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武大郎的逆袭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李师师后宫训夫,武大郎大殿除害!

第一百一十九章 李师师后宫训夫,武大郎大殿除害!


  回到皇宫的赵喆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激动的热泪盈眶,终于回来了。这个坑爹的国师差点玩死自己。
  想想过去那如同噩梦一般的十五天,赵喆决定找人出气。哼!国师我惹不起,那个愚昧的农夫你也不让我报复。
  我可以打你妹妹出气,嘿嘿,小两口打架还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这个你可管不了了吧。
  对,就这么定了。虽然打女人有点不地道,但是不出这口恶气实在是不甘心啊,更何况是李师师你先对不起我的。
  是你先把我骗到了没人的地方,这才导致我被国师抓走的。大不了我打你的时候下手轻点。
  想到就做,屏退了宫女太JIAN以后,赵喆笑嘻嘻的看着李师师说道:“师师爱妃,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
  李师师看着有点不太正常的赵喆问道:“皇帝有事尽可吩咐,你我本是夫妻,何必这么客气。”
  看着娇柔的李师师,赵喆又有点动摇了,难道真的要下手打她一顿吗?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小美人。
  要是打坏了怎么办,可是不打的话,自己这些天吃的苦受的气要找谁报仇啊。
  算了,我轻轻的打她一顿出出气就好。
  想到这里的赵喆终于狠下了心,对李师师说道:“师师爱妃,你义兄这几天可是把我折腾惨了。
  可是我又惹不起他,我想出气都没地方出去,你帮我个忙,让我轻轻的打你一顿出出气如何。”
  李师师听了赵喆的话以后,给他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说道:“皇帝,你好坏啊,不敢报复我的兄长。
  却来找我出气,好吧,你过来吧,谁让你是我的夫君呢,我让你打。”
  说完以后就摆出来了一副任君采撷的姿势,赵喆一看直接就冲了过去扬起手打算轻轻的扇李师师两巴掌算了。
  因为他在刘老六家就是被经常扇脸的。
  就在赵喆的手快落到李师师的脸上的时候,突然,李师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面若寒冰的李师师轻轻的一错身。
  反手抓住了赵喆的手掌,往上一掰,顿时疼的赵喆浑身的力量都没有了,疼的赵喆满脸的冷汗。
  不停的喊着:“疼,疼,师师轻点。再使劲就断了。”
  李师师冷着脸看着赵喆说道:“我大哥不好惹,难道姑奶奶我就很好惹了吗?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以为我好欺负。”
  说完以后就松开了手,赵喆揉着酸疼的手腕,差点哭了出来,心说:“我容易吗我。
  怎么一家子都是怪胎呢,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啊,当大哥的我惹不起,当妹妹的也惹不起。
  娶了个媳妇,平时看着挺文静的,怎么发起威来比母老虎还厉害。她这一身功夫肯定是跟她大哥学的。
  这个武明到底要闹哪样啊,你不但教给你妹妹琴棋书画,女红舞艺,你还教给她一身的功夫是干什么。
  你都不怕把她给累着了,你都不怕把她那娇嫩的皮肤给伤着了。算了,这口气明天我去出到那些辅政大臣身上。”
  想完以后的赵喆又TIAN着脸对李师师说道:“师师爱妃,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看我舍得打你吗。
  谁知道你还当真了,天色不早了,咱们也早点休息吧。”
  李师师笑着对赵喆说道:“奴家今天身体不适,还请皇上移驾别处去吧。”
  没有办法的赵喆只好去了皇后那里睡觉了。
  第二天,皇宫大殿之中,武明早早的就来到了这里和群臣一起等待着赵喆的到来。过了一会。
  脸色铁青的赵喆坐到了龙椅之上,一脸不善的看着因为自己信任而被坑的受了大罪的那几个大臣。
  童贯、梁师成、朱勔、李彦四个人看着皇帝看自己的面色不善,一个个都有点诧异,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但是龙椅上的皇帝却很奇怪,这才十五天的功夫没见,皇帝突然变得又黑又瘦,要不是皇帝的容貌没变的话。
  他们都怀疑皇帝被人掉包了。
  武明看着赵喆气鼓鼓的瞪着剩下的四贼不说话,他决定首先发难,于是武明走上前对着赵喆一拱手说道:
  皇帝陛下,如今四大贼寇声势浩大,占据了王朝大半江山。这一切的结果都是朝廷中有奸贼导致。
  这些奸贼欺上瞒下,横征暴敛,以致引起民乱,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臣斗胆,若要平叛,就必须先诛杀掉这些朝中蛀虫。
  只要这些蛀虫一除,那些造反的民众看到朝廷的动作大部分就会放下武器回家种田。
  而这些反贼失去了民众的支持,败亡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还请陛下早做决断,切莫为了几个佞臣而伤了民心。
  江南方腊以讨伐朱勔为理由,聚集民众已达百万,只要陛下将朱勔交给方腊,臣保证,江南贼寇将会散去大半。
  而梁山众贼寇则是对童贯、梁师成、李彦恨之入骨,陛下把这三人交给梁山处决的话。
  臣可以出面,将这一股最大的势力招安,补充进朝廷之中,据臣所知,梁山势力是猛将如云。
  咱们朝廷就缺少这样的百战之师。将梁山势力招安之后,可以派他们去讨伐剩下的三股势力。
  杀这四人不但能救万人,还能为朝廷招收上百猛将,并且可以解决其他贼寇,孰重孰轻,还请陛下三思。
  说完的武明心说:梁山众人到底恨不恨你们几个JIAN贼,我真不知道,不过梁山势力是我的。
  我说他们恨你们入骨,那么他们就恨你们入骨。我就是诬陷你们了,怎么着吧,有本事来咬我啊。
  童贯、梁师成、朱勔、李彦四人一听武明的话以后,吓得是脸色苍白,一个个的立刻跑了出来。
  跪在大殿上哭诉道:“陛下,切莫听武财神胡说八道啊,我等对陛下忠心耿耿,天地可鉴啊。
  这国师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谣言,这样诬陷我等,我等冤枉啊,陛下!”
  听着这四个人的哭诉,赵喆心烦意乱。过去自己挺信任这四个人的,谁知道他们竟然把国家给祸害成这个样子。
  要不是这四个该死的家伙实在过分,祸害的百姓到处造反,自己怎么会被国师抓去受苦。
  想到这里的赵喆怒斥道:“休得胡言,朕是何等的信任你们,将国家大事交给你们。。
  而你们呢,朕偷闲了一段时间,国内就反贼四起,这不是你们惹的祸事,难道还是朕惹得吗?
  今天朕就依国师所言,将你等交给叛军以平民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