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穿书后她成了反派们的亲妈 > 第166章 猪圈里有狼? 16

第166章 猪圈里有狼? 16


  所有的活动都戛然而止,一屋子人齐刷刷看向不请自来的李桂兰。
  见着几人都没说话,李桂兰似乎也有些意识到不太对劲了,干笑了一声道:“在背书呐,我说咋刚刚敲门没见有人答应。”
  ???
  白文静就觉得奇了怪了,这老太太什么时候有敲过门?
  薛小花直接开口道:“奶你撒谎,你啥时候敲过门了?”
  薛柏年也跟在薛小花后面嚷嚷:“奶奶你没敲门,你就是没敲门。”
  李桂兰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依旧倔强着道:“我敲门敲的是外面的大门,你们几个在屋里没听见,呀,这屋子里怪暖和的。”
  李桂兰说完,直接端了凳子坐在炭炉边伸手烤起来。
  白文静这会儿也搞不懂她这婆婆到底来她家干啥,于是道:“娘,你今天来我家有事吗?”
  言下之意,这老太太要是没事,就不要往她家晃悠了。
  老太太呵呵一笑,冲着薛长安道:“长安啊,你大嫂我也寻了大夫给瞧过了,都说治不好,我寻思着你大哥这一家还是不能断了后,要不你帮忙给物色一下,看哪家姑娘愿意嫁进来,不是姑娘家的也成,只要能生儿子。”
  ???
  她上一次不是做任务把这老太太重男轻女的思想给摆正过来了吗?怎么这会儿又喊着要薛青山生个儿子?
  当然这只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这老太太找大儿媳妇,为什么要让她相公去帮忙物色?
  老太太脑袋是秀逗了吗?这又不是给薛长安选媳妇儿,为啥还让他去挑?
  所以白文静将疑惑的眼神看向薛长安,薛长安淡淡道:“原来娘是想给大哥纳妾呀?”
  李桂兰先是一愣,她还没怎么把这个新鲜词联系到自己身上,要知道纳妾这两个字都是有钱人家才玩得起的事情,以往她家穷,养得起一个媳妇几个娃都不错了,怎么可能纳妾。
  如今一听这高级又新鲜的词,李桂兰顿时喜欢上了,于是点点头道:“是是是,是想给你大哥纳个妾。”
  “噢……”
  薛长安淡淡的应了声又道:“既然是纳妾,那得要当家主母决定才是,大哥家的当家主母不就是大嫂吗?这个事你问我不行,得问大嫂。”
  “你大嫂这不是疯了吗?一个脑子都不清楚的人怎么可能做得了这个主?”
  李桂兰思索了一下,斜着眼睛看薛长安,接着慢吞吞道:“娘知道你在外面跑的这么多年,见的世面不少,相信你的眼光,你挑的准能行。”
  李桂兰说着,还将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白文静。
  白文静知道,老太太这是在暗示她一共生了两个儿子,可她就觉得奇了怪了,当初她这个儿媳妇,那可是李桂兰自己看中的,就算眼光好,那也是该夸她自己才对,怎么非得要薛长安去给选呢?
  薛长安干脆道:“娘,不管大嫂是疯了还是没疯,她总归是大哥明媒正娶的正房,你若是不问一问大嫂,往后这事情传了出去,别人戳脊梁骨的还不是你?”
  李桂兰觉得她儿子说的很有道理,但又有一些不对劲,等她出了门才恍然大悟,她大儿媳妇不是疯了嘛,问了能有啥用?
  不等她转身回去再问,那大门已经被闩上,她再想推门进去已经没指望了,只有讪讪离开。
  白文静趴在窗户上,直到看着李桂兰真走远了才压低了嗓子问:“相公,娘要给大哥纳妾,为啥要你去物色?”
  白文静问薛长安的时候,眼神里已经带了一丝异样。
  薛长安不慌不忙道:“娘的意思是,让我花银子去给大哥讨个媳妇。”
  “让你花钱……”
  白文静话说了一半算是领悟过来,感情是老太太自己舍不得银子,还想压榨他们呢。
  白文静有些不悦了,明明老太太得了薛长安不少银子,虽然不是很多,可也能让老太太一家衣食无忧的过好几年了。
  可这老太太倒好,虽然口口声声说是偏袒他们家,但在白文静看来,老太太是变了一种方式压榨他们而已。
  所以白文静忍不住叹一口道:“她都有银子了,咋还打咱们的主意?”
  薛长安淡淡道:“你觉得银子对于咱娘而言,会嫌多吗?”
  “……”
  这还用问吗?就算是给老太太再多的银子,她都不会嫌多,因为她就是这样的财迷。
  老太太背上的伤才好了一些,就跑她家来谋东谋西,看来她得是时候出手反击了,不能总这么被动才是。
  白文静歪着脑袋看薛长安问:“你相信你娘给大嫂找郎中看病了吗?”
  “不相信。”
  得,这亲生儿子都不相信,她肯定更不会相信了。
  虽说云三娘还能指望的上一些,可一样不是老太太的对手。
  正思索着,薛柏年从院子里一溜烟跑进来,哐当一声就把房间门关上了,嘴里惊慌道:“娘,有大灰狼,猪圈里有大灰狼要吃了猪崽子!”
  ???狼?这大冷的天,狼跑进她家你事了?
  “大灰狼在哪儿?看我拿了扁担不打走它!”
  薛柏钧说着,已经从炕上跳下来,抓着门口靠着的扁担就往猪圈跑。
  白文静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好在薛长安也及时奔了出去。
  猪圈里果然传来簌簌声响。
  薛柏钧拿着扁担准备靠近,就听到猪圈里突然传来猪的喊叫声,声音惨烈的就像村子里前阵子杀猪的声音一样。
  “娘耶!”
  纵使薛柏钧自称胆子大,这会儿也扔了扁担往她怀里扑。
  薛长安接过扁担一步步往猪圈的地方走,挑开稻草却见着身穿破烂又单薄的大嫂谢招娣出现在眼前。
  此刻谢招娣怀里抱着挣扎嚎叫的猪崽子,一边伸手拍着安抚一边将脸贴在了猪头边上笑道:“你看我们春生多调皮,我抱他他都不让,小坏蛋,娘就是想好好抱抱你,春生,春生啊,乖一点。”
  薛柏钧一看是他大娘抱着他家猪崽子又哭又笑,立马嚷嚷道:“娘,大娘咋抱着猪崽子喊春生呢?春生不是死了吗?”。
  “谁说春生死了?胡说八道,再胡乱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我家春生这不在这里吗?我不许你们咒他,你们就是妒忌我生了一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