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奇葩的我 > 第8章 拜托,今夜请梦见我

第8章 拜托,今夜请梦见我

周围很静。
  虫吟,竹浪,落叶簌簌,都为寂静埋下伏笔。
  山上刚落了一场雨,潮湿的雾气缓缓爬入窗户,如母亲的手抚摸脸庞,我却觉毛骨悚然。
  至暗时刻。
  也只有这样的时刻,我能闻见林子散发的香气,听到万物肆意生长的欲望。
  天就快亮了,曙光已经摆好架势,随时能破云而出。
  我呼唤谈小墨的名字,他不应该错过日出。
  可他呢?
  房间里没有他,我往外走。院子里,耳尖的小黄听到我的动静立刻跑到跟前,亲昵地蹭我的腿肚子。鸭舍非常安静,有了雨水,附近的小溪比往常欢快不少。
  从桃树下路过,花瓣间硕大的水珠沉沉地砸在泥土上,偶尔落在脖颈,沁凉入骨,恼人得很,却依旧舍不得哀怨这株开满花的树。
  任何美丽的事物都值得原谅。
  谈小墨推开柴扉,我立刻抛下小黄,欣喜地迎接他的归来。
  “你去哪了?马上就要日出了。”
  他牵过我的手,另一边拿着一束花枝,我把他带回屋里,没有花瓶,我翻出一瓶黄桃罐头,把黄桃倒出来,瓶子洗干净灌上清水,他把花枝丢进去。
  细长的枝条缀有小小的绿芽和几朵盛开的花,认不出品种,只觉紫色的花朵清冷非常,是谈小墨会喜欢的东西。
  窗口流泻初升的朝阳,淡淡木香晕染被流彩照亮的书桌,一室之内,阴晦散去。谈小墨坐在对面,吃着碗里的黄桃。
  我这一辈子,就幸运了一次,遇见谈小墨,以往受的苦没什么可埋怨的了——亦或正是为了和他相遇,我不得不一步步接近这个结局。
  他和我遇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我的奇怪想法他不会责怪,他不会批判憎恶亲情的我,他不会厌恶我一遍遍诉说生活里的琐事。他喜欢的小说我也喜欢,我迷恋的作家他早就熟悉,他愿意和我一起去撒哈拉流浪,我计划陪他上一次太空。
  每时每分每秒单个的我,不复存在。
  你找不到我了,因为我在谈小墨的生命里,似一粒沙,聚成所有的时光。
  
  有人走近,对我说:“今天天气不错,要推你出去走走吗?”
  谈小墨会带我出去的,用不着你。
  那人仿佛没听见一般,又突然拿走我的碗。
  “早饭已经吃完啦,真乖。别一直对着墙壁发呆嘛,院子里开了好多花,听说你喜欢桃花,我让护工带你去看看。”
  我刚刚已经出去过了,而且脖子上还留着凉凉的水珠,仔细一闻,丝丝桃花残香。谈小墨你赶快告诉她,我现在不想出去,我要等你吃完一起去喂鸭子。
  “墙壁白花花一片,你再看也瞧不出朵花来,我们去窗户那边吧,那里能看见草坪。”
  说完,她把我往反方向推,离谈小墨越来越远。
  我有些生气,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人总是忽略谈小墨的存在,非常没有礼貌,我不喜欢。
  “你今天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吗?”
  见鬼,你是不认识我?
  “江澄澄。”
  “很好,”她在本子上记录,“那你知道你在哪里吗?”
  我和谈小墨的家。
  “。。。家。。。”吃完饭,我开始困了,眼皮子千斤重。
  “是特别疗养院啦,我们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出院。真是的,你来了一个月竟然没有一个家人朋友过来看你,太没有人情味了!”
  “最后一个问题,你还记得我叫什么?昨天告诉过你的。”
  “。。。。。。。”
  “小金啦,你的责任护士小金,没有印象吗?”
  我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睡眼朦胧。
  “真是伤人心,亏我对你这么好。”
  她不停地自说自话,我只想到原来的位置去找谈小墨,看不到他我会害怕。
  “后天就是你做手术的日子,你放心这次手术一定会很成功的,上次是因为颅压异常所以没有完成,但是放在脑干上的仪器已经起效了,肿瘤没有进一步扩大,虽然对大脑有些损伤,以后可以慢慢恢复的,你要相信医生。美国的脑科专家飞过来为你会诊,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机会的。”
  “哎,我说的什么,你也不一定能理解。我也不知道你每天笑嘻嘻地想些什么,难道睁着眼睛在做梦吗?”
  “太可怜了。”她留下这样一句感叹,然后走开了。
  周遭终于回归宁静。麻雀叽叽喳喳,飞来飞去。
  忽然我惊醒过来,发现一点都想不起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模模糊糊有个声音,在叫另一个人的名字。很有趣的名字。只是听到别人口中亲昵呼唤这个名字令我不开心。
  好像吃了最讨厌的酸枣,整个嘴巴又酸又苦。
  我的身边应该换了一个人,不同于上一个人甜蜜灼热的气息,他的身上有草木冷然的香气,他把一束花枝塞在我怀里。
  蓝色的花,我喜欢它的颜色。
  “想起我的名字了吗?”
  当然没有,我又不认识你,一个个都奇奇怪怪,怪力乱神。
  “我想抱抱你。”
  当然不行!我一把推开凑近的躯体,怎么还占我便宜呢?
  挣扎中,我的双手沦陷,被他紧紧握住。他的笑声,和我挂在窗前的风铃一样,我的心头闪过一丝疑惑,是不是在哪听过?
  “一定要好好活着。”
  这是当然,活着我最拿手了,这么苦的人生我不能浪费。
  我看见了这个人,凤眉细目,俊若朗月,但是唇薄如盛开的桃花,定是薄情寡性之徒。
  他凑到我的面前,近到我能一根根数他的睫毛,挺拔的鼻子令人非常不自在。有什么东西在我胸腔里闹腾。
  他说:“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说吧,我勉为其难答应你。
  “今夜,请梦见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