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快穿之青蘅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无上女仙尊 三十二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无上女仙尊 三十二

    ,最快穿之青蘅!
  
      这些散修大多是练气期和筑基期的修为,对于现在的青蘅来说,他们的灵力算得上是微弱了。
  
      当然,这五百余散修里鱼龙混杂,保不齐还有高人混迹其中,趁机扮猪吃老虎。
  
      青蘅的眼神也渐渐的冷了下去。
  
      面随着几百人的围观,戚红烟不是不害怕的,甚至她的脚都抖了起来。戚绿袖比她要好一些,她一把扯住戚红烟的袖子,把她拽到自己的身后。
  
      青莲剑宗的人救过她们,虽然不该恩将仇报,但是戚绿袖还是狠狠的剜了戚红烟一眼。
  
      “要你多事,现在好了吧,等着一起死吧!”
  
      戚红烟收到了戚绿袖的密音,顿时委屈的低下了头,“师姐,我还有那个黑舍利”
  
      “住嘴,不到生死关头,不准用它。等下你躲在我身后就好了,不准出头。”
  
      青蘅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
  
      这戚家的师姐妹实在是太可爱了,她们的密音根本就逃不过她和傅子扬的耳朵啊。而且,这也实在算不上密音了,连加密都没有。
  
      果然,傅子扬也显然是听到了,他也微微勾起了嘴角。
  
      倒是傅子扬身边的诡异男修依旧冰冷,似乎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或者说,即使听到了,也根本不能让他发笑。
  
      场上就这么诡异的僵持着。
  
      或者说,是这些没有眼色的散修们,他们还以为已经让青莲剑宗这几人产生了紧张和压迫感。
  
      他们见过或者听过的大能都是趾高气扬的,把他们当作蝼蚁一样,一句多余的话都不会和他们说。就像青阳宗的五长老一样。
  
      于是,他们越发料定这青莲剑宗的人是没有什么太大的能耐的。不然,怎么还会任由他们这样做。
  
      船只慢慢的停了下来!
  
      青蘅伸手一收,刚摆上不久的粉色结界就逐渐变淡,直到彻底消失。同时,船舷边也出现了一个小梯子,从甲板一直垂到湖面上。
  
      “这是给你们最后的机会了,自己不乖乖下去的话,那就等着我把你们抽下去吧。”
  
      “呵,小丫头还在嘴硬,我们上”
  
      壮汉怒吼一声,手里的大刀一卷,灵气聚集成了一股小小的龙卷风,朝着青蘅的头上劈砍过来。
  
      “傻吗?”
  
      青蘅呢喃,同时,手里的问心也朝着这个壮汉刺去。
  
      灵气如水般激荡开去,以青蘅为中心。
  
      在这个筑基期大圆满的壮汉被直接掀飞出去、手里的大刀断成两截的同时,一阵下饺子的声音噗通噗通的响起。
  
      搞笑又壮观!
  
      戚红烟和戚绿袖都倒吸了一口气!青蘅和傅子扬也微微吃惊。
  
      先前作对的三百来人尽数被人提起扔到了海里,这群散修显然还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茫然的睁大眼睛,等反应过来,才知道目前要做的事就是御剑离开这个吃人的湖面。
  
      仅仅凭着一己之力就能有选择的掀飞三百来位散修的人,正是站在傅子扬身边的诡异男修。
  
      他轻轻揭开帷帽,露出了他的整张脸来。
  
      众人这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这人身上。
  
      怪不得青莲剑宗的这两个修士有恃无恐,原来船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大神通人物!
  
      先前没有闹事的二百来位修士顿时像吃了苍蝇一样,说不出话来,同时,他们的内心暗喜。
  
      幸亏刚才没有稀里糊涂的冲上去找事,不然自己绝对也会落得个被丢下湖里的下场。
  
      “多谢这位道友仗义执言了。”
  
      青蘅眨眼一笑,继而朝着船上的众人道,“还有谁要下去吗?”
  
      “没没有了!”
  
      剩下的人齐刷刷的摇头,像拨浪鼓似的。
  
      “不,我是真心的。要到达先天幻境估摸着还有好几个时辰,湖上的迷障和水下的怪物还没出现,你们还有机会回去的!”
  
      青蘅尽量放低声音,和这些剩下的散修讲道理。
  
      剩下的这两百人面面相觑。方才他们在需要选择阵营的时候都没有抉择,足以说明他们的内心是谨慎的,同时,也代表了他们缺乏勇气,不够果断。
  
      青蘅这么一说,他们的耳根子也软了起来。
  
      朝船外看去,那些被掀飞的散修们都已经完好无恙的站在了灵器上,除了浑身的湿漉漉和脸上的后悔之色,似乎也没有什么危险。
  
      于是,就有人朝着青蘅先前摆好的小梯子走去。
  
      有人带头,自然有人跟随。
  
      三五成群的,抑或者是逐个逐个的,不少人都下了船只。
  
      一刻钟后,剩下在船上人的竟然不足七十了。
  
      但是那些下了船的人也并不是都调头回去,有些散修开始结伴而行,就在青蘅的船只身边游荡着,不近也不远。
  
      甚至还有许多胆大的修士把先前飘荡在湖面上的无主灵器也收了起来。
  
      “师祖,这人是你的谁啊?我感觉他好奇怪!”
  
      解决完了这群闹事的人之后,青蘅就悄悄的给傅子扬传音。
  
      师祖毕竟是活了三千来年的老人家了,要是师祖是个正常的成年男子的话,那他的子孙后代都可以繁衍出一个城市了。
  
      而且在师祖沉睡之前,他也交际广泛,总应该是认识几个修为高深的修士的。
  
      傅子扬沉着眉头,头上的呆毛也耷拉着,没有什么精神,“这人是我的故人,你和他远着些,不要靠近了。”
  
      青蘅“哦”了一声。
  
      就在这时,那男子突然道,“我是子扬的好友,我叫玉川,小蘅道友,幸会了!”
  
      这话说的温和得体,语气也是温柔如春风的,就像长辈看见小辈一样。
  
      青蘅也扮作了傅子扬手下再乖巧不过的弟子,回他,“玉川真人好!”
  
      玉川突然就伸出手来,摸了摸青蘅的小脑袋。
  
      这动作与其说是摸,还不如说是撸,手指微微蜷缩起来,就像在猫脑袋和狗脑袋上撸毛皮一样。
  
      第一次被人当小动物看待,青蘅突然就呆住了。
  
      这玉川摸青蘅的头发足足有近十秒,这才慢慢收回手来,笑眯眯道,“一直都是摸没有毛的宠物,果然,还是有毛的手感要好些!”
  
      傅子扬登时就不高兴了,冷气唰唰唰的朝玉川真人身上放去。
  
      玉川真人的手指摸过青蘅的鬓角,还碰到了青蘅的脸颊。
  
      这一瞬间的触碰让青蘅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眼前这个叫玉川的,应该不是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