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三圣石 > 122、心结
    卓君瑶还是没有将剑刺下去,倒不是因为黄崇圣的阻止,也不是因为她起了恻隐之心,而是她突然失去了目标。
  
      一直以来,卓君瑶勤练武功,逼迫自己不断成长,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诛杀秦羽,只有亲眼看到这个禽兽在自己眼前痛苦流涕,害怕到瘫倒,她才感到解恨。
  
      不过就在不久前,她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害死她父亲的罪魁祸首其实是曹降冰,可是如今曹降冰不知所踪,势力也分崩离析。至于秦羽,直到刚才那一刻,她依然没体会到报仇的快感,反而有种说不清的哀思。
  
      当黄崇圣握住卓君瑶的手时,她依然在颤抖着,眉头紧蹙着,默然不语。
  
      “你不杀我吗?”秦羽叹息道。一直以来他也身处在骗局里,以为一切的罪孽都源自自己,后来才知道那是自己和卓云中了曹降冰的奸计。
  
      不过如果不是自己,卓云一家的悲剧也不会发生,秦羽的感觉是极端复杂的,只是有点是肯定的,如果卓君瑶想要杀他,他绝不会还手。
  
      “你滚!你给我滚!”卓君瑶大喊着,狠狠将剑扔在了地上。
  
      惨然一笑,秦羽捂着受伤的胸口离去,不辞而别。
  
      黄崇圣看着这一幕,却没有说话,等待卓君瑶自己恢复了平静。
  
      “你为什么阻止我杀他?”卓君瑶问道。
  
      “为天下,也为你。”黄崇圣回道。
  
      卓君瑶回头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羽现在是皇骑统领,执掌京畿所有护卫骑兵,现在更被天子授权,清理曹党残余。如果你杀他,皇骑必然哗变,会出什么事情无法估计,最大可能便是别有用心之人会取而代之,皇城好不容易铸就的稳定局面也会化之东流。皇城乱,便天下乱。”
  
      卓君瑶静静听着,然后木然问道:“那么为我呢?”
  
      “为你,因为这些年来,报仇便是你的全部,这种怨恨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便感觉到了。一路走来,为了报仇你宁愿付出所有,包括生命。不过这么多年你仇恨的对象好像错了,秦羽不该是罪魁祸首,你今天可以杀了他,但你人生的意义呢?还剩下什么?”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黄崇圣一直看着卓君瑶,一直握着她的手,直到她不再颤抖。
  
      “是啊,我到底为什么还活着?报仇?还是报答师傅?”卓君瑶喃喃自语着,似乎在努力寻找着答案。
  
      “为了自己,活着是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为了自己在乎的东西,仇恨不能是生活的全部,否则你就会变成一具空壳。报仇之后,那么你的生存意义便不在了。”
  
      黄崇圣缓缓述说着,这是他的感悟,他知道也适用于眼下的卓君瑶。
  
      “但我和你不同,你还有姐姐,还有父亲,还有还兄弟,我除了师傅,什么都没有。”卓君瑶眼帘垂下,似乎蕴含着晶莹的东西。
  
      “你还有我。”黄崇圣脱口而出。
  
      而面对卓君瑶那抹期许的目光时,黄崇圣却转过了脑袋。
  
      “嗯,还有飞哥,还有我们的生死之交。因为我们也是家人啊。”
  
      略微的失落后,卓君瑶再次升起希望的感觉,喃喃说道:“或许我是该放下了,事情过去太久了,太久了。”
  
      就和当日在破庙中一样,卓君瑶将脑袋靠向了黄崇圣,而那种彼此取暖的感觉让她感到很舒服。
  
      就在他们相依的时候,海风也从宴会上走了出来,作为海家的幸存者,也是豪门灭门案的目击者,她同样是朱林邀请的贵宾,可惜这位目击者却不能提供更多情报。
  
      当海风看到黄崇圣和卓君瑶相互依偎在庭院夜色中,神情不禁黯淡下来,几次想出去,但却克制了下来。
  
      海风本就是个刚成年的少女,性格火辣直接,当初还自号追风红娘,但自从家门被灭后,她的个性也改了不少,原本爽朗的性格变得抑郁起来,直到遇到了黄崇圣。
  
      当日海风差点丧命在陆伯豪手中,要不是黄崇圣出手,她也活不到现在,也从那日起,海风便将自己托付给了黄崇圣,几乎寸步不离跟着他。
  
      可是海风也不确定黄崇圣的心思,甚至不清楚他是否对她也是一样的感觉,直到如今看到了这一幕。
  
      按照海风以前的脾气,她一定会找黄崇圣问清楚,但如今却不会了,她不敢更不想去问。
  
      转过身,海风却看到小飞也在她的身后。
  
      “唉,自古多情空余恨,错付情种难收回啊。”小飞捏着酒杯,自叹自怜道。
  
      “你干嘛偷看?”海风瞪着眼质问道。
  
      “我偷看?那你在干什么呢?”小飞不觉好笑道。
  
      “我?我乘凉啊,喝多了。”海风被说破,脸上泛红道。
  
      “那我就不能乘凉啊。唉,都是天涯沦落人,不如就此夜色共饮一杯如何?”
  
      海风似乎根本没搭理小飞,直接便走开了,只留下小飞一个人喝着闷酒。
  
      “唉,真可惜。”小飞再次摇头道。
  
      就在小飞也往大堂内走去时,却迎面遇到了朱九儿,朱九儿没喝酒,但小脸却是红扑扑的。
  
      “咦,小飞,见到阿圣了吗?”朱九儿问道。
  
      “阿圣?哦,他在乘凉呢,你找他有事?”
  
      这个朱九儿他们也不过见过两面,什么时候她称呼黄崇圣为阿圣了?这个关系突然变得如此亲密了?
  
      “哦,这样啊,那我也去乘凉吧。”说着朱九儿便不再理睬小飞,径直往院子里走去。
  
      “嗨,如果海风不走,那就凑成一桌了,真是。”
  
      就在小飞摇头时,朱林却在不远处叫住了他。
  
      “小飞,且到近处,朱某给你引荐几个好友。”
  
      是啊,在这个场合,认识权贵,结交利益伙伴才是正道吧。
  
      小飞不感兴趣,但却遵从了其中的规则,尽管只是表面遵从。
  
      那是朝中二品官员,都是一方朝政的要员,他们竟然都表示要邀请小飞当他们的供奉门客,所出的价格十分不菲。
  
      就在小飞郁闷之时,朱林却说话了:“小飞先生已经是我紫阳府的贵人了,诸位还是别做他想吧。”
  
      此言一出,那几位自然是抱拳退去,但小飞却是呆住了,什么时候他成紫阳府的人了?
  
      可能知道小飞在想什么,朱林却挽着他的手说道:“先生不急,等会我自会说明,本次宴会的高潮即将来到,请拭目以待。”
  
      唉,早就知道,这些贵族的宴会绝对不是吃饭那么简单,除了结交之外,恐怕另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