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成了土匪儿子他娘 > 第67章 第89章

第67章 第89章

    初一听闻林正天说林书雅要回来瞧她,林晚照是诧异的。
  
      林书雅本就看不上她,当年为着郑衍的事,更是恨不得她死。可如今再恨,至少表面上也要同王氏一样,对她客客气气的。
  
      看不惯她又干不掉她,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林晚照倒不担心她使坏,毕竟自己已非当年的吴下阿蒙,就是不知道郑衍会不会陪她回娘家。
  
      对于郑衍,林晚照的心情要更复杂一些。
  
      人都是拜高踩低的。
  
      沈眉还在时,林家人尚不待见,等她一走,便是连个下人都能给林晚照脸色看。整个林家,除开刘妈,几乎没人将林晚照当小姐看,只有一个例外。
  
      这个例外,便是郑管事的儿子,如今林舒雅的夫君,郑衍。
  
      因为他爹在郑家做了多年的管事,林正天自己又没有儿子,一直将他视他为半子,府里上下从未把他当下人看,待遇比林晚照这个正经的小姐都好。
  
      原身不懂,林晚照是当年醒来忙着安排刘妈,没功夫去想。此时略一思索,很容易就想明白了
  
      林正天一早就打的是招赘的主意。
  
      不然再亲,郑衍一个外男,如何能在郑家随意走动
  
      明白了这点,其他疑惑也就不难解了。
  
      比如说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林正天只有两个女儿,竟也不急。
  
      比如说林正天为何对郑衍格外上心,郑衍从启蒙到后来请先生执教,都是他出的银子。
  
      比如高傲如林书雅,受王氏影响最为看重门第,可为什么会点头嫁给下人出生的郑衍
  
      就算郑衍中了进士做了官,也改变不了他爹是林家下人这一点。
  
      林晚照想通这些,也就不怪林书雅要气得跳脚了。原身是委屈,究其原因,这场悲剧的落脚点在于郑衍。
  
      原身自小被关在偏院,除了郑衍,所接触者唯有刘妈,如何能看得明白其中的关窍。
  
      她不明白,郑衍作为受益人却不可能不明白。既如此,还对原身说要娶她,这不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么
  
      妥妥的渣男无疑了。
  
      别人家的渣男她没兴趣料理,只要不惹到她跟前来就好。
  
      这一夜林晚照躺在床上,明明很累,却没有睡意,脑子里都是当年在林家的事。
  
      起床后花婶儿送洗脸水进来,看见她眼下的青色,可心疼坏了。
  
      一边给她整理衣裳,一边问道“夫人这是一夜没睡么”
  
      “睡不着。”林晚照说完,打了个哈欠,苦笑道“我还不如茂茂了。”
  
      儿子不择床,她这个做娘的倒认起生来了。
  
      床很大,被面是绸缎缝制的,里面的褥子也晒过种种细节都彰显了王氏的用心。
  
      可不知怎地,就是感觉不对,果然是别人的床不好睡啊。
  
      花婶儿“等去那边用过饭回来,夫人再补个觉吧。”
  
      林晚照点点头“嗯。茂茂起来了吗”
  
      提到茂茂,花婶儿笑了“早就起来了。昨日天黑没瞧见,这院子竟还种了两株樱桃,今早起来一看见满树的红果子,就要爬上去摘,可把刘妈吓坏了。”
  
      茂茂自小是放养长大的,下水捞鱼上树摘果,皮得像个猴子样,刘妈哪里见过。
  
      林晚照眼里闪过笑意,刘妈以前是如何紧张她的,眼下就如何紧张茂茂。不,比当年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花婶儿“二当家没让他上树,正帮他呢。”
  
      叫她说那就不叫树,还没她拳头大,如何禁得起爬,摔着哥儿怎么办。
  
      正说着,茂茂提着篮子跑进来“阿娘,阿娘,樱桃。”
  
      林晚照一眼就看见篮子里青红相见,对后面跟进来的薛飞说“红的你摘了也就罢了,还没成熟的你摘它做什么,胡闹么。”
  
      薛飞不以为意“红了也不能吃,我刚尝了,酸得紧,既这样留着做什么,索性摘下来给茂茂扔着玩儿。”
  
      果树挂果后,有经验的老农会将位置不好的、长得不好得,都剪去。每一枝上的果不能太多,这样剩下的才能长好。
  
      有舍有得,否则全留下来,看着多,却都不能长好。
  
      林晚照失笑,摘都摘了,多费口舌也没用。
  
      林家虽是商贾之家,但林家大小姐却是个爱附属风雅的,为着应景,这映月阁里每到一个季节,都有相应的成熟的果子。
  
      但都能看不能吃,为的是饱眼福。
  
      现下这两个土匪来了,怕是都要遭殃了。
  
      还没轮到林书雅心疼,王氏派来传饭的婆子看见一地狼藉,先抖了抖。
  
      谁人不知大小姐宝贝这些果子,别说摘了,便是掉在地上也是不许捡的。
  
      在她出阁后,也有那手痒的下人,见着没人摘了一些。不知怎地被王氏知道了,很打了顿板子,自那以后这些果子再没人敢碰。
  
      可眼前,青的红的撒了一地,再看树上,连枝桠也断了一些。要是让王氏知道了,那还得了。
  
      婆子打了个唐突,忽然听见一声低沉的喵呜声。
  
      有猫
  
      王氏明令禁止过家里不许养猫,婆子纳闷地抬头一看,不期然对上一道冰冷的目光,登时两腿发软。
  
      那,那是豹子
  
      目光落到地上的半截鱼上,再一看豹子脸上的血迹婆子一下子冷汗就出来了,顾不得传饭,转身就去禀告王氏。
  
      进门没看到王氏,先看到林正天。
  
      林正天往她身后看去“不是让你去叫二小姐过来用饭人呢”
  
      等婆子把看到豹子的事一说,他蹭地站起来“什么豹子哪里来的豹子”
  
      拔腿就要往外走,点了几个旁边的随从“你,你,你,拿上家伙跟我来。”
  
      眼下重要的不是这畜生从哪里来,别让它伤到里面的人才是要紧。
  
      报信的婆子在前面带路,一行人疾步往映月阁去。
  
      还没进院子,远远就听见小孩子的笑声。林正天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瞧这架势应该没事了。
  
      也是,青峰寨的二当家可不是吃素的,就算有豹子,他也不在话下。
  
      不过很快,林正天那悬着的心再次提了起来,脸色大变。
  
      因为一进院子,他就看见婆子口中的豹子慵懒地躺在人怀里,还不是别人,是茂茂。
  
      与此同时,听到脚步声的煤球骤然睁开眼,慑人的精光直逼门口的林正天。
  
      林正天膝盖一软,要不是旁边的下人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几乎站不住。
  
      他吞了吞口水,颤抖的手指指着茂茂说“快,快放下,那畜牲会咬人。”
  
      和煤球玩儿正高兴的茂茂抬起头来,笑容不在,面无表情地看着来人“你是谁”
  
      林正天说“好孩子,我是你外祖父。你先把那畜牲放下,放下咱们再说。”
  
      茂茂偏着头打量他“外祖父我没见过你,不认识。还有,它不是畜牲,它是煤球。”
  
      林正天一头雾水煤球煤球是什么东西
  
      不过管它是什么,先放下来才是正经。
  
      然而茂茂无动于衷,林正天一行也不敢硬闯,怕豹子受惊伤人。
  
      一人一猫站在院中,竟隐隐生出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屋里的林晚照等人听到对话走出来,一看这僵持的场面,心下了然。
  
      煤球比普通家猫大,又有一身斑点,远远瞧着不就像头威风凌凌的小豹子么
  
      自下山后,除了那个老猎户外,其他人看见它的第一眼,都会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头小豹子。
  
      林晚照笑着对林正天行了个礼,叫了声父亲,解释道“父亲不必担心,这不是豹子,是茂茂从小养大的猫,不会伤人的。”
  
      说完,对茂茂招招手“过来,见过你外祖父。”
  
      映月阁里,打豹子变成了认亲。
  
      这边厢,里头的王氏听到动静出来一看,屋里哪里还有人不过不用想,也知道是映月阁那边在作妖。
  
      昨天大鱼大肉送过去没多久,就听闻那边自己开了火,不是下她脸么
  
      王氏看了旁边的张妈一眼,张妈点头会意,出去问门边的小厮。
  
      回来同王氏说“不知从哪里钻了只豹子进去,老爷带人过去打豹子去了。”
  
      王氏冷冷一笑“打他敢吗”
  
      林正天是关心则乱,王氏可没有,一听就知道那豹子是人养的。
  
      渔阳怎么可能有豹子,自然是有人带来的。
  
      昨日那土匪提着一个被黑布罩着的东西,现在想起来,可不就是豹子么,否则怎么会遮遮掩掩的。
  
      张妈不解“怎么会”
  
      王氏懒得和她解释,只说“你瞧着吧,等会儿说不得就当祖宗供起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果然没多久,就有下人过来说,老爷让送一些生肉过去。
  
      王氏看了一眼张妈“这不就来了”
  
      张妈赔笑道“也不一定就是喂豹子的。”
  
      这会儿回过味来,知道那豹子定是二小姐一行带来的。越发不敢小觑。
  
      别人养猫养狗,她养豹子,果然是能在土匪窝里活下来的丫头,凶悍
  
      王氏想的却是另一件事,她明明留了人在那边,为何昨日没人来报,还是传饭的婆子今早看见后才知道
  
      就算是收买人心,这才一晚上,她留下的四个人中,有一个可是跟了她好几年的。
  
      王氏当然不知道,那几个人一留下,就让花婶儿的下马威给震慑住了。
  
      被这小插曲一耽搁,早饭自然也就迟了。
  
      用完饭回到小院,刘妈眼珠不错的守着茂茂,林晚照则上床补觉,薛飞还去县衙,问于重远给茂茂找先生的事。
  
      至于花婶儿么在厨房,不过不是一个人。
  
      不大的厨房一下站了五个人,登时满满当当。为首的是花婶儿,站在对面的是王氏指给他们使唤的人。
  
      花婶儿满意的摸出银子递过去“你们做得好,夫人是看得见的。夫人知道你们在林家的日子不短,也不让你们为难,只像昨日这样,管好自己的嘴就好。”
  
      昨日王氏一走,花婶儿趁着林晚照和奶妈叙话,就把几人叫到旁边提点了一番。
  
      告诉他们夫人喜静,且最讨厌饶舌之人,若是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让映月阁里的事传出去个一字半句,她有的是办法帮她管住嘴。
  
      几人本就吓得不轻,无不唯唯诺诺点头应下。
  
      花婶儿在青峰岭多年,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流言蜚语就逼死的小寡妇,一身慑人的霸气不说,横眉冷眼时尤其吓人。
  
      大户人家里多的是口蜜腹剑表里不一的人,花婶儿为了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做到,故意将煤球放了出来。
  
      因为除了他们知道煤球是猫,其他人都会以为那是豹子。家里出现了豹子这么大的事,若是有人嘴不严,这消息过不的夜就要传遍。
  
      瞧早上林老爷带人来的阵势,显然事先是不知情的,也就说明这几个人没往外传。
  
      给个巴掌给颗糖,考验通过了,适当的奖励也是要有的。
  
      那边王氏等了两天,不仅没等来半点消息,让身边的张妈去问,还被软钉子搪塞回来,也就知道她派过去的人不中用了。
  
      如此又过了一天,等林晚照试探着提出想要自己开火,两边分开用饭,王氏也就欣然点头同意了。
  
      既然不能奈她何,索性眼不见为静更好。再有一个,林书雅提前派人来说,不日就要到渔阳。
  
      眼下映月阁被这窝土匪占了,她这几天忙着把另一个比较大的院子收拾出来,好给女儿一家住,哪有功夫同他们演戏。
  
      林家佣人整日忙进忙出,花婶儿自然看在眼里,对林晚照说“林家大小姐怕是不日就要到了。”
  
      林晚照不以为意“回来就回来吧,只要不主动招惹咱们,那就相安无事的过日子。”
  
      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好久没这么闲着了,还真有些不习惯。菜都买回来了你给我帮手,我亲自下厨,咱们做一桌,好好吃一顿。”
  
      茂茂喜欢的薯条鸡米花,薛飞喜欢的酱大骨和煲仔饭想想都要流口水了。
  
      林家的菜好看是好看,就是味道么差了点,几人这几天都没吃好过。
  
      眼下终于可以吃到心怡的饭菜,一顿如何能够一连两天,映月阁上空的炊烟就没断过。
  
      薛飞目光落在院子一角那胧苍翠的竹子上,吞了吞口水“大嫂,我想吃竹筒饭了。”
  
      林晚照扬唇一笑“吃。”
  
      到底对薛小飞心存内疚,所以吃食上向来对他有求必应。
  
      林晚照一声令下,薛飞登时起身,脚尖一点从窗户飞了出去。
  
      几人在小院捣鼓吃食,全然将林书雅今日回家的事抛诸脑后。
  
      林书雅久等不见人来,咬牙切齿的将手绢一甩,蹭地站起来往外走“她不来见我,那就我去见她。”
  
      还没进院子先听见乒乒砰砰的声音,林书雅越发暴躁,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
  
      进门没见人,残枝败叶先撞入眼帘。
  
      林书雅隐忍多时的火气再也压抑不住,扬声冷笑道“知情的道是家里来了贵客,不知道的还当是土匪下山抢劫来了。”
  
      “贵客不敢当,土匪倒是真的。不过抢劫就说笑了,大姐要不乐意,小妹这就给你腾地方。”
  
      伴随着明媚的声音,一张久违的面孔从厨房探出来,熟悉又陌生。
  
      林舒雅抬头看去,然后呆了这是土匪婆子
  
      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半点痕迹,反而比当年更加美丽。
  
      林晚照继承了她娘沈眉的五官样貌,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大了更是。但美则美矣,没有精气神儿的支撑,就好比一个花瓶。
  
      眼下却完全不一样了,这感觉,就好像是常年长在阴雨中的花朵,经过阳光的洗礼,焕发出神采,分外娇艳夺目,让人移不开眼。
  
      此刻,她神情淡然地站在那里,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明媚照人。
  
      怎么可能林书雅仿佛被人迎头一棒,震惊地无以复加。
  
      时隔多年,两姐妹隔空相望。
  
      一个珠翠满头,一个荆钗布衣;一个呆若木鸡,一个淡然自若;一个咬牙切齿,一个眉目含笑。
  
      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形成鲜明的对比,败下阵来的,却是刻意装扮、有备而来的林家大小姐。
  
      这一刻,林家的下人们隐隐懂的了什么。
  
      气势从不是锦衣华服撑出来的,而是自身散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