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侠图腾 > 第二十一章 九五真经

第二十一章 九五真经


  裴冲闻言一惊,观察良久却还是疑窦重重。他正纳闷,却只听白云先生淡然一笑,双手握到了那两处连接。裴冲一见不禁轻呼出口,只见白云先生两只手冒出腾腾热气,周围空气仿佛都炙热起来。
  随着一道轻微的“咔嚓”声,那玄铁链子竟然脱离了两节棍子,露出了两只窄窄的洞口来。
  裴冲不由奇道:“这是什么?”
  白云先生笑而不答,将两根棍子上的洞口倾倒,两卷牛皮便滑了出来。
  他将两卷牛皮展开细读片刻,不由连连微笑,抚手赞道:“原来如此!啊呵……原来如此!好你个赵玄郎,一身本事竟是出自这里!”
  裴冲看的糊涂,忍不住道:“先生所笑何事?赵玄郎又是谁人?”
  白云先生止住笑声,深深看了看裴冲一眼,叹道:“赵玄郎其人是谁且不去管他!唉……难得这经书与你这般有缘,老道便教给你其中一卷!”
  他见裴冲兀自一脸不解,不由一笑,道:“刚才说许多凶人为了这小盘龙棍害了孩子一家,老道以为其主谋并非单单为了这根棍子,而是棍子里面的藏经罢了。”
  裴冲闻言一怔,喃喃道:“藏经?什么藏经……”。白云先生微微一笑,道:“这棍子里的藏经,怕是只有那主谋知道了。至于那些下杀手的人,怕是都蒙在鼓里哩!”
  裴冲听罢不由惊疑,凝神良久却只觉脑海中一团乱麻,哪里能想出个所以然来。他施礼抱拳,恳切道:“求先生指点!”
  白云先生略一思索,叹气道:“此事事干重大,老道实在不敢妄言。孩子,老道先教你这一卷经书。其他的事,只能待日后你调查清楚,再做决定了!”
  裴冲闻言不由愁眉苦脸,苦道:“也只好如此了……”言罢想到白云先生所说经书,不禁奇道:“不知先生说的‘经书’又是何物?”
  白云先生微微一笑,将其中一卷牛皮执起,道:“棍中所藏经书唤作《九五真经》,乃是**皇帝早年所得。当年**以一杆棍棒定九州,便是靠的这‘九五’之术。此经之妙,实在莫测。溯其根源,老道适才观经得知,竟成书秦时。”
  裴冲听的惊讶,暗暗咋舌不已。
  只听白云先生顿了一顿,指着牛皮卷上的文字念道:“昔商周封神,世有成仙道也。皆寿而不灭。然落至吾辈方休,其故何呼?皆谓不得其道也。今秦皇诏曰,复世又仙。余众道遵,遂作此经。经分五卷,名曰‘九五’。意载九天,乾阳得立……”念罢对裴冲微微一笑,道:“书上说:夏、商、周三朝之时,世间总有一些人能知道成为神仙的途径。那些古人成功后都能长寿不死,而到了秦朝始皇时代,就未曾听闻过世上有能修成仙人的了。其中的原因就是再也没人懂得成仙的途径。那时候秦始皇梦想着长生不死,便诏令天下高人隐士重新找出成仙的道路,好比夏、商、周三朝之时。一些修道之士接受了命令,就合力创出了这部经书。”
  裴冲听的渐渐入神,白云先生不理裴冲惊讶,暗暗想道:“古人之能虽然令人叹为观止,但若论修身长命,其上记载‘九五’之术却未免过于阳刚了。如果单是延年益寿,那比起老道那套《五龙蛰眠》之术来可是大大不如了。”
  裴冲听闻此经书竟然如此了得,不禁悠然神往,寻思道:“适才老先生说要教我这经书上的本事,我若真个练成,报仇岂不大大有了助力!”念罢不由暗暗欣喜。
  但他却也自嘲一笑,暗忖:“谁成想,这《九五真经》害的我家破人亡,到头来报仇消恨,却还要指望这祸经!”
  正想时,只听白云先生又道:“只可惜经成之时,秦朝却已覆灭。又教那赵玄郎不知从何处得去,造就一生尊位。不过……倒是一统太平之天,亦是黎民之福!”
  白云先生顿了一顿,对裴冲笑道:“《九五真经》共分上下两部,上部乃记修身锻体之法,下部所载兵家诡道之术。老道便捡上部‘九五神功’传教于你,可好?”
  裴冲听罢早已喜不自胜,道:“求先生教我!”
  白云先生微微一笑,当下将裴冲唤至身前,把这《九五神功》一一于裴冲详解起来!
  暮色昏黄,郁郁葱葱的柳林旁,一条绵绵溪流清澈见底。岸上石岩竞秀,暗香疏影。方捕头取了拱水清洗着左臂上的伤口,而后抹上金疮药用白布裹的紧紧的,方才坐到了一块石头上。
  三天了!想不到莫家三煞如此了得,任是他轻功精妙,脱身之时竟然还是被那莫老大暗青子打中了左臂。幸亏他随身带有金疮药与解毒霜,不然左臂非废了不可。
  方捕头满脸倦意,喃喃道:“只不知我那侄儿逃到何处了,不眠不休找了三天竟然还找不到他。唉……”
  他注视着越来越昏暗的天空,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寻思:“我那侄儿藏身的本领如此高强,连我这个查案的都寻不到,恐怕是没人能够找到他了。啊呵,只是冲儿始终找不到,我却如何能够心安……”
  突然一只青鸟自头顶飞过,方捕头右手一抖,那青鸟便被飞蝗石打了下来。方捕头将鸟儿剥了,生火烤了起来。伴随着柴火的噼啪声,他不由叹了口气,道:“罢了,明日我便拜托华山剑派的华一剑掌门多多留意冲儿下落,顺便也将莫家三煞于裴兄长之事一并说了。到时有江湖上的朋友们相助,不怕那三煞逃了去!”
  待那鸟儿滋滋冒油,香味弥漫,方捕头才一通狼吞虎咽。草草果腹,方捕头长身站起,怎屑于荒野安眠。说走就走,却迈步赶向了少华山头。
  行了约莫两三个时辰,夜色竟越来越浓。眼见之下,离少华剑派却还有七八里山路。他不由愈见焦急,生怕山野之林有些大虫蟒怪出没。正要加快脚步,隐约中却听来了丝丝微不可闻的呼唤!
  “方……方叔叔……”
  那声音若有若无,比之蝇蚊之音还要小些。方捕头不由一怔,茫然四顾,哪里会有什么。他又停留片刻,以期有些收获,哪知四下里再无声息。
  方捕头怔然良久,不由摇头自嘲,寻思:“这几日不眠不休,定是幻觉无疑,却教我神思恍惚了……”念罢不再迟疑,惶惶然向少华剑派走去。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