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大佬是怎样练成的 > 第五十八章支援镇州

第五十八章支援镇州


  潼关失守,华州投降,如今只剩同州一地,刘知俊自知不是朱老三的对手,干脆连夜带人弃城投奔岐州李麻子去。
  李麻子倒是好客,收留了他,不过有个条件,就是他现在地盘越来越小,主要是最近被朱老三抢去了不少,所以也没什么空余的地盘给他,让他自个去抢块地盘去。
  顺手指了指灵州和夏州的方向,说那两块地盘风水不错,要不去抢过来?
  刘知俊也知道做为降将就该有降将的觉悟,所以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
  带齐人马就往灵州州城干架去,朔方节度使韩逊自知不是对手,立马派人去跟朱老三求救。
  朱老三也不含糊,命康怀英为西路行营副招讨使,与感化节度使寇彦卿一起前去救援。
  康怀英没有直接去灵州救场,而是带人去打邠州和宁州。
  刘知俊也江湖老手了,自然知道康怀英的意图,无非就是抄后路,然后以牺牲灵州为代价,最后再来个一网打尽。
  当然了,前提是康怀英能把邠州和宁州打下来。
  刘知俊也是在赌,赌谁的速度快些,如果他的速度比康怀英快的话,那他打下灵州后立马支援邠州和宁州,则康怀英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惜刘知俊运气不怎么好,康怀英很快就把宁州城给打下了,而他仍没能拿下灵州城。
  这下他就着急了,犹豫着要不要再赌一把,赌他能不能在康怀英打下邠州城之前先拿下灵州。
  如果赌赢了,那他还是有机会的,但赌输了的话,那小命可能就不保了。
  刘知俊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秉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古训,选择了掉头打康怀英去,暂时放弃灵州。
  双方在三水县干了一仗,康怀英中了刘知俊的埋伏,差点没嗝屁,幸亏左龙骧军使王彦章武力超群,着实牛B得过分。
  愣是凭着手中的一双铁枪,带头杀开了一条血路,才使得康怀英得以逃命。
  康怀英带着残军慌忙往回跑,可惜在升平县再次中了刘知俊的埋伏,这次直接就全军覆没了,好在自己跑得快,留下了一条小命。
  刘知俊两战就搞定了康怀英,李麻子认定这货一定是个人才,所以也不用他去抢地盘了,直接给了他一块地盘-泾州。
  并给了他一个彰义节度使的名头。
  刘知俊的事给朱老三惹出了不少麻烦,牵连出了荆州之乱、夏州之乱。
  朱老三也是费了老大力气才平复了下来,直到开平四年初才堪堪解决。
  期间也发生了不少事,比如淮南的杨行密挂了,由他儿子杨渥继位。
  另外幽州那边的刘黑子也挂了,据说是被他亲儿子刘守光给做掉的,就是当初那个小黑炭。
  想当年白蟾道长说刘黑子这儿子有点不孝,没曾想如今还真是应验了,就是这不孝的程度不止“有点”那么简单。
  刘守光干掉了他亲爹后,又把他义兄单克及堵在沧州城里揍得跟死狗一样。
  甚至连邻居王镕和王处直也揍了一顿,嚣张得很。
  甚至扬言要出了雁门关和朱老三较量一下。
  老朱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就给了他一个机会。
  派王景仁率大军准备去河北和他干一架。
  王景仁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王茂章。
  王茂章因为和杨渥不和,而杨行密又挂了,没人罩着他,所以就跑去投奔钱穆去了。
  朱老三听说这货现在跟钱穆混,当时就跟钱穆讨要了过去,说是欣赏他。
  钱穆现在靠着朱老三这棵大树乘凉,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马上屁颠屁颠地就把人给送了过去。
  但因为王茂章的名字犯了朱老三他祖父朱茂琳的名讳,所以改名为王景仁。
  王景仁带齐人马气势汹汹地就出发去河北,准备和刘黑炭过两招。
  去幽州的路上自然是要经过王镕的地盘。
  就在经过深州和冀州的时候,王景仁说要入城休息一下,结果休着休着就把深州和冀州两城给占了。
  王镕当时就懵了,咋滴?玩雀占鸠巢的把戏啊!还有咱不是联盟么?亲家你这样做好像不地道吧!
  王镕当天就给朱老三写了一封信,大概意思就是。
  “亲家,快让姓王从我的地盘离开啊!不然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朱老三也给他回了信,说道:“亲家,没误会,抢的就是你的地盘。”
  王镕:“为什么?”
  朱老三:“因为上次你老娘过世的时候,你请了河东的人过去吃饭,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当时派去参加丧礼的小弟亲眼看见了隔壁桌那人就是河东的人,你说有没有?”
  王镕当时就哭了,人家来参加丧礼,连份子钱都随了,难道我还能把人给轰出去不成?怎么也得留人家吃顿饭吧!
  朱老三打死不听他解释,坚持要给他个教训。
  王镕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问手下小弟该怎么办?
  他手下一个姓石公立的小弟建议赶紧找人帮忙吧!姓朱的明显是来抢地盘的,什么打幽州,什么跟河东有勾结,全特么是借口。
  于是王镕当时就给河朔所有大佬都写了求救信。
  给王处直写了一封,说不来帮忙下一个就是你了你信不信?
  王处直觉得有道理,于是出兵相救了。
  第二封信写给了李存勋,说愿意投奔我们,以后跟我们一起混,彻底跟朱老三划清界限,求李存勋出手拉一把。
  李存勋这小子召开大会研究了半天,问大家的意见,到底要不要出兵拉老王一把?
  大家意见不统一,有的说不救,怕是陷阱,因为老朱和老王是亲家,怕他们两人联手阴我们一道。
  也有的说应该不计前嫌,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朋友,帮老王一把也没有什么不对,只要确定他是真的和朱老三闹掰了就行。
  最后李存勋拍板决定,救!
  至于王镕的最后一封信则是送到了幽州刘黑炭的手上。
  那刘黑炭直接就把信给撕了,派人给他回了一句。
  “老子没空!”
  十二月初三,王景仁、韩勍、李思安三人会合魏州兵正式发兵进攻王镕的地盘。
  我们这边一看这阵仗,估计老朱是玩真的了,所以马上派人会合王镕和王处直的人马驻扎在赵州,准备与梁军大干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