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逃大侠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血蝠皇

第三百七十四章 血蝠皇


  地球,异能者六号基地。
  “火力华大哥,帮忙搞点东西呗。”方涥找到火力华的第一句话,便说了正事。
  “你来找我,哪一回是送我东西的?说吧,这次想要点啥?”整个基地里,方涥所对接的人,貌似就火力华这里他只是来拿东西,华教授那里时常收到方涥给的东西要化验分析的,爱国经常收到黄金或者是其他玩意,就连机械师唐吉坷德都经常收到各种粉红色的物品。
  “不知道你都喜欢啥,嘿嘿,下次有好茶叶再给你拿点。”
  “茶叶?就是你说十万两黄金都买不到的茶叶?”
  “呃...回头我进山林再去找找,那可都是万年古茶树,不仅口感好,而且效果奇佳。”
  “得了吧你,说说,你到底要整点啥?十万两黄金都舍得送。”
  “呃...没什么辐射的大杀器!那玩意比恐龙要三四倍。”
  “啥玩意?你...得,不该问的不问,不过该问的可以问,知不知道惧怕什么?”火力华相当无语,之前弄的两辆装甲车,用去的子弹够灭一个国家的,此时又要和那么巨大玩意打架,真是无法想象方涥那边的世界,到底有多少奇葩。
  “貌似应该是怕火的,小号的家伙,一把火都能给烧尽。”
  “怕火?叫爱国弄几个大油罐,我再给你高爆的炸弹,穿透性打击后,加上大火焚烧,里外都能烧个熟透。”
  “行,你是专家,我听你的!”
  简单粗暴的玩意,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就成本而言,这样做法是最省钱的。
  五个大油罐,三颗比成人高两倍的高爆定时引信的炸弹,按照一个油罐一颗炸弹的顺序,把油罐口都打开,依次扔下去了四个大油罐,三颗高爆弹,留了一个大油罐在上面,防止下面的大家伙窜上来。
  也不知道地下情况发生了什么,过了几十秒后,下面连续三声‘轰’的大爆炸,瞬间,方涥所站立的位置,地动山摇,一个大火柱直冲上来。
  这还不算完,还有一声可以震列空气的叫喊声,从下面急速袭来,那浓烈而又巨大的火焰好像都停止燃烧了两秒,方涥早有准备立马摸着铜镜远离,方涥站立在曾经的圆柱形山顶,看着血蝠宗所在的位置,一股无形的音波直冲天际,夜晚都能看到山顶的云雾被音波冲击的四散开来,索性的是这巨大的音波对准的是天空,山体只是受到了波及,并没有什么巨大的山崩,但把山顶附近的所有植物全部消失,想是被蒸发了一样。
  过了十几秒钟,圆柱形山顶都听到了那尖叫的声音,于是方涥再次返回了投放炸弹的地方。
  刚到这里,发现原本支撑顶壁的石柱没了,连顶壁都破了巨大的窟窿,此时方涥所在的地方可以看到外面夜空。
  正在朝上看向天空的时候,感到地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往上窜,如此的情况,不用去看也知道是血蝠皇跑上来了。
  抱着最后一个巨大的油罐,朝着深坑丢了下去,原本还以为距离血蝠皇至少还有一公里,结果大油罐刚入深坑就爆燃了,‘轰!’没有一点点征兆,方涥也被那股气浪冲向一边,还不待身子停稳,一个巨大火球从深坑里窜了出来,三百米长宽的深坑没能让血蝠皇伸展开翅膀,跳到深坑之上与方涥平齐之时,这里空间宽敞,血蝠皇双翅展开,那翅膀的两端几乎可以触碰到方涥所在的空间两侧,这么大的体型,少说有两公里了!
  “白虎你个坑爹的玩意,这是比你大三四倍?十倍也不止!”看着全身燃烧着熊熊大火的血蝠皇,正在试图向上钻,方涥立马又返回了地球。
  “火力华,那玩意不够,来来来,一次来个十颗!”
  “十颗?你当撒豆子呢?”火力华惊讶的看着方涥,虽然方涥的衣服没什么,可脸上可却看到被炙烤的黑红。
  方涥是带不过去身体,身上穿的衣服在自己没有刻意携带时,也不会带过来,地球这边的方涥只是同步古代时空所遭受到外界影响,所以只是脸上体现出刚才最后一个大油罐爆燃时的炙烤,而身上的衣服是不会有什么异样的。
  “行,你等等!我给你换个最新研究,只不过还没试验过,你拿过去玩耍吧,最好能给我录下来!我要看看成果!”火力华是专门搞武器类研究的专家,平时很多时间都在忙于改良各种武器,以便提升威力又或者适用于更多的环境。
  过了一个小时,方涥拿到了一个圆咕隆咚的柱状玩意,用火力华的话说,这东西就是个试验品,效果如何,只有理论上的数据,没有真实的验证过。
  方涥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拿着那玩意趁着火力华低头,立马就消失在当场。
  巨大的圆柱状东西,方涥抱起来有点吃力,缓缓朝后退了两步,对着还在向上攀爬的血蝠皇便投掷了过去,投掷完根本没时间看效果,立马再次摸着铜镜跑去圆柱形山顶。
  过了三秒钟,一股绿色的火焰直冲天际,没有爆炸声,也没什么音质特效,只有那如气焊枪一样笔直笔直的火焰冲上天际。
  火力华到底给的什么玩意,此时的血蝠皇又怎么样了?方涥也不敢过去,因为那绿色的火焰持续在燃烧着。
  山体斜坡,白虎变成巨大的身子来恐吓所有弟子,一时间各种狼狈的逃窜,直到第一次发生爆炸,巨大的声音配合这地动山摇的场面,让所有弟子才恍惚发觉了什么,可还不等他们犹豫后看,一股音波的气浪把他们吹向了远方,白虎从吓唬人、驱赶人,变成了肉垫,跑快几步冲到所有弟子前,用身子接住那些被音波气浪冲击而飞出去的弟子。
  下山的路,因为没有了机关陷阱,弟子们武力全开,各显神通的玩命跑。
  绿色的火焰直冲天际之时,所有人的视野里,无论看什么都是绿色的,一时间有些弟子顿住了脚步,纷纷回头看向山顶所在的天空,巨大的绿色火苗,像是在焚烧天空中的繁星,场面震撼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
  圆柱形山顶,方涥端着手机一直在拍摄着,直到火焰变小最后熄灭。
  担心刚才所在地方还有高温,方涥迟迟没有回去,又过了一会儿,山顶方向又发生了坍塌的震动,方涥才尝试着靠近,从白虎带路的通道,方涥朝着血蝠皇最后所在的位置慢慢跑去。
  直到进了那个巨大空间里,感觉温度正常了,方涥才打开强光手电,快速接近原来的位置查看血蝠皇的情况。
  当方涥快要接近血蝠皇那巨大黑色的躯体时,左手掌心的魔王角纹身再次放出刺眼的黄色光芒,仅仅两个呼吸的工夫,光芒消失了,血蝠皇巨大的身体如飞灰一样散落而下。
  看着眼前的情况,以为所有事情都结束了,可不曾想,从地下深处开始传来巨大的颤抖,方涥猜想是这块地方要垮塌了,于是再次摸着铜镜闪回到圆柱形山顶。
  就在方涥刚刚站在圆柱形山顶时,远处原本是这里最高的山峰,也就是涧谷幽所在的位置,发生了巨大的塌陷,一时间这里所有的地面都在颤抖摇晃。
  想知道那些弟子撤离的如何了,方涥又回地球拿来了滑翔翼,从圆柱形山顶飞了出去,在上坡路段的山体上空,查看着下面的情况。
  五万弟子像是冲锋的大军,从山上一泻而下,山顶上时不时还有巨石滚落,白虎在为所有人做着后盾,一掌一个将滚落的巨石拍到两侧,弟子们开始为白虎的所作所为叫好。
  随着远离涧谷幽,滚落的碎石也越来越少,慢慢的大地好像恢复了平静,场面也变得和谐了。
  一直在天空徘徊的方涥,除了观看五万人玩命的奔跑,还不忘记寻找青青和竹叶剑客的身影,只是在五万人里想找到两个人,实在太难了。
  待大地变得稳定时,五万弟子也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横七竖八随意找地方瘫软躺在地上休息,这一躺下,便看到天空中有个什么东西在飞,因为还是夜晚,视野还不够清楚。
  “快看!快看!天上有个东西在飞!”有些弟子在方涥下落到很低的时候,发现了滑翔翼。
  一时间,所有弟子忘记了身上的疲惫,从地上坐起来,看着方涥在头顶徘徊。
  过了一会儿,滑翔翼没了上升的气流动力,已经降落到距离地面还有五六米的高度。
  周围的弟子们兴奋不已,以为是什么大鸟,有几个大胆的家伙慢慢靠了过来,方涥拆掉了装备,拿着强光手电对着走来的几个弟子照了照,顿时把几个家伙吓趴下了。
  “都起来吧!危机已经过了,各位弟子返回之后,叫你们所有门派的掌门,到山湖湾县城来!”方涥对着面前的几个趴在地上的弟子喊话,声音里加入了浑厚的内功之气,整个山坡上的所有弟子都能听得到。
  过了一会儿,方涥还在收拾滑翔翼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弟子跑了过来,“书生!真的是你!”
  来人是鱼尾,此时他的样子有点脏,一身上下到处都是泥土,方涥笑了笑,又看向鱼尾身后,燕尾和兔尾也都跑了过来。
  “嘿嘿,我刚才听那声音就是你的,想不到你的声音能传那么远。”鱼尾见到方涥很兴奋,看着方涥身后的东西,那是更兴奋,刚才方涥还在天上的时候,他也看到了,竟然可以飞的家伙,想不到是方涥的。
  “你们都还好吧?”方涥看着同样一身都是泥土的燕尾和兔尾,又看着鱼尾关心的问道。
  鱼尾被方涥问的有点低沉,“大师兄上山的时候,受伤了,四个师哥轮流背着他,我们还没到山顶呢,就看到很多人往下跑,我们也就跟着跑下来了。”
  “呵呵,你们都安全,我就放心了,这次比武要换个场地。”听到人都没事,方涥自然也就放心了,对于一些不认识的弟子,方涥也无法全部都顾及周全。
  就在方涥和鱼尾几人说话的时候,白虎巨大的身躯从山上的方向缓缓走了过来,沿途许多弟子纷纷让道,待白虎走进的时候,身子略微弯曲一些,从背上滑下来十来个人,方涥上前摸着白虎的脑袋,“辛苦了!你现在可是所有弟子心目中的大英雄!”
  “屁!背上这几个受伤的,拉扯着我的毛发,痛死了!娘哟,老子背上痒的时候没人来给我挠挠。”
  白虎还对着方涥发着牢骚。
  “你还说!我还没找你算账!那血蝠皇只比你大三四倍?差点被你坑死!”
  “呃...百十年前见到它,确实比我个三四倍,不管它多大,此时这片山林没了它的气息,是不是被你收了?”白虎说着,还向头顶看了看,方涥是左手掌心此时正在它的头顶。
  “嗯!收了!你也老实点,不然把你也收了!”
  “呃...本虎爷一向很老实,不陪你玩了!老子先把这山头占了!以后这里就是白虎山!记住了,是白虎山!帮忙给那些傻叉叉的人类说一下,别没事到本虎爷的地头上玩耍!”白虎说完,朝着山顶的方向就跑了过去。
  与白虎对话,别人一点都听不到,只能傻看着方涥伸出左手摸着白虎的脑袋,虽然夜色很黑,但方涥的手电加上白虎一身的白毛,大家都能看到一人一虎的轮廓,那威武霸气的姿势,保持了许久,直到白虎跑开,才有个不识趣的家伙叫嚷着,“唉~白虎,你别跑啊,你跑了,我怎么下山呢!”
  说话的人,方涥也认识,正是鱼尾之前所说受伤的大师兄虎尾,此时一点不知感恩,还把白虎当场了交通工具,一句话之后,方涥还没开口骂他,周围的人便指着虎尾大骂了起来!
  “你是什么东西!人家救了你,还背你到了安全的地方!没句感谢的话,还敢叫人家继续被你下山!”
  “就是就是!什么玩意!别再对我们虎爷指手画脚,当心点老子打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打他!麻蛋,虎爷救了我们所有人!这个家伙是哪里来的!还敢叫虎爷背他!打死他!”
  “......”
  各种斥骂声,让原本想去搀扶虎尾的其他弟子,纷纷止住了步伐,想骂虎尾的方涥,见到他已经成了大家的公敌,于是乎也没多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斥骂声停止了,但对于山顶发生了什么,所有弟子都在议论着,这一夜过的非常不安静。
  清晨,天亮之后,很多弟子仍旧还在睡着,昨晚议论事情,又疲于逃命,让他们精力和体力都消耗一空,此时只有一些体力好的,开始收拾自己的包裹,陆陆续续的朝山下走,返回各自出发的地方。
  方涥带着鱼尾,准备让他体验一下滑翔翼的乐趣,就在两人举着滑翔翼朝山体一侧走去的时候,许多醒来的弟子,围拢了过来,对着方涥和鱼尾就是一大片的疑问声。
  直到方涥离开,都没能从五万弟子里找到青青和竹叶剑客,两个家伙也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
  滑翔翼下山,还是很快的,一日多的行程,只用的半个小时便到了大月县上空,因为之前巨大爆炸声和血蝠皇的音波还有黑夜里的火光,所有的一切都牵动着各个门派掌门的心。比武成绩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弟子们能安全回来。
  天空上出现滑翔翼的时候,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色彩艳丽的滑翔翼,在大月县上空盘旋下落。
  “书生!这太刺激了!哈哈,真希望以后还能玩一次!呃...我们那门派就在一个小山头的上面,如果用这东西下山,嘿嘿,能比师父还快!”鱼尾兴奋的一直说着,双腿也一直在颤抖。
  “行!既然你喜欢,这个就送给你!叫你师父来,和你一起把这东西拿回去!”
  “真的!呃...不太好吧,看着这东西很金贵,还是不要了,你下次路过我们点星派,让我乘坐一次就够了。”鱼尾是想要,但想起他师父的教诲,顿时就怂了。
  “说了送你,就送你了,我还有要事,这些你慢慢收拾。”方涥说着,从房顶上跳了下去,滑翔翼是安稳落下,但不是落在地面上,大月县的街道也不够宽敞,只能落在了别人的房顶。
  方涥刚走在街道上,追随滑翔翼而来的人便如潮水般,涌了过来,“国师,山顶上发生了什么?”潘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方涥身边。
  “哟潘伯,正想去找你们这些掌门呢,山上的情况有点复杂,这里人多,换个地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