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缘回东汉末 > 0028 谢太守循循善诱 少年郎暂去南阳

0028 谢太守循循善诱 少年郎暂去南阳


  赵云!
  竟然真的是赵云,赵云是谢乾在后世最喜欢的三国名将,在谢乾心里,赵云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文武双全,忠肝义胆,品性更是没有瑕疵。
  就算是在后世,赵云虽说没有像关羽一样被神化封圣,但是在众多三国迷眼中,赵云的魅力和影响力,比之关二爷有过之而无不及。
  很多人对赵云是有争议的,主要是因为赵云在《三国演义》里有很多东西是虚构的,而且最致命的是,赵云没有斩杀名将的记录。
  但是诸葛亮和关羽双双封神成圣,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三国演义》,而《三国演义》中关于诸葛亮和关羽两人的很多事迹都是虚构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在赵云身上计较那么多呢?
  况且,赵云最著名的一次战斗,就是长坂坡七进七出,单骑救主。这件事,却是《三国志》有记载的:及先主为曹公所追于当阳长阪,弃妻子南走,云身抱弱子,即后主也,保护甘夫人,即后主母也,皆得免难。
  当然,《三国演义》将这段历史进行了夸大,但是,赵云能在曹军的围追堵截中,救下甘夫人和刘禅,虽说《三国志》不可能记载详细过程,但是想想也知道是惊心动魄,九死一生,单从这件事,就不能否认赵云的武艺高强。
  还有就是谋略和见识,这是赵云在所有三国顶级名将中最为突出的,其中最著名的一件事就是刘备要伐吴报关羽之仇,赵云的一番话。
  据《三国志·赵云传》记载:孙权袭荆州,先主大怒,欲讨权。云谏曰:“****是曹操,非孙权也,且先灭魏,则吴自服。操身虽毙,子丕篡盗,当因众心,早图关中,居河、渭上流以讨凶逆,关东义士必裹粮策马以迎王师。不应置魏,先与吴战;兵势一交,不得卒解也。”先主不听,遂东征,留云督江州。
  而刘备不听赵云谏言,执意伐吴,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我想大家都知道了。而赵云伐吴之谏言,就是被后世史学家和评论家最为津津乐道的事情:
  朱黼《三国六朝五代纪年总辨》(论赵云伐吴之谏):可谓深切著明。知天下大体矣。
  王士骐《诸葛忠武侯全书》:光明洞达,可为滥赏之戒。观云本末,自是大臣局量,不但名将而已。
  张溥《历代史论》(论赵云伐吴之言):其明大义,断大策,同于鲁肃,然度先主不能听也。
  徐奋鹏:子龙不特浑身是胆。殆浑身是智。为三分之完人欤。
  以上只是其中一部分,历代史学家对赵云之所以极为推崇,就是因为赵云有很强的大局观和不俗的谋略,这在三国众多武将中,是不可多得的。
  而后世对于诸葛亮和关羽都极为称赞的忠,在赵云身上,也有很大的表现:
  《三国志·赵云传》:云以兄丧,辞瓒暂归,先主知其不反,捉手而别,云辞曰:“终不背德也。”
  《三国志·赵云传》:初,先主之败,有人言云已北去者,先主以手戟擿之曰:“子龙不弃我走也。”顷之,云至。
  后面刘备之所以在众人都怀疑赵云会背叛他的情况下,坚信赵云,就是因为前面那件事,可见,赵云的忠,在刘备心里,是不弱于关张二人的。况且,从赵云两扶幼主,就能真真切切的看出赵云之忠。
  以至于后世有史学家赞曰:子龙心贯金石,义薄云天,不减关张。
  而在性格品性等其他方面,赵云比之关羽,更是出色。
  关羽有明显的性格短板,最后也因此而死。因粗心大意,骄傲轻敌,大意失荆州,可以说使得蜀汉因此一蹶不振,不可不说是关羽此生的一大败笔。
  《三国志》中陈寿一句话概括了关羽:“称万人敌,为世虎臣。然刚而自矜。”
  然而,不管是演义还是正史,都未曾记载赵云有过失误,更别说重大失误。
  据后世史学家推测,刘备心目中最佳的镇守荆州的人选,其实是赵云,但是赵云最大的短板是没有参与“桃园结义”,虽然历经过重重考验,刘备也知道赵云是忠勇智三全之人,但是荆州对于刘备太过重要,他最后慎重思虑,还是选择了他更为相信的结义兄弟关羽,这不得不说是蜀汉由盛而衰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还有一件事,实实在在的说明了,赵云的品性要强过关羽太多:
  《三国志·赵云传》记载:从平江南,以为偏将军,领桂阳太守,代赵范。范寡嫂曰樊氏,有国色,范欲以配云。云辞曰:“相与同姓,卿兄犹我兄。”固辞不许。时有人劝云纳之,云曰:“范迫降耳,心未可测;天下女不少。”遂不取。范果逃走,云无纤介。
  《三国志·关羽传》记载:曹公与刘备围吕布于下邳,关羽启公,布使秦宜禄行求救,乞娶其妻,公许之。临破,又屡启于公。公疑其有异色,先遣迎看,因自留之,羽心不自安。
  由此可见,赵云之品性,远在关二爷之上。以至于后世史学家卢弼在《三国志集解》中评价说:樊氏国色,而子龙不取,贤于关羽之乞娶秦宜禄妻去远矣。
  从以上种种事件表明,如果单说正史,赵云除了勇武这方面没有斩杀名将的记载,在其他方面,相较于武圣关羽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虽说没有斩杀名将的记载,但是长坂坡单骑救主,足以说明赵云的勇武。否则,刘备也不会感慨:子龙一身是胆也!
  (赵云是本书中和郭嘉一样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必须要大篇幅予以说明。罗贯中先生既然能神化诸葛亮和关羽,我又何尝不能神化郭嘉和赵云。还是那句话,小说而已,莫要计较。反正是免费的章节,大家就当学习历史了。见谅。)
  就这样一个勇武,胆识,谋略,大局观,忠义,品性等都近乎完美的人,你让谢乾如何不喜欢。
  谢乾一听是赵云,内心可谓是兴奋的翻江倒海,这样一个智勇双全,近乎完美的儒将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他真的差一点就忍不住了。
  谢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拱手道:“我乃南阳郡谢乾,今日有缘得见赵云兄弟,与我手下虎将典韦切磋武艺,不分上下,乾甚是惊奇且仰慕,云兄可否赏光,你我共饮几杯?”
  只见赵云微微诧异,眼前这个威武不凡,仪表堂堂的公子,竟是刚才那胖子的主公,看来定有不凡之处,当即回礼道:“谢公子手下那壮汉甚是不凡。”说到这里,赵云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瞪大眼睛惊讶道:“你说你叫谢乾?南阳郡人?”
  谢乾诧异,赵云怎会知道自己,但是这是好事,随即点头:“是的,在下正是南阳郡谢乾。”
  赵云急忙问道:“可是那作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南阳郡谢乾?”
  只见谢乾笑着点了点头:“正是在下。”
  赵云笑道:“云当真是久仰大名啊,常山虽属冀州,但是离北方幽州不远,也经常听闻幽州公孙瓒将军率领军队抗击北方胡人的事迹。公子所作之诗,几年前传入幽州,据说深得公孙将军的喜爱,让手下每个将士都背诵此诗,用来鼓舞士气。”
  “云对公子所作之诗亦是久仰,没想到能在此遇见公子。”
  谢乾听罢,没想到自己引用千古名将岳飞的诗词,竟然在遥远的北方幽燕之地有这么大的作用,竟然赵云对自己的第一印象不错,那就太好了:“赵云兄弟,此地人多口杂,可否随我去那飘香楼坐下详聊?”
  赵云听罢,意动道:“那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要是有太平酒相伴,就更加舒爽了。”
  谢乾哈哈大笑:“管够管够。”
  随即谢乾和赵云在前,众人往飘香楼而去。
  来到三楼专属于谢乾的房间,众人依次落座,谢乾让隐一上了好酒好菜,举起酒杯,站起来笑道:“今日遇见赵云小兄弟,乾甚是欣喜,来,我们同饮一杯。”
  众人也站起身来,一起喝了杯中之酒。
  坐下后,谢乾问道:“云兄,你远在常山,怎会出现在洛阳?”
  只见赵云回答:“云自七岁便拜师于枪神散人童渊(引用苏州评话,演义和正史并无此人),承蒙师傅厚爱,将其毕生所学尽皆传授于我,前些日子,家师突然对我说,已经没有本事可以教授于我,让我下山历练。”
  “云自幼便立志报效朝廷,造福万民,便径直来到了洛阳。但来到洛阳之后,发现朝廷昏庸无度,尽皆买卖官爵的鼠辈,并没有可以让云效忠之人。本欲今日返回常山,见过父母后,便去投那幽州公孙瓒将军,同他一起抗击北方胡人,护卫我大汉北疆。”
  谢乾听罢,心想可不能让赵云投奔了公孙瓒,赶紧说道:“云兄心怀天下,忧国忧民,乾敬佩之。乾有一事相求,还请云兄莫要推辞。”
  赵云好奇道:“公子有话直说,云定会认真考虑。”
  谢乾站起身来,拱手道:“乾受皇恩,如今忝为南阳太守,立志造福一方百姓,云兄若不嫌弃,何不随我去那南阳,共事之,这样也不辜负令师教导之恩,不辜负云兄一身武艺。”
  赵云听罢,赶紧站起身,行了一礼:“原来公子竟是南阳太守,赵云刚才失礼,还请太守大人见谅。”
  谢乾笑着扶起赵云:“云兄莫要见外,乾见云兄,心甚喜之,不要因为我是太守便如此客气。”
  赵云起身,略微思考,然后略带歉意的说道:“既然如此,那赵云就直言了。”
  “云空有一身武艺,理当提枪跨马,身于战场,斩杀胡人,护卫我大汉疆土。南阳郡处在中原腹地,百姓安康,并无战事,恐无赵云有用之处。可能要辜负太守一番美意了。”
  谢乾听罢,心里甚是着急,随即转念一想:“云兄,你我二人赌一赌如何?”
  赵云听了,心中好奇:“不知太守大人要和赵云赌什么?”
  谢乾笑道:“如今宦官把政,朝廷无能,豪强四起,土地兼并严重,民怨沸腾。我们就赌,三年后,大汉境内,必有战事。”
  赵云听了,惊讶无比:“太守大人为何如此笃定?”
  谢乾拍拍赵云的肩膀:“你日后就会知道,现在不需多问,就看你敢不敢赌。反正你尚且年幼,如果三年后你赢了赌约,随时可去幽州。”
  赵云听了,依然还在犹豫。
  谢乾见状,继续说道:“你不必像典韦一样,认我为主,只需在我手下做事,三年后,到时我会亲自把你推荐给朝廷,让你前去幽州战那胡人。你就算走了,也不会背上不忠之名。”
  赵云抬起头,心里讶异,这太守年纪轻轻,竟然能看穿我的心思,然后想到,自己年龄尚小,等上三年又有何妨,而且三年后,有太守大人举荐,我在幽州定能有大用。
  想到这里,赵云不再犹豫,拱手拜道:“承蒙太守大人厚爱,云若是再推辞,就显不敬了,云愿随太守大人前去南阳。”
  谢乾听罢,内心终于放下心来,赶紧把赵云扶起来,哈哈大笑:“云兄,乾定不会让你失望!”
  然后把在座众人一一介绍给了赵云,众人自是一番寒暄问好。只听典韦大笑:“赵云兄弟,跟了俺家主公,咱俩就可以随时切磋切磋了,真是痛快!”
  谢乾也插话道:“我手下还有一人,身在南阳,名为黄忠,有万夫不当之勇,不在你二人之下,云兄,这三年,你不会寂寞的。”
  赵云听了,心里惊讶,没想到这太守手下竟有这么多能人,自是心痒难耐。
  众人觥筹交错,自是一番酣畅淋漓的痛饮。
  有诗赞曰:
  少年擂台勇武现,酣战典韦惊谢乾。
  太守诱之云暂随,风云汇聚龙傲天。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