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老板总阻止我和男神约会肿么破 > 第7章 闯祸了和圈套

第7章 闯祸了和圈套

“群姨。”简安将群姨慢慢扶着坐下,给群姨倒了杯水。
  群姨将水杯接下,喝了一口,突然落下泪来,一时间老泪纵横,比专业哭戏来得还快。
  “简安,是我没看好唐小姐,她砸坏的东西,价值肯定在三五千万了,我的心好痛啊。”群姨捂着心脏,满脸纠葛,暗地里更是怒瞪唐汐一眼。
  简安看向唐汐,以眼神询问怎么回事。
  唐汐一听哪些东西价值都超过三五千万了,就很怂,弱弱伸手指了指房间。
  简安走到房间里,满地的狼籍碎片不堪地映入他的瞳孔里,震惊从瞳孔中心徐徐向四周散开,最后扩大到四肢百骸。
  简安垂着的左手,不禁微微颤抖了一下,这女人干了什么!?
  唐汐感到腿很软,好不容易成为百万富翁,转瞬就要负债几千万,她这是造了什么孽?
  唐汐的心跳得十分剧烈,已经做好了被简安记账和挨骂的准备,但在那之前有些事情必须跟简安说清楚。
  “简总,我会赔偿,你先计算下价格吧。另外,既然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就把话说明白了,这摄像头,是你安的吗?”
  唐汐将折断的摄像头拿起来,递给简安。那些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她远离简安的警告,她是看进去了的,只是她还不明白那到底意味着什么。
  如果简安让她搬进他家里,只是为了更方便监视她,那她完全可以起诉简安。
  既然第二人格砸坏简安的东西,声称是为了警告简安,若简安真的有什么不明企图,她不能就这么把这个锅给背了。
  简安接下摄像头,脸色十分不好,但却又勉强笑起来:“这家里到处都是摄像头,这房间里也有,但是一般情况下是关闭着的,你若是不信,可以去检查其他房间的。”
  说罢看唐汐不相信,他又补充道:“我跟你一起去检查吧,若真的开着,你看我手上也没有任何可以关闭的装置,你一检查,就会马上出结果。”
  简安说得十分真诚,似乎也很有道理,毕竟他若撒谎,现在很容易就被查证出来。
  唐汐快速眨了几下眼睛,无比郁闷。看来,这锅必须背了,沉死也得背着。
  扫视了一圈房间里的东西,唐汐道:“好吧,那请简总计算价格吧。”
  这下子,这辈子都折进去了,接下来的时间,肯定要全部耗在还清巨额负债里,说不定一辈子还不够还得清……
  简安将手中的摄像头扔到地上,豪迈道:“不用计算。我大概知道在四千万以上,肯定的。”
  他的脸色慢慢好转,笑容也不那么僵了,然后他道:“零头我给你抹了,你就在我身边打一辈子工还债吧。”
  唐汐惊讶不已:“就这样?”不应该让她砸锅卖铁先还一部分?
  简安朝唐汐靠近了些许,低头笑道:“你一年的年薪加上年终奖,也不过17万,4000万,你需要还235年。这样吧,为了让你在有生之年能还完,我可以给你加薪。”
  “啊?”
  唐汐一脸懵逼,简安为了让她还自己的钱,居然给她加薪?他会做生意吗?这个总经理怎么当上的,怕不是脑子又不清楚了吧。
  事实证明,简安只是在挖坑:“想要挣更多的钱,就得付出更多。如果你答应从今天开始,晚上不走出我家一步,我就给你每个月加一万。答应吗?”
  “晚上不出简家?”这算什么条件?这不是变相囚禁吗?
  简安道:“别想太多,我只是为了让你随叫随到而已,所以第二个条件,如果你能二十四小时待命,我就每个月再给你加一万。”
  “这个做不到。”如果不是她晚上睡得死,八点前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的话,这个条件她肯定答应。
  简安疑惑:“为何?怕辛苦?”
  “额……我身体不好,晚上必须睡觉。”
  “这话说得,我肯定会给你休息的时间,如果工作时实在太困,我房间的床,你可以随便睡。”
  简安踢开了脚下的碎片,掀开被窝,泰然自若坐在了床上,道:“比这床舒服。”
  简安眼神轻轻锁定着唐汐,溢满着暧昧不明的态度。
  唐汐脑子里不自觉脑补了一下自己睡在简安床上,简安在旁边工作的画面,额……貌似还挺和谐的。
  唐汐的心跳突然砰砰加速起来,她一边脸红一边吐槽自己,想什么呢,她连简安的房间都还没进去过,房门都没摸过呢!别花痴啦。
  “简总,如果我睡了,你能保证不打扰我吗?如果能,我就答应。”
  “成交。”
  “好。”唐汐豁出去了,为了还债。
  “那上一个条件?”
  “……好。”唐汐闭眼,心想先答应着吧,如果要签什么契约书啥的,到时候再反悔。
  “第三个条件,如果你离开我的视线,无论去哪儿,必须把行踪告诉我。这个条件,每月10万。”
  唐汐被蒙蔽的智商突然一下上线了:“简总,你都不问问我跟这些东西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非要砸个稀巴烂?”
  简安挑眉,淡定从容回应:“无需问,你砸得高兴就好,这别墅里还有些古董收藏,你要是愿意砸,都可以砸,砸完了赔就行了。”
  群姨一听这话,在外面一手扶墙一手捂着心脏有气无力的叫唤:“哎哟,我的心呀,怎么这么痛。”
  这次是真的有点心口痛了,想想家里还有那么多价值不菲的古玩,字画,摆件……这女人真是个祸害,把咱们家简安都迷成什么样了!?
  唐汐没有那一次像这次这样真切,真切的觉得简安脑子坏掉了,她像是那种赔得起的人吗?像吗?有哪一点儿像了?
  现在唐汐可以确定以及肯定简安不是对她有意思了,这么放纵她,还想实现对她无时无刻的监控,这一切是为了什么?直接问简安他肯定不会回答,那么屡次警示她的第二人格又到底发现了什么?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唐汐一看显示,是王志医生打来的,立刻拿了手机到阳台上接听。
  王志医生的语气特别沉重:“唐汐,诊断结果出来了,你被确诊为间歇性人格分离。请你速到医院就诊。”
  唐汐看着花园里蹦跶的鸟儿,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虽然内心已经有了准备,但看来还真是?
  “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简安从房间中出来,看唐汐脸色分不好,他非但没有打算安慰,只是接着问道:“刚才的条件,答应吗?”
  “恩。”只能答应了,要是不答应,简安直接走法律途径,她这边可就惨了。无论如何,得先把病治好才是关键,再这样半夜大砸特砸的,去哪儿都呆不了啊,哪个房东受得了?
  简安满意笑道:“很好。”
  然后冲群姨道:“群姨,今天的早饭,给唐汐加个蛋。”
  唐汐:“……”
  群姨:“加个蛋……”群姨捂着胸口,觉得更痛了。
  简安心情十分愉悦:“你先换衣服,等会儿我跟你一起去公司,房间中的碎片不用管,我会请专人来收拾。”
  “谢简总。”
  简安转身上楼。
  唐汐趴在阳台边,真想把第二人格给碎尸万段,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她这么温柔善良,咋分裂出的人格就这么狂野?刚搬进简安家,她就干出这种事。接下来不还得把别墅给拆了?
  
  简安上楼后关上了隔音效果极好的门,这才听到手机正在桌上嗡嗡作响。
  “喂?”
  “简总,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通知唐汐了。她应该很快就会来医院治疗。”
  简安的神情理智而冷静,眼神中微微带着一丝计划将要实现的期待。
  “好。”挂了电话,简安开始找专业的人员来清理那些名贵的碎片,那女人真是疯了,太踏马疯了,竟然砸了他这么多东西。
  若是平常人,敢这么做,无疑太岁头上动土,不仅必须全额赔偿没得商量,还得报警把人抓进局里,狠狠教训一顿才解气!哼,他简安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能在他家肆意妄为。
  唉……简安扶额,看来还是太放纵她了,以后必须加强监视,不能再给她如此胡作非为的机会!
  
  唐汐敲响了王志医生的门,她心里有一丝紧张,她实在想不通自己为何会患上人格分裂。
  王志医生笑眯眯的开门,笑眯眯让她坐在一把专业的治疗椅上。
  “你先闭上眼睛,听些舒缓的音乐放松。”王志医生打开了椅子上的治疗模式,把耳机递给她。
  唐汐按照他说的做了,她不知道人格分裂该如何治疗,接下来的三个小时,王志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能把你的身世简单说下吗?”王志医生问道。
  唐汐想了想,觉得自己的身世没有什么大问题,于是道。
  “小时候我家挺有钱的,我爸是个生意人。在我八岁那年,家里破了产,老爸卖了公司和别墅,搬到一个小区里居住。他本想东山再起,可是没过多久,最后的钱也赔了进去,于是我们只能搬到出租屋。”
  “你家人有待你很差劲的时候吗?”
  “没有。我爸后来想尽办法筹钱还债,整天忙得焦头烂额,有一段时间,都是我妈在管我。后来,他染上了赌瘾,欠了很多钱,但是他脾气尚好,在讨债人上门时,会拦在我和我妈前面,为了戒赌,他亲手砍掉了自己一根手指。”
  “那你有被讨债人绑劫的经历吗?”
  “没有。收到过威胁,但并没有被绑劫。”
  一说起家里的事,唐汐就有些头疼,不得不说那是个烂摊子,她挣的所有钱,都用于给家里还债。当看到卡里有五百万时,她的第一想法就是给家里还债,若不是这第二人格闹腾,她必须治病,又欠了简安那么多,她铁定辞职回家安顿二老去了。
  对于她这个女儿来说,二老虽然有时很烦,却也很赞,她很爱自己的双亲。
  三个小时后,王志给唐汐开了一堆药。
  “目前还未找出你人格分离的原因,明天你继续过来。我给你写了一封信,你给我个地址,我给你寄过去,我需要测试一点东西。”
  王志拿了一张纸和一支笔递给唐汐。
  唐汐接过,想也不想就写了公司的地址,这信绝对不能寄到简家。
  王志点点头道:“好,你一定要注意第二人格出现的时间。根据你的描述来看,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晚上,这也是你晚上无法醒来的原因,具体的,我们需要在探讨更多后才能得出结论。”
  唐汐精疲力尽的回到了简家,整个治疗过程她都没怎么动,也没做什么特别费脑的事,可她就是觉得累,仿佛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身心俱疲。
  她现在也怀疑自己晚上无法醒来,是第二人格作崇,而第二人格出现的时间,应该就是两年前。
  因为一切诡异的现象都是从两年前开始的,只是为何她最近才表现得如此乖张?这两年来她又为何一直沉寂不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