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这个系统不会帮我 > 第四十四章、奇怪的患者

第四十四章、奇怪的患者


  叶法医很快就来到了死者身旁。
  他缓缓蹲下仔细的打量着他,然后流露出了一丝兴趣的笑容,慕白与他是老搭档,每当见到他这个反应自己就无比头疼。
  因为这暗示着两个事情,第一,这死者的死因令他感觉稀奇,带着兴趣。第二,也就是这个兴趣会很难以调查,而越难调查就代表慕白会变得很忙很忙,而越忙对于他来说也就是想要的结果。
  慕白一只手捂着脸颊转头说道:“完了完了,十秒。一句不吭,看来我又得和处长好好喝一碗茶了……”
  他心底里暗自想到。
  没过多久,叶法医缓缓站了起来对着慕白说道:“有两个结果,你想听那个?”
  “这……?这还有得选?”
  叶法医一愣也是,对于他们来说是知道越多越好,然后整理一下思路说着:“第一个结果,这就比较稍微正常。他死因是大量失血而死,然后被人挂在这里吊着。而脖子上的痕迹也有可能是凶手所致的,目的就是伪造成上吊自杀的样子!”
  “大量失血?你确定,他外边没有任何的伤口,怎么会因失血身亡?”肖阳此刻站出来露出深深的疑问。
  叶法医摆了摆手然后继续说下去:“至于为什么会大量失血,哼我想这不是我应该调查的。而第二个就有些偏离奇,他被人控制,然后自觉的上吊。随后抽干血致死!”
  因为他发现,脖子上的抓痕实在是太逼真了,就算是惯犯也不能够完全模仿得一模一样。
  众人本来就把他围城一圈,他所说的一切都如雷贯耳,都表示着厚厚的质疑。
  “你……”
  慕白一只手揽住肖阳,然后细细斟酌着。这家伙不会忽然之间就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并且他不会撒谎,而且他撒谎的样子十分搞笑。
  凭借与他相处慕白已经明白,他刚才说的这一切的确是他初步检查的结果。
  叶法医眼睛盯着慕白心里不知道有句话在这里该不该说,而慕白他很快就捕捉到叶法医的这个眼神。然后与他相互点头后并对着警务人员让其把尸体给运走。
  “而死亡时间……我想皮肤能皱巴到这种程度没有几年恐怕是不行的!”叶法医回头看着警务人员在用着白床单掩盖着尸体,两手互相把掌上的手套摘下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变得云里雾里的。
  因为这具尸体都没有以上他描述的症状,被外人听起来更像是胡编乱造的。指不定被人以为是误导判断,但不过慕白不会这么想。
  叶法医他最为了解,一般分析的时候他很懒,刚才说的那些话不是说以前,那就说以后。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一个人死后会逐渐被微生物分解。而尸体会变得不忍直视,并不是这种宛如刚刚死的状态。
  “你说会不会只是简单的上吊自杀?”洛小依此时走上一步问道,她神情有一些疑惑,但她还是说出了心中所想。
  叶法医嘴角淡淡冷笑说道:“你见过去其他家自杀的人吗?”
  “就算有这样的可能,那他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叶法医环绕的看着这间密室,然后目光勾勾的看着鬼屋工作人员这七名。
  很显然他是在怀疑凶手就在这里。
  杨铭师站了出来说道:“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昨晚我们没有任何人回过鬼屋!”
  当即所有人都会把杨铭师视为中心,慕白和洛小依两人撇着头看着他,随后向他问道:“你确定?昨晚上没有人回过这里?”
  杨铭师点着头说道:“昨晚上我为大家庆祝便自掏腰包弄了一烧烤,当时所有人都在,那个时间段大家都没有离开过。所以就更不可能来做这样的事情!”
  慕白看着他坚定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撒谎之意。
  “那会不会是结束之后再回到这里的呢?”洛小依走上前问道。
  杨铭师也摇了摇头说着:“不会的,当时我们烧烤的地方距离他们住宿的地方很近,走几步就到了。而且大家都在都可以互相作证……只不过……”
  “不过什么?”
  “我们还有两个员工并没有住在一起,但都由我兄弟亲自接送回去。都可以互相作证!”杨铭师迟疑一会儿说道。
  慕白也十有八九猜到是谁了,但她并没有出现在现场,她的可能性也不小。他叹息一声,为什么这种案子都会与你有关呢?
  “我还有一个员工叫做邓泠泠,她是负责服装设计,以及鬼屋环境布局。她居住的位置是距离这儿挺远的长虹小区,和高媛是同一小区……”杨铭师伸手示意着一旁的高媛。
  高媛此时看着慕白,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现在无疑她与邓泠泠的嫌疑是最大的。
  慕白不由的冷笑,现在还没有查出死者还不能妄下定论。不过他自己是知道邓泠泠住哪儿的,她既然担任服装设计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
  他问了一下邓泠泠的情况,杨铭师简单的猜测一下。
  “按照往常时间段,她应该和你们同时当场才对。很可能被拦在外边了!”
  慕白让其一个人出去让她进来。
  然后向他们做简要分析,昨晚上从下班开始到回到宿舍的各个时间段在做什么。
  很快外边就带进来了三名人。
  分别是邓泠泠、东强以及银松。他们也是刚才在楼下时通过小道信息才知道鬼屋出事了。
  当慕白与邓泠泠再一次对望时都纷纷展露出无奈之色,没想到才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又在她身边发生了事情。
  现在他们五人都已经把自己昨晚这段时间做了什么给说了出来。
  彩霞、任晓丽,还有三名男性工作人员,他们都比较木讷一点,不擅长过多言语,做的大多是一些重活累活。
  而根据描述,昨晚上还有一个人与他们结伴走回宿舍。
  此时银松站了出来,表示自己就是和他们一同回去的那个人。
  那么这样子就有了六人相互作伴、作证。这六人的嫌疑也就大大减轻,而根据杨铭师描述,鬼屋的钥匙有两人拿着,一个是他自己,另一个则是刚刚从楼上走上来的东强。
  他就住在这附近的店铺里,因为他又是一家理发店的老板,自然也有他自己的房子。
  但平时都是杨铭师来得最早,开张将近一个月了东强差点都忘记了自己有钥匙这一回事。
  而且慕白发现,这鬼屋设计得极为复杂,凭借第一次印象的话是不可能这么顺利找到这密室。看着周围并没有任何物品挪移,很明显并没有发生争执。
  那推理的方向正是和叶法医说的一样,要么被人杀害后再弄的手法。要么就是他自己杀了自己,才能做到这么完美。
  并且这个人的体型不比慕白自己强,但绝对不会很差,属于成年人体型的中高层。
  要轻易杀死这样的人,不经历打斗他又是怎么吊死在这里的呢?
  慕白现在脑壳要炸了,昨晚刚刚经历一群疯狂的精神病人现在又出现死者,自己瞬间身心疲惫起来。
  此时叶法医乐呵呵的一笑,与他擦肩而过然后淡淡说道:“今天傍晚,给你一个小东西。地点在买咖啡豆的皇冠女孩里,记得有诚意啊!”
  随后他便提着笑容走了出去。
  他如今又有了任务,并且与慕白相比较就太过简单了!
  诶,这个大城市里又多了一个伤心的人。
  不过慕白已经把目标缩小起来了,他决定相信叶法医的第一个说法,那就是首先被人杀害然后在来到这里进行上吊自杀的伪装。
  那么先抛开他那个死亡时间,然后环顾了周一问道:“你这里有摄像头吧?调查一下监控!”
  “嗯哦,已经开始调查了。应该没过多久就有结果了!”杨铭师此时接口就回答说道。
  慕白看着随后跟着他往工作室里走去,像这样子的,鬼屋都要配置上监控摄像头,不然有游客困在里边出不去就难搞了。
  即便有引导灯,但以防万一,还是配备最为好。
  根据描述。
  每天晚上高媛都会检查一下鬼屋的的设备,每个地方都会有走一遍。昨天下午都还没有发现,那么就只有在昨天他们出来到今天早上的这段时间了。
  很快他们便来到鬼屋的机房,这不仅仅是监控室,而且还是电源机房,在右侧里边还有很多的闸刀。
  总电闸,抽水闸……
  在这里杨铭师很快就调出来昨天的录像,视频速度是X4。
  一开始是最后一批游客进来的录像,他们诺诺的走在道路上,扭着头看着两侧生怕又出现什么东西。
  再加上制冷空调的寒气,他们的两手几乎都是揉搓着两手肘。看起来十分的胆怯,但因视频速度的加快,他们的身影在一个窗口中不会待上五秒。
  直至最后一批客人全部出去,他们工作人员才会出来休息一下。没过多久便看到高媛手中拿着电筒,不过并没有打开,周围的灯光也足矣了。
  而那间密室的摄像头安装得很不好,它位于角落,不过有半边看不见右侧,这尸体就位于摄像头的盲区……
  高媛走在里边特意的翻看了一下设备,都感觉没问题后也拉下绳索机关出去了。
  这过程中肯定是没见到这具尸体的。经过她的检查,也就代表这一天下班的时间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