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千门帝师 > 60

  余光可见几人嘴唇微动,在用传音入密的功夫交谈着。未多久,萧然耳中传来一男子询问的声音,萧然在苏丹青的笔记中知道暗号,回答从容不迫。那人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通过。约定等会先后分批次离开,在城外的一座荒山见面。
  萧然粗略数了数,至少有十人,武功最低的也是后天大成境界,不知道召集这些人有什么行动。城外荒山破庙中,一个个头戴面具之人接连赶到。与萧然站在一起,像是在等什么人。过了半个时辰,所有人接连赶来,各自将手中的“千羽令”示人。
  “咳咳……”一名驼背老者从门外走进,步伐缓慢,眼眶深陷。众人恭敬的喊了声“仇先生”。
  驼背老者扫视场中一眼,清点人数道:“十六人,还有人没到?哼!”
  “尊主有令传下来,朝廷准备整合兵力对付夏家。这里有一份名单,你们负责将这些朝廷带兵将领都暗杀掉。记住你们的命是尊主给的,记住朝廷是怎么对待你们的。哪怕是牺牲,也不能坏了尊主的大计。”
  “尊主英明,我们永远追随尊主。”众人齐声答道。
  老者露出笑容,点头道:“四人一组,分成四组。明天开始动手,没完成任务就不用回来复命了。这是尊主赐下的灵药,能够让你们功力暂时提升四成,一人一颗,接着。”
  “谢尊主恩赐!”又是齐声答道。
  整个行动没有一个人问为什么,他们只需要按照命令去做就对了,好像每一个人都跟皇上李显有很深的仇恨。为什么千羽楼要帮夏家?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萧然自己的迷局还没解开,又陷入了新的迷局中。
  攘外必先安内,朝廷多次劝说无效下,终于开始大规模对夏家用兵。战事一起,又是大批逃难的人南下。夏家所管辖的六个州被团团围困,一步步缩小范围,想要将夏家困死其中。攻城云梯,投石车,巨弩……纷纷到位,随时可能发动总攻。夏家有“战神”夏霜天和“女诸葛”夏若烟两大军师,即便是大唐军队人数数倍于夏家,依旧是难有寸进,想要速战速决倒是不太可能。
  夜色苍茫,唐军将五州团团围困迟迟不进攻。军营大帐中灯火通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防范的十分严密。战前刺杀对方将领的事数不胜数,都暗自警惕着。伪装的粮草堆中,月色照在利剑之上,寒光闪动。刘小赖、叶凝雪等武林盟精英弟子手持兵刃、凝神静气等待着。他们的任务是保护这些唐军将领的性命。夏家反叛那是大逆不道之举,协助朝廷清剿叛贼,还天下一个安宁。只有内乱平息了,才能全力对抗入侵的突厥大军。吐蕃军目前也只能是拖延住他们,真正的翻身仗还要靠自己。
  “来了!”柳思月突然出声道。众人立即警惕起来,不由得将手中兵器握紧了些。透过火光,依稀可见一队人身着夜行衣,借着帐篷的挡位快速向着主帐处移动。主帐中烛光大亮,显然是在商量着攻城之事。
  “上面又下旨命令催促我们攻城了。”一武将皱眉道。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朝廷都是武家独大,有本事他们自己来攻打试试。如果不是他们逼得夏家反叛,突厥人哪有勇气打进来。别说下洛州,就是其余四个州都固若金汤,根本无从下手。试探了好几次,将士死伤惨重。”
  “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们各自回去整顿一下,明日攻城……”话还未说完,“撕”一声帐篷被划开几道口子,数名黑衣人手持兵器鱼贯而入。当先一把软鞭横扫过来,竟然想把所有人都围住。众武将齐齐闪避,前面的人避开后面的还来不及反应,急忙转身,软鞭灌注真气之下,犹如铁棍结结实实打在背上,顿时斜飞出去。
  好在武将随身佩戴着兵器,抽出长剑与来人厮杀在一起。刺客分工明确,萧然所在的一组四人负责击杀一名深谙排兵布阵的老将,此人也是武林世家出身。本身已是后天大成境界,颇为难缠。萧然使大刀,其余三人分别使爪套、齐眉棍和匕首。为了不引起同伴的怀疑,萧然也是将功力压到后天大成的水准全力对敌。紧紧片刻已经有两名副将重伤。
  “休得放肆!”“降龙罗汉”静觉大喝一声,一串巨大的佛珠向着萧然飞过来。萧然持刀一挡,身躯震的接连后退几步。静觉接住佛珠缠绕在手臂上,整只手看起来比人腿都粗,每一拳都力大无比,比起少林寺的“般若龙象功”丝毫不逊色。几年不见,他也是功力大涨。
  “千羽楼”众人见对方援军赶到,并没有退去的意思。队伍中一名后天巅峰高手手持双环将静觉拦住道:“速战速决!”
  “找死!”一声轻哼,青峰剑连挑数朵剑花笼罩全身,剑剑夺命,一招之下两名后天大成境界刺客丧命。叶凝雪手持长剑飘然而至。她依旧是如九天仙女般纤尘不染,不食烟火。三年未见,她也是到达后天巅峰境界。萧然能感觉到她积蓄已久,只要迈出那一步就能达到先天境界。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冲击瓶颈。
  加上后面赶到的柳思月、刘小赖等人,双方实力相差无几。源源不断有士兵向着争斗的方向赶来,一旦包围向走都难了。萧然且打且退,背靠背成包围圈。实在不行只能自己强闯出去了。
  “杀!”震天的喊声,马蹄声密集。突然远处传来厮杀的声音。被围困的商州城城门大开,一队队轻骑兵趁着夜色,在弓箭手的掩护下向着唐军大营杀了过来。
  “敌袭,敌袭……”瞭望塔的侦察兵才喊了两句,一箭穿喉坠落而下。
  谁也没有想到,一直龟缩在城中的士兵会出城突袭。事先的防御工事根本没有做足,主将还被千羽楼的刺客纠缠着,群龙无首,一个照面就败了下来。马蹄扬起灰尘乱舞,火光四起,残尸遍地,兵器交织声、呻吟哀嚎声、场中一片混乱。
  武林盟精英不得不分出人手来击杀夏家进攻的将领,好稳住形势发起反攻。那些武将也是不笨,各自在高手保护下散开,以免被其中厮杀。叶凝雪一把提起那名善于排兵布阵的老将,道:“去支援徐将军,这里不用你管。”
  “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黑衣老者手中铁拐往外一挂,右脚凌厉一勾。叶凝雪长剑荡开,脚尖一点跃起。“玉女剑法”中一招“水中捞月”自上而下刺向老者眉心。堪堪到眉心前,叶凝雪忽感身后劲风突致。来不及转身,左脚尖点右脚背,使出梯云纵的轻功拔高丈许,手中长剑交织出一朵银莲直落而下。
  一人举枪直扎进银莲中,另一人身材矮小,专攻下盘,准备等叶凝雪一落地就偷袭,萧然手拿大刀在外围,将前来浑水摸鱼的唐军士兵砍伤。持长枪的男子手中钢枪齐齐断裂,被叶凝雪一掌打在胸口,倒飞出去。持拐老者一招“凤点头”险险从叶凝雪脸颊擦过,下落之势一变,如钩子般向其玉颈而去。叶凝雪长剑和矮小汉子缠斗着,根本抽不出身来,身躯前仰,单脚扬起倒踢在铁拐之上。
  “好机会,杀了她。”老者对萧然吼道,如此形势下确实是难以变招。萧然眼中寒芒一闪,大刀一舞鲜血溅了一地,持拐老者被拦腰斩为两段,致死还不敢相信眼前一幕。“你,你竟然……”矮小汉子片刻失神已经被叶凝雪抓住机会,一剑封喉。
  “别再替朝廷卖命了,不值得!”萧然凝望了叶凝雪一眼,不待她多问什么,纵身远去。
  叶凝雪正欲追去,那黑衣人离去之际腰间一物悄然滑落。叶凝雪俯身拾起,身躯忽然猛地一颤。这块玉佩是当初在少室山他送给萧然的,萧然虽然没许诺什么,确是将这玉佩收下了。为什么此物会出现在这里?那个出手救自己的黑衣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心一乱,思绪又飘到囚龙山萧然坠崖前的一幕。难道他真的还活着?连她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但手中的玉佩是不会假的。如果真的是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
  “撤!”萧然刚赶到老者身边,就听到下达撤退的命令,没有见到另一名持拐的老者几人显然有些疑惑,那老者是队伍中为数不多的后天巅峰高手。萧然这一对人竟然就他一个活着回来,有些意外。不待老者问,萧然道:“何老不敌叶凝雪,失手被杀了,我被一队伍官兵纠缠,刚刚摆脱。”为了做出伤重的样子,也是忍痛挨了两刀,好在把握得当只是伤及皮肉。
  唐军忙着整理士兵对付轻骑兵,根本没空阻拦这些高手。当初去的时候是十六人,再回到破庙中只剩下七人,情况之残酷可想而知。即便是正道五大派想要培养一个后天大成高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死的还有两名达到后天巅峰境界的高手。
  老者道:“此次共完成刺杀目标六名,已尽足够重伤唐军元气,你们剩下的人全部升至“地”级,各自回去养伤,等待尊主的命令。”
  数日后,唐军正式发起对夏家总攻。关系到天下大势的决战,不少势力都是派出了探子打探消息。清晨,随着冲锋号角的响起,一队队士兵开始集合到一起。装载巨木的撞门车,盾牌兵、骑兵、弓箭手、云梯、投石机、样样准备齐全。商州城共有四个门可以进入,唐军只是详攻其余三门,真正的主力从南门攻打。
  夏若烟站在城楼上,俯瞰着楼下唐军的阵营。从士兵的排列顺序和兵种多少可以揣测对方采取的攻城手段。经历过的战役多了,对生死夏若烟已经麻木。唐王李显逼死了萧然,又逼得夏家反叛,这仇无论如何都要报,哪怕是数万大军陪葬也在所不惜。
  守城要比攻城容易的多,对方想要抓住夏家军的弱点一举攻克可能性微乎其微。经过昨晚骑兵偷袭,唐军好像聪明多了。挖了壕沟,拉起绊马索,防止攻城时出现什么纰漏被对方骑兵追出来。不过也仅仅止步于百米之外,这是城墙上弓箭手的射程。再想往前挖付出的代价太大,不值得。
  “三妹,你还是到大厅中等着吧,这里有我就足够了。”夏恒道。
  夏若烟微微摇头道:“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一刻都拖延不得。这场仗很难打,恐怕会一直拖到深夜。我还会些功夫,大哥不用担心我。”
  “呜呜……”进攻的号角声吹响,数十架云梯在盾牌手的保护下向南墙而去,一旦有人倒下立即有人填补上。城上城下密密麻麻的全是士兵,弓箭手根本不用瞄准,只要拉弓放箭必能射中。云梯密密麻麻架在城墙上,唐军冒着滚木巨石潮水般向城头涌去。双方厮杀激烈,寸土必争。
  唐军十万精兵,这些死伤根本眨都不眨眼,完全是强攻。夏家军训练有素,个个悍不畏死,加上妻儿子女都在城中,死守不退。甚至有士兵脱下盔甲,赤着上身疯狂的厮杀着,刀都砍卷了,鲜血混着汗水,还哈哈大笑着。
  看着城头的功防状况,唐军将领也是眉头皱起。不过这最开始的一批是新兵,本也没指望他们能夺城池,就算是消耗对方精力也要拖垮他们。不管怎么说,夏家可用的兵力是有限的。
  杨帆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萧然明明见大哥在眼前,却是不能相认。心中感动不已,无论什么时候他们都始终在背后支持着自己,这份情谊该怎么去偿还。深吸一口气,压住情绪道:“萧然正在一个秘密的地方养伤,杨兄不必担心,不出一年必定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你们面前,你们会见到一个全新的萧然。”
  “好!杨凡在这里代二弟谢过萧阁主大恩。”萧然立即将他扶住。道:“萧兄还有个徒弟,一直在白云山跟杨兄一起居住吧,不知现在如何了。”
  杨凡道:“这小子本就聪慧,听到师傅遇难的消息更是发狠练功。现在已经是后天大成境界的水准了。”
  萧然点头到:“这就好,七杀教如今情况怎样?”
  听到此人不断谈及只有三兄弟间才知道的隐秘,杨凡越加相信他所说。道:“当初二弟走后,我和二弟就一直有关注。有宁子轩和九阴鬼母二人打理,倒也没出什么大事。不过最近怕是有些麻烦。二弟已经三年没现身,所以很多人猜测赵立以死,要新立少主。当初攻打化意门时抓了一个武当弟子,现在也是不时有激战。”
  两人聊了半晌,三年间发生的大事都聊了个遍,直至半夜才散去。萧然再次理清思绪,终于找到着手点。如果说从一开始就有人下局的话,那自己最开始出现的地方是金蟾岛,击杀了孟云鹤一举成名。既然唐家堡中唐松是那个组织的人,天魔教攻打唐家堡就不单单是救人那么简单,肯定还有别的用途。
  当初三人就是顺着这条思路,既然丐帮的“六指神乞”骆千峰能得到消息,赶去金蟾岛阻止,肯定是得到了消息。问过刘小赖,他是受师命前往唐家堡,两人分兵行动。现在看来,当初那些下了“三步迷魂散”的蜡烛和偷偷埋下的炸药都是唐松捣的鬼。可惜当初失手杀了可他,否则能问出更多东西来。
  不过倒也不是没有一点消息,是有人混进这个组织才把消息透漏出来的,此人正是“疯画圣”苏丹青。苏丹青早就死了,想要查处什么也很困难。但苏丹青的故居恰好是在江南,萧然想去查探一番,说不定还有什么别的线索。
  萧然按照当初从刘小赖那儿得到的地址寻找着,边走边问才算是找到一座废弃的宅子。听说这宅子经常闹鬼,所以尚无人敢居住。门窗上布满了蜘蛛,院墙内爬满了牵牛花了和爬山虎,将园中道路完全覆盖住,处处透漏着一股腐朽荒凉的气息。
  五猿紧跟萧然身后,不知道这残垣断壁中能有什么宝贝。萧然怕五猿将东西弄坏,交代道:“进去只许看,什么都不许动。”
  推开门,一股潮湿的气息冲鼻而来。萧然猛的咳了两声,扇了扇灰尘捂住鼻子,半晌才适应过来。走到窗前将各个窗户打开,房中一切如旧,没用人动过的痕迹。从卧室到厨房直至书房,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难道是那个组织的人已经来过了?
  萧然站在书房中怔怔出神,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条线索就这么断了,他不甘心。倒是五猿津津有味的欣赏着一些苏丹青的遗作。
  金达指着一幅挂在墙壁画卷嘿嘿笑道:“你看这人多傻,瞎子骑着瞎马。前面明明是深谷,路都没了还要往前走。”
  金尔道:“就是,我看人也聪明不到哪儿去嘛。”
  金武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毛笔和墨汁,蘸墨道:“这主人真是缺德,我来给这个瞎子补一笔。”金武提笔在瞎子前面的山谷之间画了一座桥,虽然看起来有些别扭,好歹也是一座桥。就在此意,异变斗生。一道强光从屋顶的缝隙中射下,照在画卷上。整件书房都颤抖起来。萧然也从沉思中打断过来:“你们都做了什么,不是警告过不许乱动东西吗?”
  萧然还以为是他们无意中触动了什么机关,然而房间晃动紧紧片刻时间。又安静了下来。在原先挂着那幅画的地方出现一个暗格,有人头大小。其中装着一个木匣子。木匣子紧闭,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主人,咱兄弟发现宝贝了。”金达有些委屈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萧然的逼问下,五猿才将事情复述了一遍。萧然面色大喜,没想到让他们误打误撞之下得到线索。要这么隐蔽的手法才能打开,肯定价值不菲。可以肯定是替前来追查的正道人士留下的线索。居心不良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想到替那个画卷上的瞎子画一条生路的,而这恰好是打开暗格的关键。
  “走,此地不宜久留。”刚才房子震动引起的动静不小,如果有心人来查看就危险了。将画卷放回原处,抱着木匣从后门远去。追查这么久终于要触摸到真相,萧然心情激动不已,这箱子中到底藏着什么?恐出意外,连夜赶回山庄。
  萧然提早在院落中安放好感应小虫,紧闭房门。为了安全,并未贸然打开匣子,又是敲打又是摇晃确定没有潜藏之后,才掰开锁打开匣子。匣子中放着一枚与唐松、仇先生身上同样的羽令,造型一致,不过图案却是个“玄”字。想必这就是他在组织中的身份证明。匣子中放着一本小册子,萧然翻开细看,是一本类似于回忆录的东西。记录的东西并不多,有时候一页只是一句话,有时候只是几个图案。
  “这是一个十分隐秘的组织,没有人知道组织中到底有多少人,所有人只有代号没有姓名。”
  “这里似乎是一座荒岛,我们没日没夜的训练,时时有死亡的威胁。”
  “和我同时混进来的人只剩下我一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
  “今天,终于知道了组织的名称:“千羽楼”!由于表现成绩突出,得到了千羽令,依照对尊主的忠诚和武功高低,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在坚持些日子就能完成任务了。”
  “可怕的阴谋,尊主终于准备动手了,目标是唐家堡。要把消息传出去……”
  日记的内容就到此为止,最后一条记录的时间和唐家堡大战的时间相差不过十天。这一切果然是有人预谋的。不知道苏丹青是怎么把消息传出来的,肯定是被人发现了。“千羽楼!”萧然从未听说过的名字,萧然看着这些图案和联系的暗号,心中拿捏不定。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看来自己必须要深入千羽楼才有可能查探的清楚了。反正这些千羽楼弟子之间并不认识,冒充应该不会被人认出来。不知道用接头暗号能不能和他们搭上线。自己的武功水准就用苏丹青的令牌,装作是玄级弟子好了。免得让人生疑,隐藏气息后只要不是先天高手,就看不出自己的底细。
  将五猿叫到房中,将接头暗号给他们看了一遍,同时分头到城中各处有名的客栈酒楼去寻线索。功夫不负有心人,半月之后终于是在一处客栈的桌角昂发现了同样的暗号。萧然安顿好五猿,对外宣称闭关练功,易容一番后匆匆赶往。
  客栈中果然比平常人数要多些,他们的底细根本瞒不过萧然,除了三人是后天巅峰境界,其余皆是后天大成境界。极限分坐在不同的座子上,互相之前并无言语。萧然在店中扫了一眼,寻了一张桌脚标有暗号的作为坐下,随意叫了两样小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