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虎啸斗罗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金鳄斗罗

第一百六十七章 金鳄斗罗


  落日森林外面,两大帝国的联军中间,武魂的驻地里一位白衣女子来会踱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玲儿,你这是怎么了,叫你不跟来你非要来,怎么这还没有和魂兽对上呢,你就心事重重的,有什么事情,说来给爷爷听听。”金鳄斗罗来到金玲身边,一脸宠溺,来的落日森林以后他发现自己的这个孙女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金玲看了看周围的侍卫,把金鳄斗罗拉到自己的营帐中,然后,用魂力把整个营帐隔绝开来,确保无人能够听见他们的谈话后,才看向金鳄斗罗,一脸严肃的问道:“爷爷,你觉得这次武魂殿,不应该说教皇和大供奉对两大帝国的这次出兵是什么态度。”
  “什么’什么态度’?魂兽森林相继禁严,已经威胁到了我们魂师界根本,两大帝国出兵虽然更多的是私欲,但是这场战争早晚都得打,就算这次两大帝国没有出兵,过不了多久我们武魂殿也得出面号集天下势力,和魂兽要一个说法,只是两大帝国都只是一帮鼠目寸光之辈,到了现在还在想着算计武魂殿,根本分不清轻重缓急,要不是教皇逼的他们无奈,他们那会出兵。”金鳄斗罗冷哼一声,对两大帝国十分不屑,三大魂兽的同时禁严,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武魂殿,他们掌控者魂师界一半以上的魂师。
  两大帝国虽然是斗罗大陆的统治者,但是地位却在武魂殿之上,两大帝国的历代帝皇做梦都想让帝国成为大陆真正的主人,只要魂师的实力变弱,那么武魂殿无论如何都没有能力再和两大帝国争锋,这也是魂兽森林禁严一年多来两大帝国丝毫没有反应的原因。
  “爷爷,我听说在我们到来之前落日森林出现一些化形凶兽见了昊天宗唐晨。”金玲看着她的这位爷爷,这位把一生都奉献给武魂殿的金鳄斗罗,只有她才知道,千道流和比比东对魂兽的态度并没有金鳄斗罗想的那么糟糕。
  “玲儿,这个你大可放心,唐昊的情况我或许不太清楚,但是昊天宗和唐晨是不可能做出勾结魂兽的事的。”金鳄斗罗哈哈大笑,他的魂力虽然远不及千道流和唐晨,但是他的辈分比千道流和唐晨都还要号,可以说千道流和唐晨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唐晨的人品他自然最清楚不过了。
  金玲摇了摇头,轻声道:“爷爷,我不是说这个,你还记得一年多前,千仞雪和鬼斗罗的哪一战么,你可记得千仞雪在整个战斗过程中都没有使用过魂技,她才二十出头,就算她拥有着极致武魂——天使,也不可能不用魂技就打败鬼斗罗。”
  “玲儿,你究竟想说什么,小姐成长快,那对我能来说是天大的好事。”金鳄斗罗对武魂殿绝对是忠心耿耿,并没有听出金玲话中的弦外之音。
  “爷爷,几年前星罗帝国曾经出现一个女子,之后的一段时间之中她都活跃在星罗城的大斗魂场之中,而且从来没用过魂技,这件事斗罗大陆所有高级势力都有所耳闻,爷爷你一定知道吧,而且以爷爷的能力也应该知道那个女子就是千仞雪吧。”见到金鳄斗罗点头,金玲目光变得凝重起来,声音也加重了几分,道:“而在千仞雪离开武魂殿去星罗城之前,武魂殿曾出现过一个人,或许不是人,而教皇和大供奉都曾产生让千仞雪拜他为师,当时我也在场,而这个人的外貌,和前几天出现在落日森林的一个凶兽十分相像,我在两大帝国联军之中看到了他的画像,如果不是有人故意冒充的话,我敢肯定,他们确实是同一个凶兽,而且……。”
  “等等,据我所知小姐的老师好像是烈阳商会的付天吧,而且当初在星罗城付天好像也出现在了大斗魂场之上,好像不但没有用魂技,就连武魂都没有用就击败了魂圣的戴宇杰,那几个凶兽的画像我也见过,没有一个像付天的啊。”金鳄斗罗打断金玲的话,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爷爷,要想改变容貌的办法有很多种,武魂殿的传承魂骨不久有一块可以任意的改变样貌么,魂骨都来自魂兽身上,魂骨有的魂技,魂兽拥有也不奇怪,而且爷爷你想想魂兽森林禁严,武魂殿内部早就有很多请战的声音了,可是教皇和大供奉一直斗以各种理由推脱,这根本就不是武魂殿的作风啊。”金玲沉声说道。
  “你是说勾结魂兽的不是昊天宗而且武魂殿。”金鳄斗罗脸色变了又变,不知道在想什么。
  金玲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大供奉和教皇都知道我知道付天省份样貌,还是让同意我和爷爷一起来落日森林,很明显不打算瞒着爷爷,想要借我之口告诉爷爷真像,如果他们成心要瞒着爷爷的话,我应该早就被秘密解决掉了。”
  顿了一下,金玲继续说道:“千仞雪回到武魂殿的这段时间里,我以各种理由找她切磋过好几次,虽然我不是她的对手,但是多次的交手我发现千仞雪并不是不用魂技,而且没有魂技,如今她的天使武魂上根本就没有魂环。”
  “难怪,难怪,哪怕面对唐昊她也没有使用魂力。”金鳄斗罗脸色已经变得和金玲一样沉重,道:“不需要魂环就能修炼,受益最大的确实是魂兽。”
  “爷爷,你打算怎么办?”金玲问道,这件事必须金鳄斗罗亲自拿主意。
  “怎么办?怎么办?”金鳄斗罗神色复杂,喃喃道:“千道流啊千道流,你可是让我为难啊,你就不怕我们把这件事说出去,让武魂殿遗臭万年么?。”
  “武魂殿带我们不薄,但是这又关系天下众生的安危,我们应该何去何从?”金玲已经思考一段时间了,但始终无法做出选择。
  思考了片刻,金鳄斗罗隔空看了武魂殿的方向一眼,沉声道:“玲儿,我回武魂殿一趟,我必须当面问清楚教皇和大供奉究竟是怎么想的,要说他们为了自身利益勾结魂兽的话,我打死也不相信。”
  “不可,爷爷如果他们真的勾结魂兽的话,除非你答应加入他们,否则以武魂殿的力量,爷爷你恐怕很难走出武魂殿。”金玲说道。
  “我知道!”金鳄斗罗脸色沉重,道:“武魂殿我我们恩重于山,我们不能凭借着自己层猜测就不问缘由的背叛武魂殿,我相信教皇和大供奉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金鳄斗罗看向金玲,神情严肃,道:“玲儿,我离开的时间里,我们带出来的一万魂师军团就交给你负责,在没有我的消息之前刚才的话谁也不要讲,如果听到我的死讯也不要去给我报仇,带着这一万魂师军团加入两大帝国的联军当中,永远都不要回到武魂殿当中。”
  “大供奉和教皇没有杀我,那就一定不会伤害爷爷的,我等爷爷回来。”金玲看着金鳄斗罗,咬牙道,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金鳄斗也不该阻止。
  “我们先出去吧!”金鳄斗罗说完带着金玲走吧营帐。。
  金鳄斗罗和金玲刚出来,就看见一对士兵跑了魂力,:“供奉大人,小姐,刚刚一只凶兽在阵前挑战昊天唐啸。”
  “也好,先去看见凶兽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金鳄斗罗边说边带着金玲一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