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无风无浪也无你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计划

第一百九十八章 计划

    他们两人将胡老送回去后,这时已经快接近早晨了,东边的天已经微微有些泛白了。
  
      陆妤清和余小五直接回了风尘院的后院,他们两人一路无言,这是默契,也是理解。
  
      “你早些休息吧,风尘院内,我会让雅姐帮你去牌说你累了,你好好的休息几日,
  
      记得需要我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
  
      余小五在扔下这句话后,就选择离开了,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但在送陆妤清安全回到风尘院后院后,他才走。
  
      陆妤清原本耷拉下来的脸,在余小五走后,不由自主的微微笑了起来,
  
      她在门口站了许久后,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风尘院卖艺不卖身,想要卖身的姑娘,都会住在前院,完完全全的与那后院隔离开来,
  
      这也让陆妤清有了一个可以安稳歇息的地方。
  
      一个晚上的忙活,此刻的陆妤清早就累的不行了,她头沾枕头就睡着了。
  
      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夏竹夏冬此刻已经起床了,她们蹑手蹑脚的来到陆妤清的房间,
  
      想要看自家小姐醒来没有,当她们走进去以后,看到自家小姐和衣而睡,便没有去打扰她,而是很贴心的替她脱掉了鞋子,
  
      随后又蹑手蹑脚的出门去。
  
      今日的风尘院余小五吩咐了不营业,那主事的雅姐也早早地挂出了告示牌,并吩咐着楼内的姑娘好好休息。
  
      陆妤清所住的后院,只有她一个人,因着她是这里的头牌,倒也是没有人反对。
  
      开玩笑!楼里的姑娘是个傻子都看得出来她们的主事雅姐对陆妤清的态度,
  
      那可不是热情,反而像极了上下级的感觉。
  
      她们自然是不会傻到去招惹陆妤清了,除非他们不想在这风尘院生活了,才会如此做。
  
      在风尘院挂出告示牌后,原本今天中午准备抢座的人,纷纷抱怨了起来。
  
      他们可是为了一睹“清姑娘”风采,可是排队排了许久,有好多人都未曾见到,
  
      如今好不容易排到了他们,竟然挂出了休息的告示牌,他们怎么能不抱怨。
  
      但好在并没有人闹事,毕竟想要来的人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
  
      如果闹出了些事情来,他们的面子也过不去,抱怨归抱怨,倒也是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还有留了心眼的人,吩咐了自己的仆从,让他们明日里在来排队。
  
      告示牌挂出后,原本热闹的的风尘院大门,没多久就安静了下来。
  
      看来原本排队的人,都选择了离开。
  
      陆妤清这一觉睡得时间很久,等待着她醒来时,就已经下午时分了。
  
      距离她与那面具人们的约定时间也不远了,
  
      陆妤清让夏竹夏冬侍候着沐浴过后,她依旧穿着一身红衣。
  
      不过这次红衣的颜色有些暗,给人一种严肃的感觉。
  
      临近傍晚,陆妤清遣退了众人,让余小五的人在附近守着,并吩咐闲杂人等不许靠近她的院子。
  
      陆妤清就这样一个半躺在贵妃椅上,她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扇子,天气并没有很热,但陆妤清不知为何就是觉得有些热。
  
      陆妤清等待的时间并不是很久,也就是天全部黑下来时,她的院子里这才有了异动。
  
      陆妤清并没有去管这些,依旧是自顾自的在扇着扇子,那慵懒的模样,让人忍不住的多瞅两眼。
  
      不一会儿,那院子里就有了轻巧的脚步声,
  
      陆妤清的房门并没有关上,她正对着房门,是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的。
  
      而外面的人,环视四周后,这也才看到陆妤清在房间里。
  
      这次来的人只有五个人,看来是他们十一个人的代表了。
  
      他们来到房间后,对着陆妤清行了一个昨夜里的大礼,陆妤清这次倒是没有为难他们,直接让他们起来了。
  
      “说说看吧,你们老芳主的遗愿是什么?”
  
      陆妤清可不想废话什么,她直接说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她知道那面具人的老芳主是自己的曾祖父后,她除了稍微有些意外,便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她对自己的曾祖父可没有半点印象,她连带着自己的祖父都没有见过,更别提曾祖父了,
  
      他们之间除了血缘关系,根本没有一点感情,陆妤清又会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老芳主一直自责,他自责麓瑶在他手里萎靡不振,甚至还遭到了朝廷暗算,随后就选择了隐退。
  
      麓瑶虽是江湖势力,但身为麓瑶中人,我很自豪,但也很气愤当时朝廷的做法。
  
      我们理解老芳主的心情。
  
      老芳主的遗愿并不是别的,而是要让周绕皇室灭亡,并不关乎其他,不危害百姓。
  
      换朝换代是免不了流血,但周氏皇朝必须灭亡。”
  
      那其中的一个面具人,愤慨的说着,仿佛他能切身体验到老芳主的心情一样。
  
      看来麓瑶对这群人做的思想工作很好,让他们完全忠心于麓瑶。
  
      “哦?如果做不到呢?”
  
      陆妤清停止了自己扇扇子的动作,她若有所思的问着,
  
      这遗愿倒是与她此次回京的目的大致相同。
  
      她的曾祖父要周氏皇室灭亡,而她要的是周文帝必须死,虽然范围扩大了些,但并不妨碍。
  
      这正好遂了她的心愿。
  
      “芳主,如果做不到,我们也会暗中自己做的。不过您的出现需要我们重新规划,这您参不参与,全在您想不想。”
  
      陆妤清有些戏谑的看着说话的那个人,
  
      这可与他们昨夜所说的不同啊。
  
      “周氏皇室太大,不如先解决了周文帝,在考虑其他。这但也可以当周氏皇室自乱阵脚,方便了今后的行事。”
  
      陆妤清开始忽悠他们了,她想的可只有自己父亲的仇,
  
      这个什么曾祖父,对她来说可没有什么亲情。
  
      根据余小五在宫中的探子回报,周文帝那个狗贼竟然想要再一次的对元府下手。
  
      陆妤清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她原本延长的计划,准备着铤而走险的进宫刺杀,
  
      那样的存活率太低了。
  
      如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麓瑶,倒是让她有了别的想法。
  
      既可以杀了周文帝,又可以让自己脱身,何乐而不为?
  
      那面具人听到陆妤清如此说,自然是明白陆妤清已经同意了他们灭周氏皇室的计划了。
  
      这可是他们等了许久的。
  
      在确认陆妤清接受他们时,他们原本戴着的面具,此刻被他们取了下来。
  
      他们五人的脸,是那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脸,属于放在人群中都找不出来的脸。
  
      憨厚朴实,小眼塌鼻子,这可能是陆妤清对他们的脸最初的描述了。
  
      “麓瑶迎芳主回归。”
  
      那五人取下来面具之后,再一次的单膝下跪,齐声说道,那恭敬的态度,与之前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