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人海中如约而至 > 第40章 不想演戏

第40章 不想演戏


  程致恒终于发现了蹊跷,扑过来抓住方向盘向外打偏过去。车子擦着那对吓傻在原地的情侣,呼啸而过,颠簸了两下,在不远处停下来。
  “你疯啦?”程致恒咆哮,车技差,和故意撞他还是分得清的。
  司徒落觉得自己此刻比疯了还要可怕,这对狗男女,上次在名臣购物中心狭路相逢,她脸面丢尽。之后隋欣又跑到西餐厅对她百般羞辱。
  这些天叶磊竟然都没有找过她,也没有打过一个电话,给她一个解释。却敢在校门口大剌剌地卿卿我我。
  真当她司徒落是个死人吗?
  “会不会开车啊?”声音从车外传来,伴随而来的是,蛮横无理的敲窗声。
  车外的男子,正一手敲打车窗,一手牵着惊魂未定的女友,“你下来,下来道歉……开豪车了不起啊!”
  不管外边怎么拍打车窗,司徒落无动于衷,紧抓着方向盘在发抖,她是被气的。他伸手揉了揉司徒落的头,爱抚她,“别害怕,我去解决。”
  “别去!”司徒落一把抓住就要跳下车程致恒,她的手在程致恒的手里慢慢停止的发抖,眼中全是坚定,“我去!你就在这里看着!”
  突然猛开的车门撞到了车外男子的下巴,他吃痛地用手去捂,暴怒大骂,然后骂声戛然而止,因为他看清了跳下车的人。他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
  自从上次在名臣购物广场偶然碰到司徒落后,他一直惶惶不可终日,想着哪天带了钱才敢回学校来。可隋欣告诉他说,司徒落早跟人搬出去住了,不住学校宿舍了,他才敢回来。
  今晚回来,隋欣先回了一趟宿舍,也没见司徒落在,他就信了司徒落真跟人一起外面住了。心下难过,一时愣在那里,连隋欣怎么挂在他身上的都有点无知无觉。
  都这个点儿了,司徒落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隋欣看了一眼司徒落身后的车,没想到司徒落这么快就傍上了有钱的主。既然大家都不是省油的灯,她妈就别装圣女。她跳出来,“司徒落,你要干什么?结婚也可以离婚的,大家自由恋爱……何况你都找别的男人了,不是吗?”她故意意味不明地扫了一眼司徒落身后的车。
  司徒落冷哼一声,恶心她可以呀!她忍!可别恶心别人。
  她一掌撑在隋欣的嘴上,随欣没想到司徒落真敢对她动手,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一个趔趄捂着嘴嗷嗷叫起来。
  “上次你跑西餐厅来恶心我,我就告诉过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你是聋了,还是觉得我司徒落好欺负,一次一次跑出来恶心我?”
  自由恋爱司徒落不反对,但这对男女合起伙来把她卖给高利贷,这笔账怎么算?
  “司……司……”叶磊张口结舌,他扶着隋欣被司徒落逼的一步一退,一句“你怎么能打人呢?”到底没问出来。
  因为司徒落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我只问你一句,你和她有没有去海南?六十万是不是在那里挥霍的?”她的声音冰冷,没有任何感情。
  好吧!这是两个问题。
  叶磊张口结舌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他要创业,六十万哪里够用,当时是隋欣说带他去找一个投资商,才去的海南。隋欣生来是大家小姐,在外面的花费自然是大了些。
  看叶磊的表情已经很清楚,司徒落没有给再他说话的机会,一拳已经挥在他的嘴上。她不听解释,多说无益。因为她上次就说过,“见一次打一次。”
  也许司徒落一开始就该掉头走,把那种不在乎表现的淋漓尽致,才是有尊严的,才更淑女,但是司徒落不。
  那些高利贷曾经把刀子架在她父母的脖子上,那个时候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种奔溃的感觉,没有亲身经历,是不可能感同身受的。
  而他却带着钱和女人去逍遥。
  从上次在名臣见过之后,她就等着一个解释,可是没有,叶磊完全没有任何解释,交代更是没有。
  她可以接受分手,可以接受不爱,可以接受他和自己的舍友苟合,但完全当她死人,她不接受。
  虽然她善于打架,但是她从没有向同学动过手,可是今晚,她动手了。
  不是因为爱,也不是因为恨,是因为公道。
  今天,她只要把还给高利贷的六十万打成医药费就行。
  程致恒看司徒落不由分说就一掌,那男子趔趄着,以一种狼狈的姿势斜斜地摔倒在地。他嘴角一弯,憋着没笑。出手这么狠准的女孩,他还没见过。以一敌俩,他担心司徒落吃亏。“嗨!要不要帮忙?”
  可能是夜黑,或者是混乱中,他还没看清叶磊嘴角已经在渗血,不然,他不会这样淡然。
  “不用!你最好待在车上。”她头都没回,向叶磊缓缓逼近了两步。
  程致恒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视线迅速转向夜空,“流血了?”
  “废话!打架能不流血?”司徒落这边刚喊,一手将上前撕扯她的隋欣甩出去,一手握拳已经朝叶磊再次挥过去。司徒落非常讨厌隋欣,因为她背叛了她们的友情,可她不想打一个女孩子,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叶磊的身上。
  既然他选择了隋欣,那么隋欣招致的一切就该他来承受,包括司徒落的怒气。
  “司徒落,别打了,别打了……你也有男人了,就不能放过我们吗?”随欣带着哭腔不停地喊。
  可是她只要说一句,叶磊必然多挨司徒落两下。叶磊每次被司徒落踹倒,都挣扎着爬起来,满脸的血污。
  司徒落为什么会跟程致恒在一起啊?如果她遇到的不是程致恒,而是任何别的有钱的男人,那么今天的她,还不知道在那个阴沟苟延残喘。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
  淑女都是装出来的,有时候我们需要不淑女。对渣男讲淑女,便宜他了。
  隋欣还在加柴火,“你简直是个疯子,野蛮人!”
  司徒落更加凌冽地去踹叶磊。
  那边程致恒抬头看天空,喃喃道:“愚蠢!”他应该不是说司徒落,开车门翻找了一副墨镜戴上,冲过来拦腰抱住了司徒落。
  司徒落还挣扎着要踹,程致恒不得不将司徒落整个人抱起来,“够了,够了!”
  隋欣趁机扶着叶磊,像条丧家犬一样的离开了。
  司徒落被程致恒塞进了车里,可看着她自己手上的血迹,在程致恒跳上车的时候,她抓了一把纸巾又跳下车了。跑去垃圾桶旁擦自己的手。
  不收拾干净,再晕倒一个,还得她受累照顾。
  司徒落幽幽的就又生了股闷气,叶磊那家伙打完架还有隋欣扶回去,她还得照顾另一个人的毛病。程致恒的晕血就是毛病。
  这个毛病太差劲了。
  “我觉得你这个毛病得改。”司徒落擦干净手回来,“假如今天是你的真女朋友跟人打架,你也躲在车里看热闹?”这很不男人好不好。
  天下女孩子,千万别找晕血的男朋友。
  “我刚才只是观战吗?谁抱你过来的?”程致恒一脸的满不在乎,“你放心,我不会交女朋友。”
  “切!”司徒落撇嘴,表示自己的不满,“好!祝孤老!”她边愤愤地说,边系安全带。
  等安全带系好,才想到,这都到学校了,她还上车干什么?真是被气糊涂了。她又解安全带,准备跳下车。
  “不然我们回别墅吧?”程致恒抓住她,不让她跳下车,“你心情这么糟,别回宿舍再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