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反系统时代 > 第329回、优胜劣汰 上

第329回、优胜劣汰 上


  雷风鸣素雅的道袍上沾了不少血污,就像是散落在衣褂上的桃花,白净的手腕上,同样有尚未擦净的血痕,他看着弓长张,理所当然的说道:“昔日鬼将军愤然离开匠人谷,那件事情在下也是听说过一二,匠人谷故步自封,画地为牢,这才有了门户之争,所以匠人谷需要一些活水,才能让满池塘的鱼虾有些盼头,我想鬼将军应该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吧?”
  弓长张不置可否,他甚至都没有去看雷风鸣一眼,而是慵懒的瞧着眼前的皮日休,见对方笑而不语,这才撇撇嘴说道:“即便雷家历代当家人都不过问匠人谷政事,烈风堡遗族的事情,雷家不可能不清楚吧,作为与匠人谷同进退数百年的雷家,与早已没落不堪的韩家相比,家风可是相去十万八千里啊。”
  雷风鸣不以为忤,一个人之所以会因为别人而生气,是因为别人的话语刺痛了他说坚持的东西,可是这个东西若是至始至终都是在心底坚定不移的,旁人的话也就无关紧要了。
  “问君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雷风鸣笑呵呵的说道:“当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时候,只有大刀阔斧的改革,才是根除病灶的方子,良药苦口,难免有一些无法容忍的痛苦,不过回头想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忍一时也就过去了。”
  弓长张意味深长的说道:“忍一时或许就麻木了。”
  雷风鸣摇摇头,“昔日鬼将军一怒为红颜,舍了前程似锦不要,做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惹得不少人到现在还怨恨在心,鬼将军可是后悔过这件事情?”
  不等弓长张说话,雷风鸣已然是继续说道:“雷家踏出这一步,哪怕是万劫不复,也不会怨天尤人,既然跟随匠人谷数代人,兢兢业业的守着匠人谷的粮仓,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匠人谷病入膏肓,雷家不敢说大仁大义,却也有救苦救难之心。鬼将军昔日放弃了匠人谷巧匠的邀请,怕也是对匠人谷心灰意冷吧。”
  弓长张看向雷风鸣的眼神有些不善了,他不觉得,自己之前做过的那件事,是为了日后被人拿来说教,他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我失望的只有我自己。”
  关于那件事,匠人谷或许从某些方面确实对不住弓长张,不过事情并非因为匠人谷而起,那件事也确实是一场激进派引发的意外,弓长张也心知肚明,所以张巧巧才会说匠人谷不欠他的,而女孩的父亲,他昔日的老丈人周铁匠,哪怕是心怀愧疚,同样不认为谁欠谁的,有些事情谁都不希望发生。
  弓长张因为那件事身受重伤,直到现在还没有好利索,他不后悔,他因为那件事放弃了匠人谷的一切成就,他同样不后悔,他一怒之下让那个世家从匠人谷销声匿迹,他依旧是不后悔,关于那件事,他唯一后悔的便是当时没有陪在那个女孩儿的身边。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多,已经有一些游侠出现在周围的房梁上,雷风鸣抬眼瞧了瞧,轻声说道:“师傅,咱们该离开了。”
  皮日休点点头,若是再不走,等到更多的游侠出现在这里,想要冲出重围,怕是有些困难了。不过皮日休并没有急着挪动脚步,他看着弓长张,顿了顿,说道:“虽然我叫你弓叔不太合适,不过还是很乐意这样喊你的,至少这几日的相处,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缓了缓,又是说道:“既然对于那件事耿耿于怀,我便告诉你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作为临别时的赠礼吧,弓叔,你可是有没有想过,即便是那户人家对于天启者很有成见,又是如何得知住在陋巷中一个铁匠铺中的女子,会是一位天启者,事后女子的身份,又是如何被公诸于众的?”
  弓长张闻言,脸色渐渐变得阴沉起来,皮日休的嘴角,丝毫不掩饰一丝阴谋的笑意,他没有急着说话,耐心的等待着弓长张的问话。
  关于那件事,确实是疑点重重,只不过一场灭门惨案之后,牵扯出太多的剪不断理还乱的东西,有些事情就被渐渐忽略了。
  仔细回想一下,那个女子的身份本身就是一件定然引起轰动的事情,一位当时巧匠的私生女,同时又是风头正盛的鬼将军的未婚妻,再加上天启者的身份,恰恰在那个时候,被一个不开眼的世家子弟绑架了,最后连累了整个世家被灭门。
  弓长张慕然瞪大了眼睛,看向皮日休,皮日休点点头,不动声色的说道:“若是有人得知了那个女子的身份,同时又唆使那位世家子弟由着性子去欺压一位天启者,用以发泄心中的不满,那么事后再稍稍走漏一些风声,这件事水落石出之后,定然会引起轩然大波,或许匠人谷会因此大乱都说不定。”
  皮日休笑笑,“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事情在那户世家被灭门之后,便戛然而止,匠人谷反倒是因此将持续发酵的门户之争提上日程,引发了一场变革。”
  弓长张深深地吸了口气,有些事情,即便是过去这么久了,他依然无法释怀,他的声音并不大,甚至都没有咬牙切齿,可是所有人都能听出其中的冰冷。
  “那个人是谁?”弓叔问道。
  皮日休似乎是瞧见了一件有趣的事情,笑嘻嘻的,想也没想的说道:“雷家的野心可不是今日才昭然若揭的,实不相瞒,我这位弟子自幼便聪明伶俐,小小年纪便能想出许多让人拍案叫绝的鬼点子,就是小聪明太多了,有时候也会招人烦。”
  身边的雷风鸣错愕的愣在那里,他看向皮日休,一脸疑惑,他不明白,师傅为什么会临阵倒戈。
  皮日休看着雷风鸣,做了个“请”的手势,似乎是让他亲自与对面的弓长张对质,皮日休对于自己这个弟子此时此刻的神情似乎是很满意,他开心的笑起来,“乖徒弟,做师傅的再教你最后一件事,身为游侠,生死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