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修仙者公园 > 第二百一十章:白衣女子

第二百一十章:白衣女子


  “韩光飞,你也有脸自称美男子?”孙田听到恬不知耻的韩光飞居然以美男子自称,他顿时就嘲笑了起来。
  韩光飞咬了咬牙,将这些屈辱全部咽下肚子。
  他可是这里的大师兄啊!不过现在风水轮流转,这个孙田已经成为了小蕴主身边的红人,他自然得好生应付,前些日子在孙田口中受到的耻辱也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回道:“孙兄,给个机会吧!这次小蕴主在招选美男子,我这姿色也不算太差,你看这些灵石就当小人孝敬你老人家的。”说完他从口袋中取出一些灵石塞到孙田的手中。
  孙田掂量了掂量,最近跟在东方败北身边捞的好处可比他在御臣身边一年赚的灵石还要多,故而他也更加肯定自己跟对了主人。
  “行吧,看到你如此有诚意的份儿上,我孙某人也不好拒绝你,那你就跟着他们一起去吧!”孙田指着远处九人,侃侃而谈。
  远处那九人均是长相俊秀的青年,一出场顿时就让许多女弟子春心荡漾,脸上丝毫没掩饰内心的倾慕之情。
  就这样,在孙田的带领下,他们回到了东方败北这里。
  “主人,你就给我透露一下呗,到底这次是有什么好处啊,居然召集这么多人。”孙田有些好奇的问道。
  侍女们居住的屋外已经是摆放了许多梳妆打扮的道具,看样子这是要大干一场。
  东方败北并未理会孙田,反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韩光飞的身上,他表情顿时就有些异样了起来。此人他是没有任何好印象,要知道前几天对方还耀武扬威的将兵器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主人,韩光飞他是毛遂自荐的,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孙田是立刻将他与韩光飞的关系扯得一干二净。
  毛遂自荐?
  东方败北点了点头,低喃道:“好一个毛遂自荐,真贱。”
  说完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现在时间可不早了,他得早点准备了。
  “你们将这些衣裙全部都穿上吧!”东方败北指了指那些早就摆放整齐的衣裙,再看向那些所谓的美男子。
  ......
  此言一出,场面上所有人立刻都变成僵硬了起来,他们看着那些女人们穿的衣裙,顿时脸色铁青。
  东方败北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场面,一举小蕴主令牌,远处一队护卫就冲了过来。
  这些护卫皆是受命于小蕴主,谁敢不从那么将直接被他们碾碎。
  这摆明就是赶鸭子上架,他们这些人还哪敢不从?
  可是让他们一众男人穿女人的衣裙,这传出去得多羞愧啊!还不得笑掉大牙?
  “孙田,你不是天天都对我讲忠诚吗?现在可是你鞠躬尽瘁的大好时机,你也给大家带个头吧!”东方败北看着孙田,道。
  孙田闻言,满脸的苦涩,他这只忠犬实在是太难了,这种丢死人的事情要是被他娘听到,她估计得气疯。
  他看着远处那些护卫手中的武器,顿时惊慌失色,咽了口唾沫就选好一件衣裙当着众人面穿在自己身上。
  东方败北内心要多快乐就有多快乐,他敢保证这辈子最开心的场面当属此时。
  那些侍女们是再也没能忍住,一个个噗嗤的大笑了出来。
  随后东方败北又将目光落在其余几位自称美男子的身上,欲言又止。
  那些人此时也有些慌了,虽然这一代的小蕴主年纪不大,可做的事情比任何一位小蕴主都要狠。
  他们也不敢再去挑战小蕴主的权威,赶忙将身上的外衣全部脱掉,旋即换上带着香味的女子衣裙。
  待他们换好之后,在那中年女人的一声吆喝下,许多侍女开始为这些换好衣裙的美男子精心打扮起来。
  原本早就准备好的胭脂粉黛,各种装饰物均排上了用场,甚至还专门为他们一人准备好了两颗大橘子。
  很快的时间,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舞女’展现在了众人身前。
  美男子,那自然是美得可以和女人争芳,倘若将他们打扮成女人的形态,那也不会差到那里去。
  东方败北对着这些人赞叹不已,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相信自己的师兄这次一定会很开心。
  再说顾不厌,他从师弟那里离开后便来到了一座茶亭之中。
  这茶亭与当时在金雷阁的茶亭有着几分相似,同样也是建造在池塘之中的。
  在茶亭中的圆石桌上摆放了许多崭新茶具,无论有没有客人拜访这里,每过一个时辰这里都会有侍女用崭新的茶具替换掉。
  摸了摸茶壶,这茶壶之中的似乎还能感觉到一股温凉的感觉,显然是快到了换茶具的时候了。
  顾不厌也没有想那么多,右手将一个茶杯夹起,给自己沏了一杯茶。
  稍微抿了一口,这茶并不苦涩,入口反而是带着一丝甘甜的韵味。
  而在他抬头时,他似乎是看到了一名白衣女子,不过那女子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帘。
  顾不厌觉得有那里不对劲,可是一时间又说不出来。
  就在他打算再品尝一番这茶杯之中的茶水时,远处却传来了阵阵脚步声。
  他转身望去,顿时脸色就变得僵硬了起来,有些难看。
  只见一个个男扮女装的‘舞女’在东方败北的带领下井然有序的来到了他身前,花枝招展,搔首弄姿。
  “师兄,你喜欢吗?”东方败北刚一来到此地就朗声的大喊了起来。
  顾不厌有些吃惊,自己这个师弟也真够无聊的,不把时间放在修炼上,反而是将宝贵的时间放在这些无聊至极的事情上。
  他准备离去,不过这些‘舞女’已经是将他给死死的围了起来,在他的身边直打转,翩翩起舞。
  甚至一名男扮女装的‘舞女’还风骚的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这一幕看得韩光飞都是大跌眼镜,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小蕴主交给他们的任务居然这么艰难?还要牺牲他们的色相?这也太不值了吧!早知道现在,他韩光飞就不给自己戴高帽子了,他情愿不当什么美男子也不想和男人卿卿我我,弄得现在是自己害了自己。
  “师兄别怕,你看着晴空万里正是放松身心的最佳时刻,师兄让我们一起来行赏一下他们的舞姿吧!”东方败北走到自己师兄的面前,一把将其拉回了石凳上。
  远处甚至还多出了几名为他们弹琴吹笛的奏曲者,不用强行映衬仿佛都能给人一种雅致的风情。
  琴音弥漫间,顾不厌却根本没有任何闲情逸致,可以说他对这些人是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他脚下稍微用力一踩,顿时身子已经离开了长亭,朝着一个方向跳去,临走前对着东方败北警醒道:“师弟有心了,不过你也别玩得太过火了,毕竟明天还有正事。”
  东方败北无奈的看着师兄远去的身影,他已经尽力了,原本以为这么大的场面应该能够让自己师兄为之动容吧!可是结果却恰恰相反,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你怎么能够摸我师兄的脸呢?”东方败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看着方才摸自己师兄脸的那名男子,冷声道。
  “大人你也没有说不能摸顾公子的脸啊!而且我就是轻抚了一下,也没有摸他啊!我其实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的。”那男子狡辩道。
  东方败北闻言,有些无奈,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当即遣散了所有人,自己朝着师兄的方向追去,他已经从自己师兄话语中知晓对方肯定误会了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