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修仙界最强咸鱼 > 一百四十六章

一百四十六章


  “你是……!”嗣杉瞳孔瞬间缩小。
  “我从未死去,只不过是以断未的身份……重新活了下来。”
  断未笑了,在揭下面具后,他真是的模样并非那么英俊,而是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的脸庞,放进人堆里找上半小时都找不到的那种。
  “很抱歉前些日子重伤了你,不过看你现在活蹦乱跳的,我很高心。时隔多年,我在重新介绍一下吧,老朋友,我的名字叫做……”
  夏日炎炎,屋内却如同冰窖般寒冷。
  嗣杉终于放下了戒心,狠狠地给了面前这个男人一个拥抱。
  “不要这样,于山看到会吃醋,少年醒了也会吃醋!”断未连忙拍拍嗣杉的背部。
  “你当时没死,为什么不来找我和于山!”
  “其实我当时也拒绝了那个命令,除了铁傀儡外,我没有杀掉君士坦丁堡中的任何一人,回来当然也受到了惩罚,只不过……无意中我也发现了界外魔的秘密,等我赶到关押界外魔的天牢时已经晚了,界外魔已然死亡,我猜想他是想向我们东方的修行者们复仇……但是同时圣殿也发现了我知道界外魔的事情,准备杀我灭口,所以我将计就计,‘惨死’在他们手下,后来我制作了一副面具,以断未的方式重新加入圣殿……东西方的战争间隐藏着某种阴谋,我必须将它调查清楚!我需要你的帮助!”
  “说。”
  断未一听,一愣,笑了笑,嗣杉还是没有怎么变化,每次跟他说话都是这样,如同两个硬汉的谈话一般,板上钉钉。
  ***
  林鱼醒来时,已经将近傍晚了,太阳已快下山,而他醒来总感觉脑袋晕沉沉的,像是被人催眠了一样难受。
  “不应该啊,午睡睡了这么久吗?”林鱼打了个哈欠,忽然看见了窗边的身影。
  “嗣杉,要喝凉稀饭吗,这种时候凉稀饭配上咸菜和咸鸭蛋最棒了!”
  “好啊。”嗣杉转过头来,微微一笑。
  吃过饭,陪嗣杉闲聊了一会儿后,林鱼就动身前往废弃宅院了。
  他感觉嗣杉有些奇怪,每次当他感觉嗣杉很奇怪的时候,嗣杉总是会出事,就像前些日子她昏倒一般。
  毕竟是身边最亲近的人,有什么异常总会第一时间发觉。
  “中午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不对啊,难道是我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林鱼嘟囔着。
  穿过大街小巷,闻过酒香茶味,想东西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直到被于山用木剑敲了一下,林鱼才清醒过来。
  “想什么呢?”
  “啊,没有,没在想什么。”林鱼说道。
  “准备好了吗?”于山问道。
  “嗯。”林鱼点点头,“大概吧?”
  于山叹了口气,这小子总是这样,没有一点激进向上的精神。
  “那我们开始吧,今晚的测试过了,明天就可以开始着手进行攻击的训练了。”
  一个半小时后……
  “差强人意,还算过得去。”于山向地上满身灰尘的林鱼伸出手。
  林鱼大口地喘气,没有向于山伸出手,他现在连动都不想动。
  于山对此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她缩回手,“明天同一时间。”
  然后她就走了。
  林鱼望着漫天的星星,一颗一颗地数着,数着数着……睡着了。
  ***
  “什么?!他还活着!?”于山震惊了。
  “不要吵到林鱼,他累着了。”嗣杉眼帘低垂,轻声说道。
  夜深了,街上已经没几个人了,林鱼正被嗣杉横抱在胸前,在回去客栈的路上。
  “行!我不吵你的如意郎君!可是他居然还活着……我明明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于山压低了声音,恶狠狠地说道。
  “一开始我也不敢相信……”嗣杉轻声说道。
  于山狠狠地啐了一口,“化身断未,还把你打成重伤,他到底想干什么!?”
  “请求。”
  “什么?”于山一愣。
  “一个请求,但更像是交易。”嗣杉说道,“圣殿骑士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于山语气恶劣,“早该知道的,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圣石呢?他们知道圣石在林鱼体内吗?”
  “应该不知道。”嗣杉轻声说道,“否则他们的第一目标是捕获林鱼,而不是来消灭我。”
  “现在跑还来得及,带着林鱼赶快走!”
  “来不及了,我的灵力已经泄露,即使现在逃走了,以后他们还会追上来的。”嗣杉自嘲地笑了笑,“在拉河镇躲了那么多年,终于还是露出马脚了。”
  “要不是你执意带林鱼来洛水城……你本可以在拉河镇安稳地生活一辈子。”于山皱眉,“是什么让你离开了那里?”
  “战争。”嗣杉用手指缠绕着自己耳边的长发,“是战争,如果真的开战了,东方没有胜算,我用了一笔钱在西方的某个偏远的小镇买了一间房子,也是木屋,那里靠着一片碧绿的湖水。”
  “童话书……”于山喃喃说道,“这是我们小时候看的西方童话书上所描述的景象。”
  “对,童话里,在这种安宁的小镇中生活,便可以得到幸福。”嗣杉轻声说道,“我小时候一直想去这种地方,和爸爸妈妈一起。”
  “现在是想和林鱼一起去吧……”于山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所以呢。你跟他说了这件事情吗?”
  “说了。”嗣杉看着怀里的林鱼,轻轻一笑,“可是他没有同意。”
  于山没有再说什么。
  “也对,像我这种刽子手,是没有资格得到幸福的。”嗣杉说道。
  “那你现在怎么办?”于山看着嗣杉的侧脸,她美得像是月亮的化身。
  “我能……将这孩子托付给你吗?”嗣杉看向于山,眼神可怜得就像求助于猎人的小鹿。
  “你疯了?你对他很重要。”于山冷冷说道。
  “他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呢?”嗣杉轻轻一笑,“如果我和他非要死一个,那就让我死好了,这样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圣石的下落,也就永远也不会去找林鱼。”
  “带着他去西边湖边的小镇不好吗?”于山语气也软了下来,“我不想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