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王爷你的师父掉啦 > 227 小鸡肚肠

227 小鸡肚肠

    反正最近我也是闲得骨头疼,不如去会一会你。
  
      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你就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你不能随便打主意的人!
  
      真是欺负人到家了,她宋离月看上的,这个苏虞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惦记。
  
      小别扭可是她千辛万苦才给救活的,可宝贝着呢。
  
      宋离月的动作太快,徐丞谨还没看清,她人已经冲出了书房,直奔凌香水榭而去。
  
      粗暴地一脚踢开门,宋离月气势十足地往梳妆台前一坐,“青鸟,玉虎,拿出你俩看家的本事,把你家小姐我使劲往好看里捯饬!”
  
      青鸟和玉虎被吓了一跳,“小姐……”
  
      宋离月冷声哼道,“你们小姐我今天要艳压群芳,杀她一个落花流水,让她此生都不敢再跟和我并肩站在一起,就连提一下,她都得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青鸟和玉虎凑近一些,看着宋离月满脸的杀气,面面相觑之后,问道,“那个她……是谁?”
  
      嘴角噙着冷笑,宋离月吐出话来,“马上就要尸骨无存的手下败将……”
  
      ***
  
      苏磬卬是帝师,此次前来定是不容许有丝毫的怠慢,赵修接到消息,刚安排好,苏府的轿子就到了康亲王府的门口。
  
      一前一后,两顶轿子,赵修的眼睛眨了眨,额际青筋直跳。
  
      苏虞小姐也来了,这下有热闹瞧了。
  
      要是家里那个小祖宗知道这里面的爱恨情仇,还不得翻了天啊!
  
      赵修这边恭敬地上前把人刚迎到厅中坐下,徐丞谨就到了。当然了,比徐丞谨更早到的是宋离月。到底有多早呢,算是和苏家父女一前一后进来这厅中的吧。
  
      不过,走在前的是宋离月。
  
      此时她躲在一旁的帐幔之后,悄悄地看着那对不速之客,主要是看苏家那个小姐。
  
      说起来,她宋离月也自认不是小鸡肚肠的女子。
  
      先不说那显赫的家世和尊荣,但就是徐丞谨那俊俏的相貌和出众的才情,在遇到她之前,有那么一两个难以言表的小暧昧,她也是能接受的。
  
      可让她意难平的不是其他,而是苏虞那曾经差点和徐丞谨成亲的身份。越想,心里越是憋闷,宋离月都快把攥在手里的那块帐幔揪烂了。
  
      见赵修把人迎到厅中,一一落座之后,宋离月立即把视线全部都投在那个苏虞的身上。
  
      哼!
  
      瓜子脸,双眉细长,鼻梁小巧,樱桃小嘴,仍旧还是那副话本上容易跟书生夜奔的富贵人家的貌美如花的单纯小姐模样……
  
      人跟在父亲身后,乖乖巧巧,温柔可人,就连和赵修说话,神态之间,全显露出娴雅出尘的气质。
  
      宋离月看得直撇嘴。
  
      要是没去苏府那一趟,她也许还会对眼前这个娇柔温婉的女子有着几分好感。可那晚她的声嘶力竭,她那爱而不得之后的疯狂,都让人心底只发寒。房前的花阵,室内的陷阱,那是好人家的姑娘该有的东西吗?
  
      对了,临清好像还说她也有一块那发光的石头。
  
      啧啧啧,秦则宁,赵承风,李木鱼还有徐光霁,哪一个不是精的跟猴似的。她一个未出阁的小丫头竟然可以和他们周旋,哪里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现在这副娴静温婉的模样不过都是装出来的。这么会演,咋不搭戏台子唱戏啊。
  
      今天来康亲王府,看样子这位苏虞小姐也是精心装扮过的。
  
      一身鹅黄色的衣裙,看似淡雅,却实打实的奢华繁复。
  
      光是裙摆,宋离月方才都已经注意到了,上面绣着的花纹全部都不是普通的丝线,折射着阳光,璀璨异常。发髻倒是没有什么别出心裁,很普通的未出阁姑娘的寻常款式,鬓旁斜斜佩戴上一枝珍珠流苏。
  
      不得不说,这位苏虞小姐很会装扮自己。
  
      通体看来,就是温婉娇媚,顺带着乖巧娴雅,妥妥的就是男子都想要娶回家的那种贤妻良母。
  
      宋离月默默翻了一个大白眼。
  
      哼!
  
      苏磬卬早就不在朝中担任任何的职务,三四年前就回家养老了,天子之师的头衔还在,赵修招呼得很是殷勤恭谨。
  
      因为苏虞的关系,宋离月对这个苏磬卬也不敢有什么好印象。
  
      养不教父之过,好好一个小姑娘,不管束着在绣楼里绣花绣蝶绣手绢,抑或是念几句酸诗什么的,瞅瞅她都掺和到什么事情来了。
  
      正晃神的时候,就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宋离月顿时眼前一亮。
  
      哈,徐丞谨来了!
  
      宋离月立即把视线挪向门口处,果不其然,一抹修长挺拔的男子身影缓步而来。
  
      薄唇微抿,俊颜上没有丝毫的笑意,斜眉入鬓,端的是一副淡漠疏朗的模样。宋离月见惯了他温和含笑的模样,乍见如此不同,很是稀奇,瞅着人看个没完。
  
      这般紧追不舍的视线,徐丞谨敏锐地察觉到,眼眸微转,一眼就瞧见旁边的帐幔后面那抹纤细的女子身影。
  
      宋离月被发现了,倒是没有躲闪,扯着帐幔谨慎地遮住自己的衣裙,悄悄地冲他比了个手势,算是打了个招呼。
  
      徐丞谨没有拆穿她,步履未停,就连脸上的神色都未变,只是眸光底闪过一抹笑意,人就直直往前走了过去。
  
      顺着自己主子的视线,赵修自然也后知后觉地发现了宋离月。反正不是商量什么军政大事,他不嫌事大地也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走到厅中,徐丞谨恭恭敬敬上前行了学生礼,“老师。”
  
      苏磬卬也不托大,忙上前一把托住徐丞谨的胳膊,笑呵呵的模样,很是慈爱,“老夫如今已经是一介白衣,王爷的礼,老夫担不得啊。”
  
      徐丞谨行完礼,站直身子,看着面前这位四十多岁,却已华发早生的启蒙老师,认真地说道,“朝中再无苏大人,可在我这里,老师还是老师。学生给老师行礼,天经地义,老师何必惶恐。”
  
      苏磬卬看着长身玉立的徐丞谨,眼眶微湿,“十年了,老师终于能看到你重获新生,死后也能闭眼了,即使遇到先帝,也不至于羞愧遮面。”
  
      徐丞谨扶着他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亲手斟了一杯茶递了过去,“老师仁爱之心,学生如浴暖阳。”
  
      宋离月在一旁听着他们文绉绉地说着场面话,牙都快酸倒了。
  
      “丞谨哥哥……”
  
      一道温柔无比的女子声音传来,吓得宋离月一个哆嗦,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哎呦喂,这麻到骨头里的称呼,肯定就是那位苏虞小姐的杰作了。
  
      欺负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宋离月这次可是顾不得什么遮掩身形了,直接探出头来看。
  
      徐丞谨还站在那里,苏虞小姐袅袅婷婷地走了过去,俏生生地站在他身边,仰着小脸看着他,眉眼含情。
  
      一个高大挺拔,一个娇小玲珑……
  
      呵呵呵……
  
      那个苏虞肯定认为他们真是般配着呢吧,还丞谨哥哥……
  
      嘶,真是难为她捏着嗓子叫出口来。
  
      嫌弃的同时,宋离月发现自己真的,真的,太不会来事了。
  
      你看看人家,都知道叫哥哥,你倒好,都是生硬地喊什么徐丞谨,连名带姓,就连徐宁渊都还知道偶尔喊一两句六哥……
  
      赵修一直都留意宋离月这边,见人气呼呼地探出头,吓了一跳。好在苏家父女的注意力都在自己主子的身上,他忙冲宋离月打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宋离月瞧见了,不情不愿地退了回去。
  
      依着她的性子,早就二话不说,面对面单挑。可她冲出去,自己是舒服利落,可青鸟和玉虎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会一天十二个时辰抹着眼泪,苦口婆心地念叨着什么康亲王府的颜面。
  
      算了,先忍忍吧。也不急在这一时。
  
      “苏虞,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正咬牙切齿的时候,忽然听到徐丞谨的声音,宋离月顿时更不开心了。
  
      什么别来无恙啊!
  
      谁让你打招呼的,你应该冷若冰霜,置之不理!
  
      你要是不方便出手,那你喊我啊,你又不是没看到我,你不方便说话,冲我打个手势,我立马冲出去,立刻把人扔出去,保准让她这辈子一见到你就吓得掉头就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王爷你的师父掉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固定开始-->
  
      <center></center>
  
      <!--固定结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