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明星音乐家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震撼

第一百六十一章 震撼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提问环节之后,就是相互切磋,实践出真知。大家都是学钢琴十几二十年的,理论上的东西都很清楚,还有教授们天天在耳边耳提面命呢!关键还是看自己能不能做到,能做到非常完美的,比如吴泓芹这种,就有机会进更高级别的学府去继续深造。做不到的,也就只能止步于此,将来出去当个钢琴教师甚至是转行什么的。

    其他钢琴系的教授们,也都派出学生上台演奏,然后吴泓芹给出她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和大家一起交流。

    华夏音乐学院也不愧是全国最顶尖的音乐学院,能被录取到钢琴系,他们在钢琴演奏的时候,都是有自己特点的,当然,即便是秦放歌上台,也不可能做到完美无懈,满足所有人的品味。

    在交流的时候,不只是吴泓芹,钢琴系的教授们额纷纷加入进去,发表他们各自的看法,给在场的学生以启迪和学习的空间,现场的氛围非常融洽。

    秦放歌虽然不说话,但却是相当用心地聆听,吸收他自己认为值得学习的东西。钢琴系这种良好的学习氛围,也让他特别喜欢,这也是他喜欢呆在学校的原因,学术氛围浓郁,都是些真正热爱音乐的老师和学生,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整场钢琴演奏交流会接近尾声的时候,主持人陆露上台笑着说,“今天,我们钢琴系很幸运地迎来了一位神秘嘉宾。他就是有着真正音乐天才美誉的秦放歌同学,他也是邓红梅教授的学生。相信在座各位很多人都听过他录制的CD,今天,他要带给我们大家的是他最新创作的两首曲子,大家欢迎他上台演奏!”

    秦放歌面带微笑,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步履平和地走上舞台去,先给大家鞠了个躬,然后平静地说道,“我很荣幸,能有这样的机会参加吴泓芹师姐的钢琴演奏交流会。在这次演奏交流会上,吴泓芹师姐以及各位教授学长,让我收获了很多东西,也喜欢上了这样的氛围。厚颜演奏我自己新创作的两首前奏曲和赋格,请大家指正。”

    然后,秦放歌就坐到钢琴前去。

    邓红梅和吴泓芹两人倒还好,知道秦放歌写的是前奏曲和赋格,而且还有更长的变奏曲没有拿出来,她们望向秦放歌的目光,更多的还是期待。

    其他人可就不这么看了,尤其是学生们,都说秦放歌是天才,更多的人愿意把他当怪物当外星人看待。可不是嘛!看看他都创作的什么曲子嘛!前奏曲和赋格,这样的曲目即便是华夏音乐学院的钢琴系学生,弹起来都是比较吃力的,当初进学校之前,进行的考核,就必须要求学生们弹前奏曲和赋格。

    的确是相当重要的东西,可学生们在能不碰的时候,都会尽量不去碰,多声部的赋格,在情感上要求虽然不是特别高或者说,这样的前奏曲和赋格,更趋近于理性。但这难度,却是相当高的,理清楚各个声部的关系,并弹出各声部的音色和联系来,如果不花时间去仔细分析并苦练的话,根本就别想弹清楚。

    秦放歌这个死变态倒是好,他要说喜欢演奏还好,毕竟,人各有志,爱好不同还可以理解嘛!可他竟然还去创作这样的曲子,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钢琴系的教授们和学生们心态并不一样,秦放歌上次的两张CD中,前奏曲和赋格就有两首,听得出来,他在驾驭赋格上面,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说真的,这样的水平,已经高出音乐学院钢琴系这些学生一个层次了。尤其让他们觉得汗颜的是,即便是她们这些老家伙,也不敢说能把他的两首作品,弹到他那样的程度。

    “升C大调。”秦放歌平静地报出曲目名字的时候,更是让邓红梅她们这样的教授心都跟着颤动了起来。

    莫非这家伙还打算把前奏曲和赋格一直写下去,因为他前面录制CD里的两首是C大调前奏曲和赋格,以及C小调前奏曲和赋格。

    现在他又搞成升C大调前奏曲和赋格,也无怪她们会浮想联翩。

    秦放歌没有多废话,直接弹了起来。

    他这琴音一出,教室里顿时就彻底安静下来。

    里面的学生和教授,最差的都学了十几年钢琴,像杨睿这样的老教授,弹钢琴都六十多年了。只需要听几个音,基本就能将演奏的水平判断得八九不离十。其他学生也不差,不说演奏,别人弹得是好与不好,她们都能听得出来。

    秦放歌还没有把前奏曲弹完,她们就已经认可秦放歌的演奏水平了,几个老教授还在相互交流眼神。

    吴泓芹却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舞台上秦放歌那边,他的台风很不错,从容优雅,神情平静自若。而他所演绎的这首升C大调前奏曲,也让她听出了如同现在外面的夏日阳光一般的感觉。到赋格部分的时候,更是巴洛克时代嘉禾舞曲的风格,还是三声部的。

    吴泓芹自己也练过很多首前奏曲和赋格,但她自认,还弹不到秦放歌这样的水准。或许是因为他是原创者的原因,知道轻重缓急,能弹出每个声部不同的音色,还能让这些声部相互辉映。

    她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的时候,秦放歌只歇息了十来秒钟,然后就又进入了下一曲,还是他简洁的报幕,“升C小调”。

    在大家耳中听来,这首升C小调和前面几首的风格,都有着浓郁的巴洛克时期音乐的风格。

    这首曲子,秦放歌上午的时候,曾想拿来催眠方希平的,可惜没有什么太好的效果。巴赫在创作这首曲子的,估计是以神圣的教堂为原型的,因为不管是在前奏曲,还是赋格部分,其结构都相当宏大神圣,时间也特别长,前奏曲和赋格部分加起来共有八分多钟。赋格部分,更是有五个声部,三重赋格曲构造,各个声部相互模仿,然后变形,这一来,真的就像是搭建起了一座巨大而神圣的教堂。

    而秦放歌在演奏这首升C小调前奏曲和赋格的时候,也是尽全力,高水准发挥。

    别的不说,光把那五个声部弹得清楚,层次分明,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除了每根手指头都需要保留着相当的独立性之外,还必须一心几用,理清楚各个声部的关系,并且用不同的音色,清晰无误地演奏出来。相比其他的钢琴曲而言,这样的曲子,对理性要求更高些。

    这样高难度的曲子,秦放歌演奏得却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从他指间倾泻出来的一个个音符,仿佛都带着各自缤纷的色彩,飞入听众们的心窝。

    刘青青和王楠两人简直听傻了,五声部的赋格曲她们都练习并演奏过,对比起秦放歌此刻的演绎来,真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好像其他学生也好不到哪里去,连吴泓芹这样已经考入全球顶级音乐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听了秦放歌的精彩演绎之后,心底也涌起一阵无力的感觉。

    杨睿,周娅舒这些老教授们都不再交流眼神,目光都望向台上钢琴前,那个自信而优雅的身影。他似乎没有什么心理压力,感觉就像是平时的练习一样。

    此时此刻,他们都想问,中国究竟有多久没有出过这样的天才了!

    不对,中国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天才。

    而在全世界范围内,估计也就只有几百年前的巴顿、康德、歌德、克利斯朵夫等伟大的音乐家,拥有和他一样的天赋和才华。

    比起他的演奏能力,教授们更看重的是他的创作能力,这种浓郁的巴洛克风格的曲子,若非对那时代的音乐有着特别深刻的理解,是绝对创作不出来的。

    当秦放歌演奏完两首前奏曲和赋格,准备退下来的时候。

    钢琴系主任杨睿激动不已,出言阻止了他的动作,“秦放歌,说说你创作这些曲子的初衷吧!”

    秦放歌见他没怀疑是不是自己创作的,就很欣慰,虽然这的确不是所创作的。他也早为应对这样的场合,做好了心理准备,此刻他也能侃侃而谈,“我特别喜欢巴洛克时期的音乐,听了相当多的曲子,并做过很多分析。赋格是门伟大的艺术,我在练习巴顿的赋格作品时,也在尝试着创作这方面的作品,作为自己的练习曲。我当初演奏的时候,其实是磕磕绊绊的,所以,我就想着,能不能从作曲的角度来分析赋格作品,最后更好演奏出赋格真正的艺术来。”

    刘文江教授则问他,“我听过你前两首前奏曲和赋格,加上这两首,你是不是打算每种调性都创作相应的前奏曲和赋格呢!”

    秦放歌点头回答道,“是有这样的打算,但恐怕完成的时间会特别长,创作这几首曲子,感觉已经将我这方面的灵感耗尽了。”

    杨睿则笑着说:“这样精美的旋律,浓郁的抒情色彩,精炼的主题,还有精湛的复调技法,看得出来,并不随随便便就能做出来的。”

    周娅舒则是直截了当地问秦放歌,“有没有意愿加入我们钢琴系?”

    秦放歌回答说,“我已经答应过邓老师,进校后会修钢琴的双学位,还要请各位教授多指教。”<!--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