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末日之黑暗大时代 > 第二百零八章 死亡

第二百零八章 死亡

“该死的!前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丧尸!”王留德惊怒交加道。
  
  “碰!”
  
  一声重物落到车顶的声音传来,车内算有人全部神色紧张的抬头看向头上的车顶。
  
  “噗呲!”
  
  像是一层牛皮被利刃捅破的声音响起,一截森白晶莹的骨刃刺破了车顶,车内的人们看到这截骨刃吓得全部惊声尖叫。
  
  “都趴下!别他娘的给老子鬼叫了!”王留德大骂着举起手枪对着巴士车顶疯狂开火。
  
  手枪子弹在车顶上射出一个个弹孔,从弹孔中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灰色的影子正站在车顶上,挥动着骨刃在车顶上划出一道划痕。
  
  左轮手抢只有六发子弹所以很快就打完了,王留德满头大汗的打开弹仓给手抢重新填装子弹,同时还不忘记回头呼喊着。
  
  “大兵!车顶上有丧尸把它给我摔下去!”
  
  大兵闻言也不回头,双手猛打方向盘,巴士车高大的身躯猛地的甩向了一边!车内的所有人顿时人仰马翻全部摔倒在地上,王留德更是一个没站稳,一头撞在身边的座椅上,手中刚刚装好子弹的手抢脱手飞出掉在车座的下面。
  
  王留德捂着自己的脑袋也顾不得去大骂大兵而是赶紧趴在车座上伸手去抓地上的手枪。
  
  巴士车顶上灰色的影子没有被大兵摔出去,影子的一只利爪插在车顶上固定住了它的身躯,灰色的影子稳住身形将另一只较为短小的骨刃也插进了车顶,然后双臂发力。
  
  车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车顶上的铁皮被灰色影子硬生生的扯开,车内顿时大亮,趴在地上的幸存者们抬头就看到一个皮肤灰白的人形丧尸正在从扯开的车顶缺口处钻入巴士车内。
  
  一名距离灰色人形丧尸最近的男性幸存者转身就跑,可是他刚刚有所动作,一道厉芒就划过了他的后颈,男人的身子一僵勃颈处出现一道细细的红线,红线慢慢变大不断的有鲜红色的血液流出,一颗大好的头颅滚落在地上,勃颈处如喷泉一样的血柱喷出猩红的血液染红了巴士车的车窗。
  
  感受着新鲜的血液喷洒在身上人形丧尸仰天发出兴奋到极点的嘶吼,身子一晃在巴士车内开始了疯狂的屠杀,巴士车内不断的有惨叫声和哀嚎声响起,一汩汩的鲜血犹如喷墨一样喷洒在巴士车内,将巴士车里面全部染成了一个颜色,红色。
  
  数分钟之后巴士车内安静了下来,急速行驶的巴士车也停了下来,车内的人全部都死了,驾驶位上大兵的脑袋还剩下一半,他的鼻子以上的半个脑袋被骨刃平整削去,看上去像是被切开的西瓜,红的白的从剩下的半个脑袋中流下染红了驾驶位。
  
  大兵的尸体后面是之前在酒吧说过话的黑框眼镜男,眼镜男的死状要比大兵好一些,只是胸膛被抛开,粉红色的内脏流了一地,在往后面就是其他死状凄惨的幸存者,这些幸存者几乎全部是变成了一具具恐怖的残尸。
  
  王留德暂时还没有死。他双手握着手枪身子蜷缩在车座下,他原本凶厉的面目
  
  已经变得呆滞痴傻,阴狠狡诈的眼神也变的空洞无神,身体就像是筛糠一样疯狂的抖着。
  
  “踏踏……”
  
  这是脚踩在充满血液的粘稠地面上的声音,一道灰色的身影来到了王留德的身前,王留德此时已经被吓得失去了神志,他只是双手本能的握着手枪不断的低声喃喃着,口中时不时还留着口水傻笑一下,对于眼前的灰色身影似乎是没有看到。
  
  灰色的人影并没有对王留德客气,森白的骨刃对着他的脑袋轻轻一划,王留德就失去了知觉。
  
  海天小区外围,我正站在一家三层饭馆的楼顶上,皱着眉头拿着望远镜四下观察着,以期待着找到一些活人活动的蛛丝马迹。
  
  “胡连!海天小区大部分楼层都被我们搜查了,就连这外面的一些超市,饭馆,还有宾馆我们也没放过,不要说找到沈博士女儿的踪迹,就连一个活人也没有找到呀!我们继续在这里耗下去根本就是浪费时间。”张勇一脚瞪着房顶的围栏一面向下张望着不耐烦道。
  
  其实也不怪张勇不耐烦,因为我们在这海天小区已经耽误了太长的时间,这期间根本就一无所获。
  
  “行了你别说了,这些我都知道,在扩大一些搜索范围吧,三小时,再过三小时后如果还没有收获我们就呼叫飞机离开!”我放下望远镜道。
  
  命令下达后队员们再次端起枪准备下楼继续搜查,街道上十足路口处这是传来极其刺耳的汽车发动机轰鸣声。
  
  我的神色一变大声道:“有情况!隐蔽!”
  
  原本想要下楼的队员们全部停下脚步蹲下身子靠在楼顶的边缘的矮围墙后,小心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楼下的街道上引擎的轰鸣声逐渐接近,整个街道上的数百只丧尸一时之间沸腾了。
  
  不多时,一辆没了车窗玻璃全身是污血的黑色汽车从十字路口呼啸而出,它的车身上还挂着一只紧抓着不放的普通丧尸,随着车子的剧烈摇摆而晃动。
  
  黑色汽车内的驾驶室里是一名满脸是污血神色疯狂的年轻人,这名年轻人正是杨天。
  
  嘭嘭嘭!
  
  穿过十字落口后,杨天猛踩刹车,车身顿时横了过来,滑动着横扫而去撞飞了一片的丧尸,汽车稳住后杨天再次踩下油门,短短的数秒之间车速就提到了小时百公里,向着海天小区这边冲来。
  
  “胡连是幸存者!我们救不救?”张勇开口问道。
  
  “救!当然要救了,也许车里的幸存者会知道一些我们需要的情报!所有人跟我下楼!”我站起身挥动着大手转身向着楼下冲去。
  
  街道上黑色汽车内,杨天的面色变得十分的苍白,他的一只左手臂上有着一个清晰的牙印,牙印的伤口处正留着黑色的血液,同时他的脖子上鼓起了几条黑色的血管,黑色的血管向上直冲大脑,向下直抵心脏,双眼中更是布满了恐怖的血丝,让他整个人看上市十分的狰狞可怕。
  
  一阵阵疯狂嗜血的想法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大脑,让他的大脑浑浑噩噩
  
  糊涂不清,眼中的视野也渐渐变得血红,分不清其他。
  
  杨天知道自己正在尸变,从酒吧那边开车冲过来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他的意识正在模糊,身体也有些不在灵活,紧紧咬着嘴唇希望通过疼痛让他的脑袋清醒一点,此刻他模糊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到达海天小区。
  
  再次将油门加大,杨天血色的视野中出现了几个衣着古怪的人影,这几个人影正挡在他的道路上,其中一个人影似乎是还在朝他招手,杨天糊涂的脑中正在疑问丧尸还会打招呼了?摇了摇头不管了只要是丧尸就撞过去,谁也不能阻拦他。
  
  街道上停止挥手的我看到黑色汽车没有一点减速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还在加速,我面色一变出声提醒周围人道:“快闪!车子冲过来了!”
  
  我第一个纵身扑倒一侧,其他队员也纷纷的做出了躲避动作,刚刚落地我就感觉到一阵劲风和轰鸣胸我身边冲过,然后就是汽车接连撞烂建筑的声音响起。
  
  我吐了一口泥土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那辆黑色汽车不知道怎么的撞进了街道上一家收拾店里。
  
  “赵国栋你带着两个人去看看车里的幸存者死了没?没死就把他救出来,张勇你们和我阻击冲过来尸群。”我赶忙吩咐道。
  
  “是!我马上过去查看!”赵国栋点了两名队员冲向首饰店内的黑色汽车处。
  
  我端着步枪扭过头看向涌来的大批尸群大声喊道:“枪流弹准备!”
  
  随着我的呼喊,张勇带着其他三名队员跑到街道中心站成一排,手中端着装有枪流弹的步枪微微上扬程四十五交对准尸群。
  
  我样站在几人的身边做着同样的战术动作,再次大声喊道:“发射!”
  
  “碰碰碰碰……”
  
  四声闷响,四发三十六毫米的榴弹炮准确的落入了冲来的尸群当中。
  
  “轰轰轰轰……”
  
  四团火球在尸群中炸开,数不清的断肢残臂飞上了天空,尸群前冲的势头顿时变得混乱不堪。
  
  “开火!开火!”
  
  我端着步枪扣动扳机对着尸群疯狂的扫射,张勇和三名队员这时候也站起身用步枪扫射尸群。
  
  赵国栋带着两名队员很快来到了首饰店前,刚刚进入首饰店中就冲出两了只丧尸,身后两名队员同时开火放到了两只丧尸,然后就端着枪四下警戒起来。
  
  军靴踩在碎玻璃上,发出“咯吱”声,一块块玻璃杯踩碎,赵国栋将步枪背在身上,掏出手枪握在手里,他来到黑色汽车的一侧车门前,左手扣住车门刚刚想打开,一张恐怖的脸从车里冒出向他扑来。
  
  “碰!”
  
  枪响,子弹掀飞了扑来身影的天灵盖,一具男性丧尸挂在了车门上,赵国栋将男性丧尸从驾驶位上扯了下来,继续小心的向车里查看着。
  
  一道较小的身影落入赵国栋的眼中,是一个小女孩,女孩穿着破烂的洋服,她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上半身被汽车弹出的安全气囊护住,不知道是生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