡子还告诉了他怎么控制自己的天赋呢!
  彭一现在路边听了一段时间,直到一盆水泼在了彭一旁边,彭一朝那边看去,发现是白果树上边的一户人家起床洗脸之后的洗脸水。
  “我说小彭,大过年的不在家带着,跑到白果树根下发什么呆呢,大清早的不怕感冒啊,还好我眼尖看着你了,不然这一盆水可都浇你头上了。”
  很明显,那个人看不到大胡子,彭一听了,连忙告罪,逃也似的离开了那里。
  过年这几天,街上很是萧条,都没什么门店开门,甚至想买早餐都买不到,彭一只能泡面吃了。
  不得不说,大胡子说的方法还真有用,彭一在吃泡面的时候,发现自己味觉变正常了,耳边也不再有那这些嘲杂的声音了,就连自己的近视眼都回来了,呃,这好像不是好事啊!
  彭一戴着自己那副高中之后就没换过的眼镜,心头感叹,做个正常人,真好!
  因为昨晚的突发事件,彭一都没心情回家了,先要去打听清楚究竟是谁想砍掉白胡子老头的树体,然后才能想办法跟人商量看能不能劝对方放弃这个想法。
  想到就要做到,彭一吃完泡面之后收拾洗漱了一下就准备去乡衙打听一下情况,作为邮差几乎每天都会给乡衙送报纸,和乡衙的人差不多都混熟悉了,相信打听这种情况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不过悲催的是,过年期间,乡衙放假,虽然派出所安排有值班人员,但是彭一和值班民警聊了聊,人家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儿。
  得,算是白跑了一趟,等过了初八再来问吧!
  所谓东边不亮西边亮,虽然彭一去乡衙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他想起来了自己的同事吴叔可是号称梓坊百事通,他可是多次跟彭一说过,整个梓坊就没有他不认识的人和事,再加上他可是吃驿站乡衙两碗饭,和乡长他们关系不错,公家事也知道不少,这件事问他应该是有谱的。
  求人办事自然不能空手,这是咱们人类的熟成规定了,好像神仙也玩这一套,白胡子他们为了让彭一解决他们的问题,不也是给了彭一几粒白果吗?
  虽然东西不咋样,但是这充分说明了神仙也不能免俗啊!
  不抽烟的彭一,为了能从吴叔那里得到有用的信息,花重金买了一条整个梓坊顶好的烟,然后又回到了驿站去拜访吴叔。
  这会儿他们已经吃过早餐了,茜姐正在收拾碗筷,彭一则是提着一些东西给吴叔阿姨还有茜姐道了一声过年好之后,就坐下嗑着瓜子跟吴叔侃天说地,聊了好一会儿彭一才把话题扯到了白果树那里去。
  别说,还真有收获,吴叔也不愧是梓坊百事通,白果树要被砍的消息他还真知道一些,彭一那条顶好的烟也算没白费。
  不过就是彭一在走的时候,吴叔一家人看着彭一的脸色有点奇怪,这让彭一有些不理解。
  不管怎么说,彭一是知道了到底是谁要砍掉那棵梓坊最大的白果树了。
  从吴叔那里得知,白果树那一带的土地,被梓坊一个姓王的人全给买了下来,而且林地已经转让了,整个白果树(地名)包括白胡子树体所在的地界使用权,都在这个姓王的人手上了。
  彭一刚听了,心头松了一口气,白果树那块林地虽然比较宽,但是如果只是买下林权,应该花不了多少钱。
  彭一想了想自己的积蓄,感觉应该能把那块地买下来,如此一来自己余生就能保证白胡子和梓坊的安全了。
  然而,吴叔接着透露的消息,让彭一心头又一凉。
  买地的那姓王的,是梓坊首富,花了大价钱才拿下的那块林地。
  彭一听完,忍不住想爆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