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1257章 催眠开始

第1257章 催眠开始

说起来,在暂时放下演员这重身份后,韩宇的生活确实进入了一种慢节奏的悠闲状态中。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他拥有了很多很多的空闲时间,哪怕是除去在公司办公、去首尔大上课、和允儿约会的时间,还剩下不少可个人支配的余地。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再一次来到了庆熙医院,理直气壮地占据了权允儿上午门诊的时间。
  
  当然,对于韩宇这种忽然勤上门的改变,不管是站在主治医生的立场,还是基于他们两人的关系,权允儿就算是心有不满,也只能无条件地举起双手表示欢迎。
  
  毕竟,在她经手的所有病人中,最特殊、也最令她关心的病人就是眼下坐在她办公桌前的这个男人。
  
  “哦,对了。差点忘记恭喜你了。”
  
  正在低头翻阅诊疗记录的权允儿忽然对韩宇说了一句。接着她注意到了韩宇脸上的些许疑惑,就抬起头来,无奈又好笑地解释道:“《太阳的后裔》,今晚就要大结局了。我没记错吧?”
  
  韩宇这才恍然大悟,明白权允儿指的事情是什么。
  
  在前不久,《太阳的后裔》收视率正式突破了40%,成为近年来韩国唯一一部国民剧,这几天几乎新闻头条都在讲这件事,所以韩宇也不奇怪像权允儿这种从不关心娱乐新闻的人会知晓这个消息。
  
  总的来说还是值得高兴的事,于是原本在坐下前还不怎么好看的脸色终于挑起了一抹勉强而柔和的笑容,他冲着女医生点点头道:“多谢。”
  
  “我记得之前因为《制作人》这部剧你就拿过几个电视剧方面的大赏,出道才一年多就几乎做到了演员这个职业的巅峰,看样子你在这方面还真是很有天赋啊。”
  
  听到权允儿这句像在称赞自己的话,韩宇很谦逊地摇摇头,道:“奖项只是对演员能力的一种肯定而已,它不是衡量一名演员成就与地位的唯一标准。”
  
  没想到,面前低着头的权允儿闻言却是莫名轻笑了一声,直到她再次抬起脸来,迎上韩宇不解的眼神后,才冲他挑挑眉梢,略显调侃地微笑道:“看来你是真的有想在演艺界登顶的野心啊。被我随便试探一下,心意就暴露无遗了。”
  
  韩宇愣了愣,旋即哑然失笑。
  
  “这算是治疗开始前放松身心的玩笑吗?”
  
  “你如果觉得是,那就是喽。”
  
  权允儿很难得地甩开了严肃的工作态度,对韩宇耸了耸肩,不得不说,那副戴着金边眼镜、穿着白大褂的模样的确充满了一种知性与成熟的魅力。
  
  “我觉得我最近确实像你之前说得那样……越来越有‘人味’了。”用毫不掩饰的欣赏目光注视了权允儿一会儿后,韩宇突然就苦笑着端起面前的那杯咖啡,边喝着边说道。
  
  “哦?”权允儿不见什么羞涩,反而饶有兴致地问道,“说起来,我还从来没从你嘴里得到过什么评价呢。怎么样?你觉得我漂亮吗?”
  
  “嗯,按照大众标准来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人。”韩宇喝着热气腾腾的咖啡,很诚实地回答道。
  
  “那如果按照你自己的标准呢?”权允儿却是听出了这话里潜藏的含义,金边眼镜后那双狭长妩媚的眸子随之眯起,表情似是不善地盯着某人看。
  
  韩宇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一脸正色地对权允儿说道:“如果按照我的标准,世上除了允儿之外,其他人最多只能说是不错。”
  
  “真是非常讨人嫌的回答。”权允儿很不客气地评价了一句。
  
  “多谢夸奖。”韩宇则笑眯眯地应道。
  
  短短一分钟内,彼此间你来我往,相爱相杀,不过这也正是朋友才会出现的情况。无论是韩宇,还是权允儿,他们心里都对此感到十分的舒心。
  
  “对了。说到允儿,我觉得恐怕你得提前做好准备了。”
  
  权允儿又翻过一页崭新的诊疗记录,顺带着抬眼瞅了韩宇一下,给他泄漏了一个机密情报:“你和允儿的事……家里已经知道了。夫人还好,她老人家从来不会介意什么出身问题,尤其是看过允儿的照片后,听说满意得不得了。但是,你外公那边可就不好说了。”
  
  韩宇倒是非常无所谓地说道:“如果他不同意的话,大不了到时候我不带允儿回去就是了。当然……如果我太太不去的话,我这个当先生的就更不会去那个家了。”
  
  “这句话比刚刚那句还要讨人嫌。”权允儿很真诚地又评价了一句。
  
  韩宇依然笑着接下了。
  
  “不过……你就算是自己不在乎,也多想想身边的人吧。”
  
  权允儿脸上的笑意忽地敛去,放下手中的那支中性笔,郑重其事地对韩宇说道:“夫人跟小姐我就不说了,当年的事就算是大人有错,和她们两位又有什么关系?您的外婆和亲妹妹,都在盼着您有一天能够正式回到家里。这样的家才算是完整。另外,我想允儿小姐应该也不会愿意看到你为了她把和家里的关系闹得那么僵吧。”
  
  前面那几句也就算了,权允儿都用上了敬语,韩宇自然能听出她在这件事上的认真,但听到最后那句话时,他就有些坐不住了。
  
  他抬手揉揉眉心,低声说道:“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不会让允儿知道那个家的存在的。”
  
  “就算是结婚了也不说?不是那么相爱吗?夫妇间还要藏着那么大的秘密吗?”
  
  权允儿嗤之以鼻的一通三连问,说得韩宇哑口无言。
  
  他忍不住皱起眉道:“你又不是允儿,你怎么知道她的想法?没准到时候她能理解我,和我站在同一边呢?”
  
  “呀,这是支持的问题吗?哪有媳妇不想和家里的长辈搞好关系的?”
  
  “她老公都和家里关系不好,她也没必要去刻意讨好他们。”
  
  “所以这才是爱啊!因为爱着你,所以才想要和你的家人搞好关系!这么简单的逻辑你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
  
  权允儿没好气地瞪着韩宇,然后又咬牙切齿地嘟囔道:“我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现在要在这里跟你这种可恶的家伙说这种事情,我自己到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
  
  听到女医生的小声嘀咕后,韩宇就哑然失笑起来,他摇了摇头道:“今天你怎么和平时那么不像,以往的那份潇洒都跑哪里去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韩宇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权允儿的这番话仔细想想也没错,血肉亲情终究很难断绝干净,否则的话,韩宇也不会始终没对那边表现出十分坚决的抗拒态度。只不过他和那边的事,现在到底还不是解决的时候,得再缓缓再说……
  
  “言归正传吧,dr权。”
  
  出神了一会儿,韩宇很快就收回了思绪,伸手敲了敲办公桌的桌面,顺便端起刚才那杯自己没喝完的咖啡。
  
  苦涩的咖啡倒入口腔中,奇怪的是,没有香气,也没有丝毫的润喉感,韩宇觉得今天医院提供的茶水实在太淡了些,有点没滋没味的。
  
  “别着急。”
  
  权允儿总算合上了手中的那份诊疗记录,摘下眼镜,抬头看向韩宇,“你的问题我都听到了。总结来讲,就是你的人格告诉你,你还有一部分的记忆潜藏在你的大脑中这么说其实不太准确,毕竟理论上来说,你所有的记忆其实都藏在你的大脑里我的意思是,有一部分你本该想起来的记忆却没被想起,你的问题就是这个,我没说错吧?”
  
  尽管权允儿说话比较绕,但韩宇还是听清楚了她的话,就不假思索地点头道:“嗯,没错。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让你分析一下……理查德的这话,究竟是一个哄骗我的陷阱,还是实话?如果是实话的话,那我又该怎么恢复那部分还没想起的记忆?”
  
  权允儿冲他眨眨眼,就说道:“按照你之前提供的信息来看,这个叫作‘理查德’的人格不太像是那种会弄虚作假的类型。”
  
  “所以你觉得他的话是真的?”
  
  权允儿摊摊手,“我不敢百分百保证。”
  
  “这就够了。”
  
  实际上韩宇自身也比较倾向于相信理查德的话,比起林允宇和金彼得那两个不靠谱的家伙,有时候冷冰冰的骄傲性格也是一种好事。
  
  “但现在的问题是,我要怎么恢复记忆呢?”
  
  听到韩宇更像是在自言自语的问题,坐在他对面的权允儿就说道:“或许……我可以再用催眠的方法试试看。”
  
  “你以前不是说我的情况不适用于任何的催眠方法吗?”韩宇诧异地看着她。
  
  “你不知道,我最近专门为了你又去学了一种催眠方法,很繁琐,但效果很好。”权允儿跃跃欲试地瞅着韩宇,那模样就像在看一只被放到实验台上的小白鼠,“而且,你现在的问题和你以前的问题不一样,所以我认为可以试试看。”
  
  韩宇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问道:“我的问题不还是跟人格有关吗?有什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这么说吧,以前你的记忆保管在你的人格那边,就像是被锁在一个根本打不开的保险箱里一样,但现在不同,现在你的记忆好歹从保险箱里被拿了出来,虽然不知道被藏到了哪里去,但总比以前对着一个打不开的箱子要强。”
  
  韩宇一听,觉得也有道理,想想就颔首道:“那就……试试看吧。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我已经开始了。”
  
  “嗯?”
  
  忽然间,韩宇觉得眼前的权允儿有种说不出的模糊感,他眼前一阵恍惚,皱眉狠狠地一甩头后,就猛然发觉自己周围的环境变换了。
  
  他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了治疗用的那种躺椅上,身穿白大褂的权允儿就坐在他身边,用一副略显狡黠的笑容瞅着他。
  
  “那么……在我打完响指后,就开始吧。”
  
  没等他把话问出口,他就眼睁睁看着权允儿伸出一只白皙的手,在他面前清脆地打了个响指。
  
  下一刻,头顶上治疗室明亮到晃眼的灯光就被周围的昏暗吞噬了一般,眼前逐渐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