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华夏朝歌 > 第一百零五章 暗卫

第一百零五章 暗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边堤坝是用稻草填的。
  
      一句话就能让人出离愤怒。
  
      怪不得年年修堤坝,年年被大水冲毁。
  
      “舅舅,我父王就没有让人彻查过吗?”
  
      这可是京郊啊,兰江泛滥,堤坝冲毁,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身为大王的萧乾,做什么去了?
  
      “阿好,此事不能怪大王。”
  
      孙驰立马就察觉出萧沅好语气里的怨怼:“一来,兰江确实年年泛滥,二来虽然沿岸民众年年受灾,但灾情并不十分严重,少有建春三年和建春十二年那样的大灾情……”
  
      “舅舅!”
  
      萧沅好很生气,她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星眸也骤然发冷:“倘若堤坝修得紧实修得好,那下游民众甚至连小灾患都不用遭受!”
  
      萧乾这个大王做的委实不够好。
  
      她本以为兰江泛滥是天灾,现在看来,竟然还有**。
  
      “阿好,大王终究是你的阿翁啊。你不能对大王心存怨怼。大王也只是一个人,而不是神,也有犯错的时候。你看,大王现在不就是让我来查这堤坝之事了?”
  
      萧沅好盯着被裹成粽子的脚踝,“噗嗤”一声笑了:“是呀,我只是一个小孩儿而已,这天下之事我可管不了,我怎么能去怨怼父王呢?”
  
      她连自己的小命都没法保证,又如何去管悠悠众生?
  
      小孩儿只管自己的事儿,这是一件好事儿,但孙驰却总觉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许是因为脚踝受了伤,没法出去玩儿,所以闹起小脾气来了。
  
      孙驰也不再说堤坝之事,拿着自己画的图给萧沅好看。
  
      “你看,这是不是你说的马镫和马蹄铁?”
  
      萧沅好瞄了一眼,有些不太确定:“应该是。”
  
      她其实有些小小的吃惊,穿越之前她可没有骑过马,只在电视上看到过马镫是什么样子,孙驰却能根据她的只言片语画出来,不得不说,孙驰的创造力太惊人了。
  
      孙驰把老海叫进来,递给他图纸,打发他去找个靠谱的铁匠照着图纸打出来。
  
      老海应了一声,挠挠头皮,道:“小将军,真的把那个秋娘给留下?”
  
      “阿好喜欢,就留下吧。”
  
      “让她伺候黄侍医去。”
  
      萧沅好没头没脑地插嘴,见孙驰和老海都看她,又道:“我看那个秋娘很泼辣,又是个明理的人。咱们帮她厚葬了张元丰,她很感激。既然如此,就让她去守着黄慈。只要黄慈敢乱说话,用洗衣棒槌招呼就好了。”
  
      老海眼睛一亮:“殿下这个主意好啊。我早就看黄慈那老小子不顺眼了,就是腾不出手来收拾他,让秋娘去管着他,咱们也不用分心了。”
  
      萧沅好不再提起张元丰,转而喊进了苏苏,问起蹄髈和院子里的小鸡仔。
  
      孙驰松了一口气,阿好是个心思敏锐的孩子,放任她继续关注堤坝之事,她心中对大王的怨怼将会越来越深。
  
      而她日后还要在宫中与大王朝夕相对,心存怨怼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得到大王的真心爱护。
  
      用别的话题引开她的注意力,挺好的。
  
      她还是个孩子呢,用不着关心这些。
  
      被定义为孩子的萧沅好,抱着蹄髈,却陷入了沉思。
  
      萧乾要动靳敏了。
  
      她还是太愚钝,不然应该早就可以察觉的。
  
      从开挖恩泽湖那次事件开始,萧乾应该就存着动靳敏的心思了。
  
      所以,萧乾会这么痛快地放任孙驰带着她在京郊游历。
  
      名为游历,实则要孙驰明察暗访,将堤坝之事查清楚,给祁公绊倒靳敏多些助力。
  
      萧沅好抱紧了蹄髈,轻声叹息。
  
      孙驰已经成为了萧乾手中的一把刀。
  
      既然要劈中靳敏的痛处,靳敏又怎么会坐以待毙?
  
      他们在南泰县的动静太大,接下来的查访怕是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不知道那暗中的刺客,到底是靳敏派出来阻挠他们甥舅二人的,还是另有他人?
  
      萧乾派遣的护卫也迟迟未到,说不定又折损了。
  
      萧沅好闷闷不乐,这些护卫也太菜了吧,好歹也算是大内高手呢。
  
      “舅舅,”她嗡嗡地唤孙驰,“我父王到底有没有让人来保护我啊?”
  
      “自然有,而且人已经到了。”
  
      “到了?在哪儿?”
  
      孙驰乐道:“大王这次派出的人是卫尉中的暗卫。”
  
      是暗卫吗?就是那种无孔不入,需要他的时候他就现身,不需要他的时候他就遁形的暗卫?
  
      萧沅好又兴奋起来,这可是她第一次接触到暗卫这种东西啊。
  
      “舅舅,你快把人叫出来,我看看他们长什么样。”
  
      孙驰瞄她一眼:“长得和你一样,一个鼻子两只眼。”
  
      这小丫头,想到一出是一出,又折腾起暗卫来了。
  
      “那你把他们叫出来,让我瞧瞧呀。”
  
      “宫中暗卫只听大王的命令,大王要他们暗中护卫我们,没有大王的吩咐,他们不可能随便现身让你看个够的。”
  
      萧沅好怅然地“哦”了一声,忽地想到了个好玩儿的,就笑嘻嘻地道:“舅舅,父王身边是不是时时刻刻都有暗卫在呀?”
  
      孙驰不明白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就点了点头。
  
      萧沅好哈哈哈地笑起来:“那父王出恭沐浴都有人看咯?那父王岂不是被看光了?父王出恭的时候臭不臭?会不会把暗卫熏坏?”
  
      孙驰手中笔在纸上顿住,染出一大片墨迹:“阿好,你这个小丫头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若是让大王知道,他最心爱的小女儿背地里竟然这么想他,还研究他出恭臭不臭,估计要气死了。
  
      萧乾没被气死,他正背着手看面前的舆图。
  
      这是京郊几个县的舆图,上头详细地标注了乡镇村落,甚至县城里的主干道都有所标注。
  
      “他们走到这儿了。”萧乾伸出手在图上点了点。
  
      福安君萧隆庄往前探探身,衣裳紧绷绷地箍在他肥大的身躯上,仿若下一刻就会裂开。
  
      “陛下,派人去将阿好接回来吧。阿好的脚砸伤了。”他道。
  
      萧乾的手指停在了白马县上:“不妥。这会儿接她回来,达开用什么借口继续查下去?再派些人手暗中护卫吧。”
  
      萧隆庄应声是,又道:“陛下此次要动了他的根基?”
  
      萧乾似笑非笑:“他在朝中盘踞多年,胃口被孤养大了,想要动他的根基,难啊。慢慢来吧。阿霆查的如何了?”
  
      萧隆庄道:“陛下,臣从不过问阿霆的差事。”
  
      萧乾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也太过谨慎了。你们父子都是为孤办事,彼此通一下气儿又如何?罢了,回头孤自己问他。总要将宫里头他的人都给揪出来才好。”
  
      后一句声音虽轻,却一字不差地落进了萧隆庄的耳中。
  
      他不由得感叹,幸好不曾过问阿霆差事,不然要大王知道了,怕是要对他们父子二人生出戒备之心了。
  
      那人为大王登基立下汗马功劳,从前又与大王亲密无间,尚且被大王疑心至此。
  
      他们父子二人又算得什么呢?
  
      萧隆庄的视线落在殿外被风刮得旋起的花叶,轻声叹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百镀一下“华夏朝歌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华夏朝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showContent("292687","72067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