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要做皇帝 > 第二十五节 一文钱难道英雄汉 1/3

第二十五节 一文钱难道英雄汉 1/3

    昨天晚上那节被我删了,因为写的太渣了啊啊啊啊,当时我是头昏脑涨,精神极度匮乏下勉强写的,今天看看,好渣啊好渣,果断删了重写~

    so~~~~~~~今天还是3更,嗯但因为昨天的2b行为,所以明天也是3更,求收藏求推荐!!!!!!

    ………………………………………………………………………………

    刘德的马车轰隆隆的碾过长安的大街小巷,五十名北军卫士紧紧护卫左右,汉家的黑龙旗迎风招展,一路上无数人侧目。

    随着离皇家宫廷越来越远,繁华开始消退,路上开始出现衣衫褴褛,拉着牛车甚至推着独轮车的各色劳工。

    看到这些贫民,刘德就知道,目的地不远了。

    大约又前行了两里多地,马车在一个街口停了下来。

    “殿下,平信市到了!”车夫提醒刘德道。

    刘德起身,走下马车,抬头看向前方的建筑。

    汉承秦制,不止律法大都都是在秦法的基础上修订的,就连城市布局与管理,也跟秦代没有太大差异。

    汉书记载:长安闾里一百六十,居室节比,门巷修直。

    这说明,长安城的城市建设是有规划的,不是盲目的乱修乱造

    出现在刘德眼前的,是一个有些冷清的贸易市场,许多店铺甚至都没开门,偶尔才能看到有几个平民打扮的路人从一些店铺中扛着大大小小的各种编织物出来。

    “殿下,这平信市,又称柳市,在这里的大都都是贩卖些柳条编织物以及扫帚一类物事的商家……”车夫倒是知道的挺多的,低着头给刘德介绍道。

    “哦!”刘德点点头,看了看手中的另外三块令符,问道:“那你知道直市、槐市、长陵市是做什么的吗?里面的商家大都是经营些什么门当的?”

    “直市是菜场,凡渭水渔民、屠夫,大都都在直市,槐市以典当闻名,长陵市在城外奴婢并不怎么熟悉,听说并不常开,每月初一十五才开……”车夫恭敬的答道,然后他想了想提醒道:“殿下所问的这四市有两市在西,只有直市在东,另一市长陵在城外,也并不怎么有名!”

    “知道了!”刘德点点头。

    尽管早知道晁错没安什么好心,但此时听了,刘德心里还是不免有些火气的。

    即使刘德只是一个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的皇子。

    但多少也是知道一些常识的。

    长安九市西六东三,西市看上去数量多,但其实影响力一点都不高,平时人流量也有限。

    就连朝廷处决犯人,也是在东市进行,从不去西市,因为西市的人流量太少了。

    只是听完车夫的介绍,刘德就知道,这晁错是故意恶心他的。

    平信市是手工编织业的聚集之地,一看就知道没什么油水。

    长陵市在城外,还是个赶集的地方,初一十五才开张,那要能捞到油水才怪!

    槐市就不用说了,自古以来典当业都是读作典当写作高利贷,而汉代的高利贷商人一个比一个生猛,刘德就记得前世吴楚之乱开始后,周亚夫率军平叛,因为军费不够,只能找长安的高利贷商人借了高利贷三千金……

    连朝廷都敢放贷!

    最后还成功的收回了本息!

    只此一事,就可以想见那帮高利贷商人的后台有多硬了!

    十之**站在后面的都是各地诸侯王与彻侯勋贵。

    刘德甚至都不怀疑,只要他敢动一下槐市的那帮高利贷商人,第二天潮水般的攻忤就能淹死他。

    至于唯一一个丢过来的主要市场直市。

    晁错也没安什么好心。

    那直市可是菜场,渭河上的渔民跟长安的屠夫的饭碗所在。

    操持这两个行当的人,赚的也差不多是血汗钱,搞不好,在哪里做买卖的都是些苦哈哈。

    可以想见,刘德若是把主意打到了直市上,那么,血汗钱被动了的渔民跟屠夫,那是肯定跟刘德没玩没了了,而且,从苦哈哈身上就算敲髓吸骨,那也弄不出多少钱来。

    不要以为皇子就不需要钱。

    也不要以为太子不需要钱!

    更加不要以为皇帝不需要钱!

    有着前世经历的刘德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他振臂一呼,就有无数人自带干粮,给他做牛做马还毫无怨言——那只是天真的想法而已。

    既然生活在这个真实的世界。

    柴米油盐酱醋茶,那样不要钱?

    前世刘德做河间王时,每年王宫开支常常是千万钱以上。

    如今在这寸土寸金的长安,想向太子大位发起冲击,那就更离不开钱了。

    不说别的,出来做事,就要招人,招人就要支付俸禄,逢年过节还得给个红包,下面的人把事情办好了,更是要打赏。

    没有钱,就算吹的再怎么天花乱坠,也不可能有人跟。

    这就是现实!

    而钱从哪里来?

    刘德的便宜老爹做太子时,太**里的开销,三成是朝廷报销,七成是自筹。

    当年,这长安城里的商铺、手工作坊、高利贷商人,但凡有点规模的,都会按时上交一定数额的‘礼物’。

    晁错能爬到现在的位置,最大的原因不是因为他跟便宜老爹感情深,而是因为他懂经济,会理财,当年做太子家令的时候,把全太**里里外外的财务整理的干干净净,让便宜老爹不用为了弄钱发愁,又时不时的跳出来上个奏章,刷刷存在感。

    但关键是,现在刘德还不是太子。

    不是太子,就没那个名分也没那个底气跟长安的豪强商人伸手要钱,就算有人送钱上门,那也不敢要的。

    因此,刘德想要做事,那他的财源就只能是辖下管理的地盘。

    可能便宜老爹那里会给一笔启动资金,但最多不过百金……

    这年月,稍微招个识字的书生,做文书一类的杂务,每年少说也得支付人家两千钱的俸禄和五六十石粟米,还要给布料,逢年过节发块肉,这就一年起码要给他列一万钱左右的预算。

    刘德手底下现在是四个市,就算按照最低配置,每个市招十个文士来负责整理各种文档,规划各种计划,那一年就是四十万钱的开支。

    单单就是这些最基本的文案工作人员的薪水就足够把刘德可怜的钱袋给掏空。

    更别说那些高级知识分子、大牛了。

    像剧孟年金没有百金以上,人家肯定拍拍屁股回家继续去做收保护费那个有前途的工作去了。

    所以,晁错将这四个市丢给刘德,摆明了就是让刘德吃瘪的。

    刘德百分百确定,假如不做些改变的话,这四个市根本不可能给他带来任何经济上的收益——晁错当年做过太子家令,现在又是内史,他肯定对长安城的商业区非常了解。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