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史上第一假妃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宠爱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宠爱


  刘俊辰兴奋的决定当晚就在茹贵人房中歇下,让人去长乐宫知会一声。
  原来本该要在今夜侍寝的人,居然是德妃。
  茹贵人听到自己居然半道上截胡了长乐宫的侍寝,心里有些怕林依云,便打算将告知的差事交给传闻中和德妃不合的高沐沐。
  高沐沐倒是无所谓,领命后就要前去通报。
  “等下。”刘俊辰揽过茹贵人的腰伸手一下一下细细感受她腹中的小生命,对旁边拿着簿子的太监道:“荆桑,你吩咐人过去。”
  说着,他又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茹贵人的肚子,宠溺道:“你宫中的人只需要照顾好你就够了,其他的事情,朕都会给你安排妥帖。”
  “这可是朕的第一个孩子。”他言语中的柔情都快要溢出来,心满眼都是茹贵人那平坦肚子中不存在的孩子。
  “一切都交给朕,朕来帮你解决所有的后顾之忧,你只管保护好自己,安心养胎,什么都不要多想就好。”
  他轻轻抱着茹贵人,在她额间落下一吻。
  触及到的,却是一嘴的咸湿。
  茹贵人在发汗。
  “这房间太热?”
  说着,他就让人端来了满满一缸的冰块。
  茹贵人虚虚一笑,没有回答。
  二人又说了几句小话,刘俊辰摸到茹贵人微凉的手,忽然又说房间太冷,对胎儿不好,又指使着自己带来的太监们将那一缸冰又端了回去。
  茹贵人见到刘俊辰对自己腹中胎儿由此上心,抑制不住嘴角上扬,找了个机会道:“皇上如此喜爱嫔妾腹中的孩子,实在让嫔妾欢喜。如此大的喜讯,臣妾真想马上告知给太后娘娘以及嫔妾的爹娘呀。”
  那一位远在寺庙被迫青灯古佛的太后娘娘,不过是茹贵人顺嘴一提,她真正的目的是想引出自己爹娘的话题,看看皇帝对这件事的态度。
  一说到茹贵人的父亲,刘俊辰的脸色就变得不那么好看,原本一直高扬的嘴角也渐渐平滑下来。
  他盯着茹贵人无懈可击的脸庞思索许久后,竟答应了下来,表示会与皇后商量,让茹贵人能够在孕期见一面自己的嫡母,亲口讲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她。
  茹家的嫡母,也是茹贵人的生母。
  这个结果大大超乎了茹贵人的预料。
  惊喜来的猝不及防,她没有想到皇帝居然会对这个孩子有着这么大的重视。
  不过随之而来,在狂喜背后,她却有了一层忧虑。
  皇帝对这个不存在的孩子如此重视,必定会在她的孕期对她严加看管,专门调动人手过来寸步不离的照看她。
  到时候明里暗里都有皇帝的眼线,她如何能够有机会被后宫其他嫔妃弄“流产”?
  茹贵人含羞带怯的瞥了眼刘俊辰,就见到刘俊辰此时正深情款款的看着她,眼中的柔情差点让她溺毙在其中。
  ……算了,不管了。
  只要有那个组织在,自己绝不会有事。
  更何况现在自己还拉着负责的医师和高沐沐一起下水,不管怎样,至少他们两个一定会拼死帮助我。
  想通这一切,茹贵人笑的越发羞涩,跟刘俊辰笑闹在一起。
  刘俊辰身边的太监是个有眼色的,见此给高沐沐打了个眼色,几人纷纷退出房间,将空间留给腻歪的二人。
  难得能够和皇帝身边的太监们待在一起,永和宫的宫女太监们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巴结讨好的机会,一个个凑上前献殷勤。
  荆桑手中拿着簿子,不停的翻着页,也不知道在找什么,蒲黄砌了上好的茶水递过去也不见他拿。
  荆桑还是盯着自己手里面的簿子,也不知道是没注意到,还是装作没看见。
  蒲黄递着的手悬在那儿不上不下有些尴尬。
  荆桑不给他面子,其他人也待在旁边看热闹,高沐沐念在他是茹贵人的人,上前给他解围。
  “荆桑公公。”她伸手接过蒲黄手中的茶水,端着凑到荆桑面前,“外头天气炎热,这是永和宫新收的茶,望公公不要嫌弃,解解热。”
  荆桑这才从写满字的簿子中抬起头来,笑嘻嘻的应了一声,接过高沐沐手中的茶水,清啄了一口。
  随即眉头一皱,差点将水吐出来。
  这哪里是新茶,明明就是陈年老茶。
  他看了一眼待在高沐沐旁边低着头的蒲黄,将口中的责骂默默吞下,冲高沐沐赞叹道:“好茶。”
  高沐沐注意到了他的神情,心中暗骂一声蒲黄不靠谱,没有拆穿,笑了笑就将此事接过。
  “对了公公,奴婢有一事不明。”她转移话题,询问起那个刚刚在房中就一直注意的问题,“刚刚皇帝在屋内说,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刘俊辰的第一个孩子难道不是姚氏肚子里流掉的那一个吗?
  在私底下讨论皇帝私事确实不太好。眼看荆桑表情阴沉,高沐沐赶紧认错:“呀,都怪奴婢多嘴,奴婢不该多问这些事情。”
  高沐沐是传闻中与王爷有过不清不楚绯闻的女人,荆桑心里也清楚这个传闻的真实性有多大,对高沐沐自然不会像对待其他奴婢那样。
  高沐沐认错的及时,荆桑赶紧表示没事,自己并没有听清高沐沐在说什么,以此来结束这个话题。
  几人在屋外聊了些其他的日常琐事,勤政殿的奴婢爱答不理,不过在永和宫的奴婢们极力找话题下,现场倒也显得颇为热闹。
  吃过晚饭后,刘俊辰在茹贵人善解人意的劝解下,最后还是没有选择留宿在永和宫,而是要回勤政殿处理今日剩下来还未审批的文书。
  茹贵人还是怕着那位能和皇后分庭抗拒的林依云,不敢正面和她对上。
  在众人的恭送下,刘俊辰留下一位名叫梧桐的宫女后离开。
  行到半路,他突然反应过来。
  “我想起那个女人在哪里认识了。”
  “皇上?”荆桑不明所以,轻声问询。
  刘俊辰:“刚刚永和宫里,朕说觉得眼熟的那个女人,是不是以前救过七弟的那一位宫女?”
  荆桑莫名,点头答是。
  刘俊辰沉思。
  故意将他往罪臣之女的方向上引导,看来茹贵人已经知道他最近准备针对茹家。
  明明之前他已经调查过茹贵人身边的人,没有人有接触过宫外的茹家。
  那么是谁传递的消息?
  ……看来这皇宫清洗的还不够彻底呀。
  “回头跟梧桐说一声。”刘俊辰吩咐道:“看紧茹贵人的同时,注意一下她身边的人,一旦有什么异常,立刻来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