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浪百九 > 第一百三十一章夏末

第一百三十一章夏末


  “快点救人!”该也不说啥了直接拉住那个人的手臂。
  浪百九则是搬运尸体。
  终于在这废墟之下看到了一张小孩子的脸。
  “战场上怎么会有小孩子!”该感觉有些奇怪。
  浪百九没有在理会,感觉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救人要紧。
  那和浪百九该年纪一样大的孩童被救了上来,他浑身都是血,身体非常虚弱。
  “他好像已经昏过去了呀!浪百九!”该摇了摇这个男孩的身体,虽然身穿的东西破破烂烂但是却可以看得出来,他一定地位不一般。
  “你不要再摇他了,如果你这样子,他身体本来就虚,会死的!”浪百九突然看到好东西,是一包烟。
  他拿起烟,拿了一根,但是浑身上下没有火,于是对该说道:“你用那把刀砍我!”
  该愣了一下:“你搞什么?”说完还是拿刀砍向浪百九,浪百九拿起身边的刀直接格挡,刀刃之间闪烁着火光。
  浪百九赶紧把烟放过去,火花迅速燃烧,烟被点燃了。
  他抽着烟,烟气顺着嘴巴缓缓的进入鼻孔,刺激他的大脑。
  “你怎么还学会抽烟了?”该有些不解。
  浪百九拿着烟,往该嘴里一塞:“因为这东西是个好东西呀!”
  该也许是天生抽烟的体质,虽然前面被呛到了但是后面抽的非常顺溜。其实说实在的他就是二手烟抽多了,整天在言之凝那,看着看着就莫名其妙学会了。
  “舒服!”该拿了浪百九一根烟,随后对上了刚刚那个烟头,点了起来。
  两个人在这荒山野岭,周围都是尸体的地方舒服的抽起了烟。
  “咳咳咳!”地上躺着的那个突然睁开眼睛,烟味把他给呛到了。
  他迷惘的看着浪百九和该问道:“你们是谁?”
  该皱了一下眉头一脸不爽的看着他:“我们是你的爸爸!”
  浪百九听到该这句话,直接笑喷了出来。
  男孩刚想站起来但是体力不支又倒在了地上,浪百九递了一根烟给他:“抽了这个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什么是兄弟?”孩童不解的看着浪百九。
  “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生死朋友!”浪百九想了一下和他说明。
  该把自己还带着火光的烟头递了过去:“拿去用吧!”
  孩童学着浪百九和该的样子抽了一口烟,随后咳嗽起来。
  “你叫什么?”浪百九把那盒烟收了起来。
  孩童想了一下:“我叫夏末!”
  该一听到这个名字笑了起来:“女孩子的名字,哈哈哈,你这个娘们!”
  夏末一脸怒意:“不许说我是女孩子!”说完拿起剑刺了过去,但是该哪是一般的小孩,直接反手将夏末震开,随后夺过夏末手中的剑一把插在了地上。
  “开个玩笑你就生气了?真的是让人头秃。”该叹了一口气一脸的无奈。
  浪百九看着该摇了摇头对夏末说道:“我叫浪百九,那个家伙叫做该。以后你就是我们的朋友了,你现在肚子也饿了吧!”
  夏末看着浪百九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好亲切,仿佛身上带着光一样,虽然看样子不靠谱,但是却让自己很心安。
  “夏末,你怎么不说话了!”该皱了一下眉头问夏末。
  夏末点了点头:“饿了!”
  浪百九也没有多说直接把怀里面的半块馒头拿给了他:“吃吧,虽然比不上山珍海味但是,能让你不饿!”
  夏末点着头摸摸的拿着馒头吃了起来,他以前从来没感觉这东西会如此美味,该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小声的对浪百九说道:“你这也太慷慨了吧!我们都还肚子饿着呢,你这馒头直接就给他了?”
  浪百九看了看天,这天乌烟瘴气,又看了看这地,这地全是贫瘠,对着该说道:“这天这地都不比我们好,我们能活着就不错了,有人活着却很艰难,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去在意这些?与其救了之后让他饿死,那不如不救!老天对我们都是一样的,没必要那么为难彼此。都是这土地的一部分!”
  浪百九的话说进了该的心坎里面,以前他遇到的人都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他饿的时候没有东西吃,乞讨也不过是被别人当成野狗一样,他看着浪百九,想起他和浪百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当时候的他已经饿的昏倒在地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他看着那天也是像这样灰蒙蒙的一片,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已经到达了尽头。
  “你在这看天呢?”一个人走了过来,和他一样的年纪,但是脸上却带着这个时代难以看到的笑容,如同黑夜的阳光一般,可是这黑夜怎么会有阳光,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该并没有理会。
  浪百九拿出半个包子递给该:“快吃吧!”
  该掐了一下自己,有点疼,这并不是梦,他闻到了包子的香味,赶紧过去拿了过来,虽然包子很硬,但是吃的很香,他的牙本来就不好,所以咬掉了一颗牙。
  牙算什么?他只想活下去,这种乱世,就是活下去都让人疲惫。
  “慢点吃,毕竟呀!还有很多!”浪百九又拿出了一个苹果递给了该。
  该也没有客气直接拿过苹果,那苹果都已经烂的发紫,但是该还是吃的很香,他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
  吃完之后该躺在地上:“谢谢啊!你叫什么?”
  那个人也躺了下来随后对着该说道:“浪百九!”
  “浪百九吗?真是一个不好听的名字!”该微微一笑随后看着浪百九。
  “我也感觉不好听!但是这名字有寓意!”浪百九沉思了一下随后拿出了一个热腾腾的包子:“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该笑了一下:“你这个人是真的贱,但是,人还不错。关键是长的帅!我叫该!”
  “gay?有点东西!”浪百九把还有一半的包子递给了该:“好兄弟一辈子!”
  该接过包子,站了起来,对着浪百九笑了笑,他的门牙有一个已经没了,看起来特别滑稽:“好兄弟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