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的女孩死掉了 > 第二百三一节 归与暗

第二百三一节 归与暗


  身后的女孩似乎没有受伤,云笑低声提醒她。
  云笑按住怪物鼻子上最大的那只脚高高跃起,从他鼻子上一个空翻,落到地上,怪物来不及反应,一头撞在了大厦石柱上,撞得水泥石柱应声碎裂,一阵摇晃。
  好强的力量...并且他的角也不受能力的影响...
  云笑连忙退后,看那个女孩已经转身跑了,再去看这个怪物,角戳碎了石柱的家伙晃了晃脑袋,眼睛里怒气更胜。
  看来撞击会有一点痛感,但是不多...可是这柱子已经很坚硬了,还能用什么制服他?
  云笑正思考着,怪物却一张嘴,一口熊熊烈火冲着云笑而来。
  “卧...”
  ...
  “咳咳...这个孩子,怎么总是糊里糊涂...”
  离灾难发生地不远的施家,母亲并没有听到外面的纷乱。她拿起搭在沙发上那条橙色的围巾,套上一件风衣。匆匆的出了门。
  为了减少破坏面积,云笑一直在大厦前与他周旋,大家伙已经撞碎了大厦一面墙,两根柱子,烧了门前的两棵树...
  “快躲开!”感觉到一个人影出现在云笑身后,她来不及回头看,连忙呵斥。
  怪物的火焰喷射而来,云笑只好向右越出,希望
  刚刚身后的人却还不走,难道是自己的支援到了?见识了怪物还会喷火后,就知道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制服的了。
  在战斗的空隙给海马打了救援,但这个家伙应该不能这么快赶到的吧,这家伙也不会站着不吭声。
  再次高高跃起躲开了怪物的烈焰,云笑在半空中扫了一眼刚刚那个人。
  “萧斐千?!”这一眼让她惊喜交加。
  “你去哪了?海马说...”云笑的话还没说出口,萧斐千已经来帮忙了,不过不是来帮她,而是来帮怪物。
  他手中有一把尖刀,刀尖闪着冷芒。轻一提刀,冲着云笑就来了。
  “萧斐千,你和那边一伙儿的?”萧斐千和怪物同时冲着自己来了,当云笑好一阵迷茫。
  萧的刀法是老爷子教出来的,云笑不敢触其锋芒。
  同时怪物也伸出了一只爪子,巨掌张开,五只尖锐的指甲并不比萧的尖刀要逊色多少。
  云笑躲开了萧的攻击,但萧却不躲闪,就让怪物的利爪生生划破了他的肩膀。
  萧斐千仿佛不知道疼,左手再次向云笑攻击而来。
  在云笑吃惊的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怪物的一只大爪子也向她伸来了。
  腹背受敌,面前还是个不知道疼的傻子,云笑只能选择抬起腿,踢在萧伸来的手臂上,让自己跳起来。匆匆一击,没有用到多少力道,但至少躲过了怪物致命的尖爪。
  他长如钢刀的指甲划过云笑的腹部,在她腰间留下四道血痕。
  喷溅的血花落了萧斐千满身满脸,他却仿佛毫无察觉般。
  “云笑!”
  忽然一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惊叫。让云笑觉得大脑更加混乱。
  “别过来!”云笑在半空急忙呵斥一声,才跌落在地。回过头去,看到自己那位瘦弱的母亲,站在自己十米开外,手里捧着那条刚刚还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
  “快回去,找个地方躲起来,这儿不安全!”
  云笑一只手捂着伤口,一只手向母亲挥舞,想让她退回去,可是这个固执的女人站在哪,看到云笑受伤了,眼里仿佛什么都没有,只有面前她这个女儿,想冲过来,却看着她护手而强忍着。
  真是添乱,什么乱来什么,云笑觉得自己现在头都要炸了。
  萧和怪物还在向自己逼近,她只能在地上后退,萧的目光冰凉,手里的刀还没沾血。这个家伙被洗脑了,这架势,看来是要杀了自己?
  什么时候洗脑不好,偏偏这个时候被洗脑?云笑躲过他一拳,怪物却又冲了上来。
  必须把两个混蛋分开,这样下去自己必须死他们其中一人手里,或者是两人一起把她弄死。
  但是自己不能跑,不能甩开怪物,附近没有异能者来帮忙,这大家伙会吃人的。
  云笑一边战斗一边用余光观察周围,母亲跟着站在了怪物撞碎的水池旁边。
  左手在身后把手机扔了出去,手机丢的离母亲很近,但母亲没有孩子们的反应和准确度,手机在手上拍了一下掉到脚下石缝里。
  “帮我按一下!”
  萧的刀步步紧逼,
  “萧斐千,你清醒一点,是我啊。”
  “喂!”云笑眼里冒火,是哪个王八蛋给萧斐千洗脑的,居然洗的这么彻底,让他连自身安危都不顾的吗...
  她越过萧的一击,萧却直奔着怪物的利爪去了。
  手机砸在石头上,掉进了石头缝里,母亲连忙奔过去。
  怪物居然会用电...对异能无感...会喷火了...又会用电...三项能力,并且力量强大,智力也不弱...
  这至少需要四个人来对付。
  云笑感觉身上动弹不得。
  就见前面人影一晃。
  他的能力是瞬移,云笑暗道不妙,也没有任何办法。
  就见他双手抬起,盯着自己,云笑感觉天旋地转的一瞬便到了冰冷的水里。
  周身忽然被水湿透,无数的水灌进耳朵里,灌进鼻腔,灌进嘴巴,水是咸涩的,带着一种深埋的冰冷。
  努力睁开眼,却和闭着眼睛没什么区别,四周也是漆黑一片...云笑连忙憋住一口气奋力向上游。但是上方没有光,只有隐约得一些浅蓝色,和自己掉进来带来的一丝空气,变成些许小小的气泡不断攀升着,也就是说自己被转移到了一片深海里...
  挣扎应该也没有用了吧,但是她要喘不过气了。
  窒息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忍不住的挥舞着双手,这种没有的感觉像一只恐惧的巨大之手,仿佛将自己紧紧攥在手心里,要将自己碾碎...
  自己的能力这一次还能让自己活下来吗,云笑不清楚,她从未尝试过。
  伙伴们会找到自己吗...应该是会的吧。
  但她坚持不住了...胸腔里所有的氧气,整个身体里所有的氧气都被抽空了,换成了咸涩腥苦的水。
  望了一眼头顶无限黑暗里那丝微弱光亮,云笑最后闭上了眼睛...
  “她去了哪?”
  萧几乎要疯了...
  这是自己的失误。
  赵亿没有办法回答他,他没有锁定她。
  “萧斐千...”
  现在威胁没解除,他们没有办法找到她。这件事只能求助警部有追踪能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